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真惨呐

    炎城,雷云笼罩,密密麻麻的天雷交织,不断的劈落下来,轰得古城的能量防护荡起一阵阵涟漪。

    城内更是人心惶惶,那恐怖的雷云黑压压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见着这一幕,夏炎神情都变得有些阴郁了。

    轰!

    忽然,头顶虚空传来一声剧烈震动,有爆炸声从天外壁垒之上传来,炸裂了一大块。

    夏炎脸色微变,抬头望去,正好见到一颗巨大的陨石从天外撞击下来,目标正是他。

    远处的九色鹿有些目瞪口呆,整个过程看的清清楚楚,那颗陨石,是意外坠落下来的。

    本来不应该砸向夏炎,但偏偏好像巧合一样撞击向他,让九色鹿心里忍不住犯嘀咕,夏炎也太倒霉了吧?

    那颗陨石速度太快了,直径只有一百米,但那恐怖的速度让夏炎都来不及躲避,仿佛有股无形的力量影响了这颗陨石。

    陨石拖着一道长长的火光,急速撞击下来。

    轰!

    只听一声轰鸣,天崩地裂,仿佛一颗核弹一般爆炸开来,有强烈的光芒炸裂。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冲击波席卷八方,扫平了百里方圆内的花草树木尽数化作灰烬,连带着山头都被移平了。

    那恐怖的撞击,造成的破坏极其恐怖,硬生生撞击出一个数十米大小的深坑,冒着浓浓黑烟和烟尘,还有着一股高温火焰。

    在陨石坑里面,正站着一个浑身焦黑的人影,冒着烟,四周火焰焚焚燃烧,灼烧一切。

    夏炎黑着脸,口鼻喷出一股股黑烟,浑身铠甲破烂不堪,显得极其狼狈,看起来伤得很重。

    但其实已经恢复过来,只是他心里惊悚的是,刚刚那颗陨石明明不会砸在这里,为何突然从天外直接坠落下来。

    有股无形的力量影响,甚至这股力量更让他遭到了重创,否则这一颗陨石不可能让已经达到究极体的他受伤。

    “天意?”夏炎喃喃一句,望着虚空上的窟窿陷入了沉默。

    他知道,那是天意的力量,唯有天意的影响才能让他如此狼狈,遭到了不小的创伤。

    “夏炎,你怎样了,没事吧?”

    九色鹿漂浮在不远处,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夏炎摇摇头没说话,因为虚空上的窟窿外面,已经立着一尊气息恐怖的邪族强者。

    那是一尊邪皇!

    那些陨石就是这一位邪皇引来的,它同样很意外,惊讶刚刚那颗陨石竟然莫名其妙脱离了他的控制,直接坠落下去了。

    而且还成功了,穿破了末日壁垒的防护直接撞击在地球上,不过更意外的是,被那颗陨石撞击了的一只蝼蚁竟然没死?

    “这只蝼蚁有些不同寻常啊。”

    太空外,窟窿前面立着一尊极其庞大的身躯,背后骨翼伸展开来足有百米长,浑身笼罩在一股灰沉沉的雾气中,看不真切,却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气息。

    一尊九阶邪皇,注意上了夏炎。

    “去!”

    想归想,但这位邪皇还是非常懂得把握时机,引来的数十颗陨石齐齐一颤,被他的力量牵引着加速撞击过去。

    他想要一鼓作气打破这里的屏障,加大这一个窟窿,完全破开一条永久的通道。

    甚至还要彻底破掉这里的能量屏障,这样就能毫无顾忌的进出地球,生杀夺于,收割万灵。

    “还来?”

    夏炎怒了,这家伙引来了大量的陨石,却正好被一股无形力量注入影响,导致他遭了殃。

    见到那个邪皇继续引来了数十颗陨石急速撞击下来,心里自然有股怒火冲起。

    “喝!”他大喝一声,身体一跃腾空穿破了云层,瞬间就来到了那一个被打破的窟窿前面。

    他一路疾飞冲天,浑身气息澎湃,体内的力量尽数爆发出来,属于究极体的强大力量。

    体魄,修为,两者合一爆发出来的威能令天地失色,虚空都瑟瑟颤抖起来,仿佛承受不住要破裂。

    “通天拳!”

    夏炎上来就是一拳挥出,天崩地裂,拳势冲天而上,煌煌拳威透着一股无上威压,仿佛一尊神在发怒。

    那是一缕神威,夏炎最近领悟将神威融入自己的拳法之中,增强了拳意的力量。

    轰!

    一只淡淡的拳影贯穿窟窿,直达天外,瞬间扫灭了那里大片邪奴,当场化作一捧血雨飞散宇宙真空。

    那强大的拳意冲宵,唯见一只淡淡的巨大拳头虚影从地球上破空而出,轰在了那个邪皇身上。

    咔嚓!

    邪皇身躯一震,背后骨翼冒着无数黑色符号,胸前的骨质层外甲竟然应声而碎,留下一个淡淡的拳印。

    “竟然能伤到本皇?”邪皇有些愕然,因为压根没想过会被伤及。

    一只蝼蚁而已,竟然能有着伤他的本事,虽然只是一点皮外伤,但足以让他感到颜面无存。

    他是邪皇啊,邪族里面的顶级高手,竟然被一只蝼蚁伤了皮毛,给自己的同族看到岂不是要笑死?

