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拍卖会【求订阅!】

    大漠坊的拍卖大会,并不会持续太久,他们只是把这五年来收集到一些珍品、精品放到一起拍卖而已,就质量渠道方面自然是没办法和真正的大坊市相提并论的。

    所以,大漠坊每五年一次的拍卖大会,一般也就几小时的时间而已——比起每月的例会,以及每年的小会,时间上自然还是要长上一些的。

    在拍卖大会开始前,苏安然就已经带着两个人一起入场了。

    一位就是吃货叶云池。

    另一位,则是昨天那几个路过群众所说的江公子。

    苏安然也懒得问对方的身份,一口价四千颗凝气丹就成交了这个名额,所以算上叶云池的一千六百颗凝气丹,苏安然拍下这张邀请帖不仅没花钱,反而还赚了两千六百颗凝气丹。

    这让笑得有些合不拢嘴。

    江公子和叶云池两人,对于拍卖品都不感兴趣,所以进了拍卖场后,就开始胡吃海塞起来。

    大概是因为作为坊主的张家请到了大漠坊颇为有名的宁厨神,因此这次的拍卖会并未像以往那样等到下午时分才开放,而是从一大早就开放了:还免费提供了三餐,东西基本上全部都是免费任吃。

    不过作为压轴重头戏的“鲸燕血糖水”则是只有晚宴的时候才会有。

    苏安然没有和那位所谓的江公子、叶云池两人一起去吃东西,他甚至还要假装不认识对方。

    因为在吃这方面,这两位吃货堪称棋逢敌手、旗鼓相当、不相上下……

    两人直接横扫了整个宴会厅三分之二的食物,甚至一度让后勤都出现了危机。

    苏安然觉得,自己丢不起这个人。

    ……

    下午的时候,拍卖会如期展开。

    果不其然,苏安然并没有看到江公子和叶云池这两个吃货。

    他默默的为那些跑堂小二以及掌勺的心疼三秒后,就走进了拍卖大厅。

    坊市的主要盈利方式,大多都是以拍卖为主。

    因此但凡坊市修建起来后,哪怕就算是财政一时紧张,也绝对不会把拍卖场造得太过寒碜。基本上只要看一家坊市的拍卖场规模,就能够知道这家坊市的野心到底有多大了。

    大漠坊,无疑就是相当有野心的类型。

    他们的靠山孤崖派——苏安然这两天,已经利用万事玉简进行了一下知识突击,所以对于孤崖派也不能算是陌生——是实力底蕴并不比三十六上宗弱的大宗门,哪怕是在七十二上门里,也能够跻身前三的行列。

    三十六上宗、七十二上门,在各自的序列里也有一份更详细的排名。

    外界称为上下榜单。

    这份排名以十为单位序列,排名越靠前自然也就越强,越靠后的底蕴自然也就越弱。

    就拿三十六上宗举例。

    上十宗里,仙女宫位列第一,其次顺位分别是中州黄家、天王寺、中州王家、中州姬家、书剑门、行云宫、中州陈家、西州季家、龙虎山庄。

    这十家里,都拥有几乎不逊色于十九宗的综合实力,而之所以未能取而代之,又或者成为公认的第二十宗,也仅是因为还欠缺了一点机缘气运而已。

    当然,如果是比起十九宗里底蕴最强的那几家——例如号称灵山正统的大日如来宗、真仙无数的真元宗、万法根源的万道宫、儒家发源地的诸子学宫,以及有剑冢之称的藏剑阁、剑神学府之称的万剑楼和号称武道起源的大荒城——那差距肯定还是不小的。

    而下十宗的排名,则意味着这十个三十六上宗之一的门派,并没有比七十二上门里的十上门强多少,他们都是处于随时都有可能失格降级的序列。

    所以,孤崖派能够排在上十门的第三位,其底蕴和综合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不过这方面,也得归功于孤崖派的确是占据了一个风水宝地:地处中州东南部地域的四个交通枢要之一,南来北往的宗门要是想要安全通行的话,都少不了要借道孤崖派的传送阵。再加上周围并没有太过强势的宗门——别说十九宗这等庞然大物了,就连三十六上宗都相隔了三个传送阵以上的区域,而且还是下十宗的宗门。

