第九十四章 剑碎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战况的迅速转变,让人实在来不及反应。

    “诶,老大!”

    却在这时,他们突然看到老大朝着他们这边飞来,先是喜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一阵惊恐。

    这他娘的后面还有这一个巨大金拳,撼动虚空,他们这小身板,怕是擦边就死。

    穆子羽似乎没有看到他们的惊恐一般,径直朝着他们那边掠去。

    此时四人都是重伤倒地,眼睁睁的看着穆子羽从远方掠来,眼中充满了绝望。

    老大这是要他们死啊,根本不给活路。以他们现在的情况,根本无法躲避这一拳。

    不得不说,这穆子羽的决策相当果断,不惜以自己手下人的性命来挡掉万古神拳。

    轰!

    眨眼间,穆子羽穿过四人,紧接着万古神拳掠过,带着强横无匹的力量,直接将四人瞬间便震得粉碎,掀起一片血肉,碎末横飞,洒了一地。

    穆子羽回头望了一眼,本来放下心的他,顿时浮现一丝惊惧之色。

    只见那万古神拳,不仅没有丝毫的衰弱,反而是更加强悍,速度快到极致,一拳砸在穆子羽的背部!

    穆子羽这回眸一望,险些将他身家性命给望了进去。

    “噗!”

    挨了一击万古神拳,穆子羽一口逆血喷出,双眼泛白,直接被轰进大堂之中,正中那把虎皮大椅,将其直接砸烂,整个人嵌入大堂的墙壁上,口中溢出鲜血。

    穆子羽神情萎靡,眼皮耷拉,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这一拳,简直要了他的清命,如果不是在最后关头那个少年收回一部分力量,他恐怕向那几个手下一般,化为一片血雨,彻底消失在这片夜色之中。

    然而在心底,他最震惊的还是那个少年的手段,太过强大,太过变态,太过妖孽,简直不是人。

    就凭最后那一手收回力量,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

    这需要对武技的掌控,达到无上化境,才能做到这一点。

    对真气的掌控程度,也达到了毫巅入微,让人感叹。

    “此人,难道是炼药师不成?”

    这种程度的真气掌控,使得穆子羽想到一种可能。

    只是,现在的他,可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已经收到重伤,如果这般下去,很有可能死掉。

    他穆子羽,怎么可能死在这么一个地方,绝对不可以!

    穆子羽强行咽下口中那口血水,眼神发狠,不管身上的剧痛,强行从墙壁上挣脱而下,摔落在地面上。

    “呼……”

    这一刻,穆子羽才发现,能够呼吸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然而他伤的太重了,背部的脊椎已经断裂,根本无法用力,这种情况别说站起来,就是动一下都极为困难。

    刚刚嵌在墙壁上的时候,已经麻木了,没感觉到,现在感觉到之后,阵阵剧痛袭入神经,让他冷汗簌簌直冒。

    剧烈的疼痛,让穆子羽睁开双眼,牙齿紧咬,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再也没有之前那般从容镇定。

    这个时候,大堂的外面出现一道阴影,在月光的照样下,拖曳着长长的影子,以穆子羽这个角度看去,就好似一尊魔头耸立在那,俯视着他。

    紧接着,那魔头动了,走到穆子羽的面前,平静的望着他,淡淡的说道:“说吧,那两个女子,你关押在何处。”

    “你知道的,你现在为什么没有死,我希望你能想清楚再说。”

    对方语气不急不缓,似乎早已拿捏到他的软肋。

    如果是在平时,穆子羽当场就会大打出手,定要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教训才行。

    但是现在,那是不可能了,他不再是之前的他,他的法力已经耗尽,根本没有资格与别人叫板。

    最关键的是,他听出了对方话中的杀意。

    那股淡淡的,却有带着无尽森然的杀机,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这样的杀机,怎会出现在一个少年身上,未免让人匪夷所思。

    丁烈没有给穆子羽太多走神的时间,举起手中那柄满是裂痕的黑剑,比在穆子羽的脖子上,一脸平静的道:“或许这样的姿势,有助于你回想起到底关押在哪……”

    黑剑停顿在穆子羽的脖子处,那丝丝凉意,吹拂在穆子羽脖子上,竟是激起一阵鸡皮疙瘩,让穆子羽心中几欲扭曲。

    但是,他真的不能死在这里。

    这种屈辱,比起那种屈辱,又算的了什么?

    穆子羽咬了咬牙,眼神挣扎。

    “看来你是记不起来了。”丁烈语气之中带着一缕明显的失望。

    紧接着,在穆子羽还惊恐之际,丁烈一剑划过他的脖颈!

    那种紧贴而来的冰凉感,让穆子羽心跳短暂的停止跳动。

    咔嚓!

    咔嚓、咔嚓——

    然而下一刻,空气中却是响起一阵极为突兀的咔嚓声。

    丁烈有些惋惜,叹了口气,轻声道:“看来你还有一次机会。”

    说着,丁烈将手中那个黑色剑柄给收回储物袋中。

    这柄黑色重剑,已经彻底崩碎,没有修复的可能了。

    丁烈没修炼过剑道,不懂什么叫人剑合一,也不懂要爱护剑器如爱护己身之类的大道理。

    他只知道,这柄黑色重剑,陪他走过一段时光,一同杀敌。

    这段时光,短暂而又漫长,尽管流逝在时间长河中,却亘古永存。

    这个时候,穆子羽的心跳才重新恢复过来,眼神中的惊恐无法掩饰。

    刚刚那一瞬,他还以为自己真的就死了,所幸那把重剑碎掉,不然就真的死了。

    穆子羽一阵后怕之后又是泛起一阵羞愧之意,自己在死亡面前,竟然显得这般不堪……

    看来还真是太过高看自己了。

    穆子羽发出一声苦笑,说道:“她们被送往神隐之都外的云茶岭,并不在此地。”

    他知道,那碎剑乃是丁烈故意震慑他,如果再不说实话,绝对要被杀掉。

    “云茶岭?”丁烈默念了两遍,皱眉道:“送她们去云茶岭作甚?”

    穆子羽缓了口气,说道:“这个任务,便是云茶岭的那位派发给我的。”

    丁烈眯了眯眼,语气渐冷:“这么说,她们现在已经移交到云茶岭那位的手里了?”云茶岭的那位是谁,丁烈自然不知道,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新书推荐

校花的全能高手万载录无敌狂婿至尊龙婿帝龙的日常道师下山残影断魂劫東篱酒馆鍏电帇鐙傚┛我是垃圾站站长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