    还有自己的无数手下邪奴,看到这一幕肯定会威望大跌,怎能让他不怒不火大。

    “蝼蚁一般的东西,等打开了这一条通道,第一个煮了你。”

    邪皇阴狠的透过窟窿看向夏炎,双目中透着死亡的森然之光,让人忍不住发毛。

    但夏炎毫不畏惧,立在窟窿之前打量着那个邪皇,看到他背后急速冲撞而来的数十颗陨石,包裹着强烈的火光。

    “蝼蚁,死吧!”

    邪皇轻轻一指,数十颗陨石陡然加速,暴增了一倍有余,带着毁天灭地之势撞击上来。

    霹雳!

    四周,密密麻麻的闪电交织,有着一丝无形之力影响着这些天雷,竟然朝着夏炎劈过来。

    前后陨石带着毁灭之势冲来,四周更有着无数天雷包围,不断轰击,这种情况下一般人肯定挂翘翘了。

    但夏炎一脸的平静,目光深沉,体内酝酿着一股可怕的力量,气息不漏,反而更加的恐怖。

    他在等,更在积蓄着力量,准备一举击溃天外来的陨石威胁,更要想办法修复封印了这个被他无意中打破的窟窿。

    轰隆隆

    眨眼间,数十颗陨石抵达,发出隆隆的灭世之音,好像在告诉世人你们完蛋了,等着被毁灭吧。

    看着陨石接近,夏炎双目凝,体内凝聚的力量瞬间爆发。

    “通天拳!”

    他挥舞一拳打去,只有一拳,平平淡淡的一拳却蕴含着崩天裂地之势,有着贯穿天地的威能。

    一拳通天!

    咚!

    只听一声闷响传来,数百公里外都能清晰的听见,甚至还能感受到那股剧烈的震动感,耳鼓轰鸣。

    太空上,数十颗急速撞击上来的陨石齐齐崩碎成了粉末,化成太空尘埃消散开来,唯有一片片火光溃散,绚烂无比。

    仿佛一场太空烟花,绚烂而夺目,却一闪而逝。

    数十颗陨石被夏炎一拳打灭,甚至那股拳意之强丝毫不见减弱,直扑那个邪皇而去。

    砰!

    邪皇冷哼,抬手轻轻一抓,嘭的一下捏碎了这只淡淡的拳影,只不过掌心上却留下一个深半寸的拳印,有着丝丝血迹渗透出来。

    他又一次受伤了,很意外,甚至有些震惊了。

    “不可思议!”邪皇看着掌心的拳印和血迹难以置信。

    第二次受伤了,这次是他主动打碎对方的拳影,却仍旧被一股凝练到可怕的力量伤到了手掌。

    他双目闪烁,死死的盯着窟窿内部的那一道渺小身影,眼里透着一缕沉思,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如此力量,肉身必定强大至极,这只蝼蚁身上隐藏着秘密,似乎,正好合适夺舍的载体。”

    邪皇心里闪过一个个念头,眼神忽然一定,做出了决定,想要将夏炎夺舍了成为他的一个化身载体。

    这是为了防备自己陨灭的危险,有着一具分身存在,必然能够躲过一劫,从新来过。

    “这邪皇眼神莫不是想夺舍我吧?”夏炎心里古怪的想到,感觉窟窿外面那个邪皇的眼神有些不一样。

    就像是之前他遇到的那个邪皇一样,两者眼神都一模一样,显然打了同样的主意。

    只是夏炎心里暗暗冷笑,不来则已,若是真的来夺舍他那就恭喜一声,你中奖了。

    “蝼蚁,臣服本皇如何?”

    忽而,天外传进来这样一句话,洪亮无比,震得虚空云层都溃散了。

    夏炎愣了愣,第一次听见有邪族跟他说让他臣服,心里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呢。

    “让我臣服?”夏炎笑了,那笑容背后隐藏着一抹凶戾。

    他不屑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让我臣服,我看还是你过来跪下臣服我吧。”

    “小小蝼蚁,安敢如此?”邪皇一听勃然大怒。

    他双目泛着邪恶的光芒,直勾勾的盯着夏炎,冷哼道:“你蹦跶不了多久了,这个窟窿好像是你打开的吧?”

    “真是很感激你,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我族里面内应,或者是某位族人夺舍的一个分身了。”这个邪皇面色古怪的说道。

    他自然有着这种怀疑了,毕竟夏炎这家伙主动从内部打破了壁垒,这不是在放水进来嘛?

    夏炎听着这话心里很不舒服,谁是你内应,但他破坏了末日壁垒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无法反驳。

    “你还是在太空外面喝宇宙风吧。”

    他冷哼一声,说完挥手打出一股磅礴的黑粒子,瞬间淹没了前方的巨大窟窿,将它给填平了。

    “来!”

    只听一声大喝,末日壁垒之中立刻涌来了无穷的天雷,还有着一股未知能量,瞬间涌入这个窟窿。

    夏炎这是引动壁垒里面的未知能量修复这一个缺口。

    但同样引来了密密麻麻的天雷,将他彻底包裹,本来就被雷霆包裹着劈杀,现在更惨了。

    下方的九色鹿看的心惊肉跳,只见夏炎浑身被天雷撕裂,血染苍穹,怎一个惨字了得。

    虽然惨了点,但他终究还是成功一点点修复这个缺口,让外面的邪皇看的鼻子都气歪了。

    “想修复,本皇决不允许。”

    他爆喝一声,背后骨翼绽放出无量灰光,右手臂之上长出锋利的爪子,对准正在修复的窟窿狠狠贯穿而来。

    咔嚓!

    正在修复的缺口被一只爪子贯穿撕裂了。

新书推荐

神医天婿修真少年在都市第一兵王都市之至尊觉醒猛虎出笼都市修仙之赘婿归来全球觉醒超品仙婿重返纯真年代长生者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