    正是这份机缘,才让孤崖派能够顺利成长到今天的地位。

    ……

    拍卖厅里是天井格局,一楼大厅少说也能够坐个上千人。

    二楼有雅座、三楼和四楼有雅间,五楼和六楼则是包间。

    入场帖自然只能入座一楼的大厅席位。

    邀请帖最低档次也是二楼雅座隔间,舒适度略有提升。

    由大漠坊坊主或孤崖派亲写的名宿帖和宗门帖,那自然就是五、六楼的包间席位。

    苏安然手上这张邀请帖,是红娘子历来的固有份额,所以可以拿到一个四楼的雅间——大漠坊才不管红娘子打算拿这些邀请帖去干什么,送人也好、竞拍也罢,反正就是固定的五张邀请帖名额。

    当苏安然入座不久,拍卖会就正式开始了。

    拍卖师上台讲了没两句话后,就直接宣布拍卖开始,然后就将一件东西放到了天井露台的最中间位置。

    下一刻,法阵被激活后,万道光芒平地起,顿时就将这间拍卖品以投影的方式照耀出来,让整个天井拍卖厅所有楼层的人都能够看的一清二楚。

    苏安然微微点头。

    这种仙侠版的手段技术,还是挺新颖的。

    可就是……

    这拍卖方式实在有点低劣。

    哪怕苏安然对这个圈子一点都不懂,他也知道,一场拍卖会最重要的肯定就是开场和压轴两件拍品。前者是用于炒热气氛,后者则是用于作为一场拍卖会里最重要的物品出场。当然某些拍卖会,还会准备一到两个中轴拍品来炒热气氛,或者是在为压轴开场前准备几个无关紧要的小拍品来缓冲紧张氛围等等。

    可是大漠坊的第一件拍品,却根本就当不起开场的资格。

    在苏安然看来,大漠坊的这场所谓拍卖大会,大概也就是按照拍品的估价高低,然后按照由低到高的顺序逐渐推出,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而且说到技术含量,那名拍卖师居然还是个气势凌厉的老头子,除了开始时说几句无关紧要的废话,然后在拍品出现时简单说一句外,全程就跟个雕塑似的,一副惜字如金的风格。

    苏安然一脸鄙夷。

    不过苏安然鄙夷归鄙夷,可玄界的修士却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拍卖方式,因此该出价的出价,该抢拍的抢拍。

    才短短一小会的功夫,就已经有六、七件拍品被拍走了。

    苏安然叹了口气。

    他觉得,如果让他来当拍卖师的话,成交价恐怕能够翻一倍以上不止。

    搞不好是两倍呢。

    “肯定是这些拍卖师把东西拍卖出去后,没有分润费可以拿。”苏安然不由得恶意满满的猜想着。

    “接下来这件拍品,我们大漠坊实力有限,也不知道具体来历和名称。”那名惜字如金的拍卖师突然响起的话语,让苏安然的目光不由得望向了卖场内,“但是在经过孤崖派大师的指点后,我们发现这件拍品光是材质就堪称无价之宝。如果能够寻到合适方法分解、利用的话,或许能够制作出一件极品神兵,甚至是可以承受道蕴力量的道宝器胚。”

    “哗——”整个会场,瞬间就变得沸腾起来了。

    苏安然眨了眨眼,对于这件拍品,顿时也有了几分兴趣。

    只见投影上,很快就浮现出一件事物。

    那是一块长方形的物体,长度约一米左右,厚度大概在三厘米左右。上面刻有繁琐且奇特的纹理,看起来竟是有几分异样的美感,可如果细看的话,却是会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和神识都有些不受控制的被吸附进去,导致有点头昏眼花。

    “天生道纹!?”苏安然神色一惊。

    太一谷虽然人少,也当不得名门大宗的称呼,但是底蕴力量和知识传承可一点也不弱。

    所以苏安然在看到那些花纹,就感到一阵头昏眼花后,立即就意识到这根木条一样的东西上面的花纹是什么了。

    “不过……好像有所残缺?”苏安然眉头紧皱。

    他不敢将心神沉浸其中,只是略微观察了一下描边,然后就发现这东西有着非常明显的残缺痕迹——从断线边缘上看,应该是被人用某种利器直接切开的。不过问题就在于,苏安然也弄不清楚这玩意原本到底有多少大,被切割开来后究竟被分成了多少根。

    大漠坊没有将这东西扣下,而是选择拿出来拍卖,很明显也是发现了这一点,而且对于是否能够收集齐全也毫无信心,这就证明这根木条要么是其他人拿来寄卖的,要么就是孤崖派无意中发现的——天生道纹非常罕见不假,如果能够从中领悟出点什么,对于道基境大能而言更是不可多得的至宝。可如果是有所残缺的道纹,那么它的价值就一落千丈了,甚至说是一文不值也毫不为过。

    “未知材料,底价五千凝气丹,竞拍开始。”

    听到那名拍卖师的话,苏安然微微点头,这和他所猜测的结果一样。

    这件东西,孤崖派显然是已经彻底研究过了,但是毫无收获,因此才会允许大漠坊拿出来拍卖。

    毕竟,如果说上面的道纹还有点作用的话,且不说孤崖派是否会拿出来拍卖,就算真的拿出来拍卖,那价格也不可能低到哪去,起码也得以十万计。

    未知材料。

    底价五千。

    显然是这玩意对于孤崖派和大漠坊而言,就真的只是一件材料而已——甚至很可能连锻造主材都算不上。

    “或许可以买回去给七师姐研究下?”苏安然想了一下,然后就参与竞拍了。

    “七千凝气丹。”

    拍卖会在玄界并不是什么新兴产业,所以大多数修士对其中的门道也算是摸得比较清楚。正常情况下,拍品底价都是以估价总值的三分之二作为底价起拍,所以五千凝气丹的底价,也就意味着这件未知材料的拍品最多也就值个八千凝气丹。就算有所溢价的话,最多也就止步一万凝气丹的价码。

    之前几轮竞拍,一旁的虚影投板上显示的价格是六千一百颗凝气丹——这一点也是苏安然吐槽那名拍卖师的地方,居然不开口喊价,而是任由那些修士随意竞拍,只以投影显示叫价,哪有气氛可言——所以苏安然直接开口七千,等于是将这件拍品往估价总值又推进了一大步。

    大多数想要捡漏的修士,在看到这个价码后,也基本就熄了心思。

    略微停顿了一会,投影板上刷新了一个新的价格。

    七千两百。

    苏安然刚想立即出价,但是想了一会,怕别人怀疑是好东西,要和他抢拍,所以略微停顿了一会后,才开出新价。

    七千五百。

    这一次,果然没有人继续和苏安然竞拍了。

    大概等了三十秒后,这件未知材料的拍品就这么尘埃落定了。

    “你拍这东西干什么?”

    一声略显清冷的嗓音,突然在苏安然身侧响起。

    他转过头,却是看到了江公子和叶云池两个吃货居然回来了。

    “你们怎么回来了?”苏安然一愣。

    “他们说,掌勺的去休息了。”叶云池开口说道。

    苏安然脸色一僵,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两个人,居然吃到后厨都煮不过来,直接罢工了?

    你们是猪吗?

    “只好等晚宴了。”江公子也一脸的遗憾,“我才吃了五成饱。”

    “我四成。”叶云池傲然抬头。

    “我……我三成!”

    “那我就两成!”

    看着两人居然在这里比谁还更能吃,苏安然一脸的无语。

    他现在可以确定了,这两个人真的是猪!

    一番争执后,最终以叶云池的“一成”险胜,看得苏安然相当无语。不过在争论完谁更像猪的话题后,叶云池突然转过头望向苏安然:“那东西是个残缺品,虽说上面的确有点天生道纹的痕迹,但是残缺得太厉害了,可能连五分之一都没有,不值那么高的价。……你上当啦。”

    “你看得出来?”

    “这个正常人都看得出来吧?”这次说话的,是自称江公子的年轻人,“从切痕上看,应该是被剑气或者刀气斩断的。而且从内敛的纹理、交错的图纹以及重叠的部分来看,这部分道纹甚至不是核心道纹。……这玩意大概也就只有一个材料费的价值了,那上面的道纹就是个摆设而已。”

    说到最后,江公子也是一脸的肯定:“你上当啦。”

    苏安然一脸无语:“之前还未请教……”

    “江开是我祖爷爷。”江公子一脸的傲然,似乎只要说出这个名字,他就是最靓的仔。

    苏安然有些懵逼,然后转过头望向叶云池,后者也是一脸的茫然。

    江公子看了一眼苏安然,又看了一眼叶云池,脸色顿时就发红发烫,声若蚊蝇:“我祖爷爷现在是云江帮的帮主。”

    云江帮,掌管中州东南部地域数条江河流域生意的势力,位列三十六上宗,虽是下十宗的序列,但三十六上宗之一的名头还是很能够吓唬人的。

    对此,苏安然只能感叹一声。

    不愧是大门大派出身的子弟,连对道纹都这么了解。

    苏安然想到这里,就有点恼火,自己那个便宜师父丢了本功法给自己后,就不见人了,至今都没教过他什么正统的内容。连他对天生道纹这种东西的了解,都是通过其他几位师姐的偶尔讲解才了解到的,哪知道这里面居然还有这么多门门道道。

    拍卖会并未因苏安然和江公子、叶云池等人的交流而有所停顿,很快就又相继有数件拍品成交。

    “好了,接下来是我们此次拍卖大会的最后一件拍品。”那名拍卖师的话突然又多了起来,“这件拍品,相信我就不用多做介绍了,很多人必然就是冲着它来的。”

    “来了,重头戏。”江公子突然有些兴致勃勃。

    “说起来,你是云江帮帮主的曾孙,理应有所邀请才对啊?”苏安然突然有些好奇。

    “祖爷爷对这次的拍卖品都不感兴趣,所以没打算来,我是偷溜出来的。”江公子说道,脸上满是遗憾,“那张请帖我没偷到,本来还想着过来这里上红楼竞拍一张的,结果没想到我来的时候,红楼竞拍竟然结束了。”

    “好吧。”苏安然突然觉得,能够跟叶云池玩到一块的人,智商果然还是有点问题的。

    “这重头戏,是怎么回事?”

    “孤崖派不知道从哪弄到了一份藏宝图残页,经过验证后发现是金阳仙君的洞府遗址,我猜应该是跟你手上那个道纹木条一起挖掘出来的。”江公子开口说道,“不过想必孤崖派应该是寻找不到什么线索,所以无奈之下就干脆拿出来拍卖了。”

    “有点奇怪。”叶云池皱了下眉头,“这等宝物,就算暂时没什么线索的话,也完全可以先收藏着,这么急着拍卖反倒是有点像……”

    “烫手山芋。”

    “是的。”江公子点了点头,“已经有不少人知道孤崖派有这么一副藏宝图残页的事了,最近一年孤崖派的山门一直遭到入侵,所以干脆值此大漠坊五年一次拍卖大会的时机,拿出来拍卖了。……不过我觉得,孤崖派肯定是留存副本了。”

    “有副本也没用。”叶云池摇头,“孤崖派已经把信物一起拿出来拍卖了。没有信物,就算找到金阳仙君的府邸,也进不去。这里面的水太深了,非十九宗或者上十宗这等底蕴雄厚的大宗,谁敢介入到这里面,那不是找死嘛。”

    叶云池和江公子还在点评,楼下的竞拍已经宣布开始了。

    金阳仙君洞府遗址的藏宝图残页,以及开启洞府的信物,两件一套的拍品,底价五万凝气丹。

    “反正这不是我们能够……”江公子的话突然止住了。

    因为他们看到,苏安然正拿着那个竞拍出价的玉简,一脸神色凝重的盯着下面的出价板。

    五万的底价,转眼间已经抢到了十万!

    “你不是吧?”

    “这玩意不是我们能够沾手的啊!”

    叶云池和江公子两人,言辞急切。

新书推荐

梦你三千盗骨观山都市最强魔君极品狂婿神婿奶爸都市之最强女婿弃婿归来神医女婿牛人回档票房冠军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