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夫妻

    罗晏食不知味的喝了点粥,先去陪伴罗老。

    林苗拦下他,“爷爷生前的至交好友是不是也要知会一声?“

    罗晏微微点头,转去书房。

    林苗和程逸在厅里沉默的将一应事宜操持起来。

    入夜,林苗已将厅堂布置成了灵堂。

    点上长条桌案上的蜡烛,她低声道:“明早可能会有人来,罗晏这样,怕是不能迎客,爸最快也得明天才能到。”

    “早上可能就要麻烦你了。”

    程逸点头。

    “天晚了,我就不回去了。”

    林苗点头,把罗父早前住着的屋子收拾出来。

    程逸过去歇了。

    林苗去主屋卧室,罗晏还在跪着。

    看样子是打算守夜了。

    她将带来的外套搭在他肩上。

    见他打算抖掉,忙压住。

    “夜里凉,爷爷若是知晓,心里也会不安的。”

    罗晏身形一顿,缓缓的垂下头。

    见他还能听得进去劝,林苗松了口气。

    她回去屋里,简单收拾了下,定好闹钟才躺到床上。

    闭上眼,罗老的音容笑貌瞬时浮现,耳畔似乎还传来罗老叫她快些吃饭的声音。

    她心里一阵激荡,睁开眼,满室漆黑。

    她看着虚空,心情缓缓的,缓缓的回落。

    她手向旁边伸去,那里一片冰凉。

    她眼圈微微泛红。

    便是只相处几年的她都如此,自小便在罗老那里得到亲情抚慰的罗晏可想而知有多难过。

    她重又闭上眼,强迫自己入眠。

    即便梦境混乱但她终究是睡了。

    睁开眼时,闹钟刚好卡在了凌晨两点。

    林苗去浴室简单收拾了下,确保早上不回来也能见人,才去了主屋。

    罗晏还是早前的那个姿势,听到动静,他转过头,眼底一片红色血丝。

    林苗拿了个垫子过来,跪在他边上,“这里我来守,你回去歇歇。”

    罗晏皱眉眉头,冷声道:“胡闹,赶紧回去。”

    “明天不知有多少人来吊唁,更不知有多少人来看热闹,“林苗望着罗老,声音淡淡,“爷爷一辈子要强,你这个长子嫡孙可别让他丢了面子。”

    “我自然不会,”罗晏眉头拧得死紧。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林苗终于转过头来,“再熬一会儿,人都要打晃了。”

    “到时怎么跟他们斗?”

    林苗知道,罗晏现在的脑袋就只一个念头。

    要想说动他,根本不可能。

    唯有以罗老为幌子激他,或许还能奏效。

    罗晏定定看她,半晌他低声道:“你不用激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真的知道吗?”

    林苗声音微微拔高,又极快压低。

    “你若真知道,就该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

    罗晏忽的一怔,再一次仔仔细细的看林苗。

    林苗挺着脖子,半点不让。

    好一会儿,罗晏沉默的起身,径直往外去。

    林苗轻轻叹了口气。

    她知道,罗晏生她的气了。

    气她冷血,气她不体谅他的心情。

    她端端正正的跪好,看着罗老已经发青转暗的脸,低声道:“爷爷,希望你不要怪我。”

    脚步越来越远,屋里很快陷入绝对的安静当中。

    林苗跪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个雕像。

    天色从极暗渐渐转明。

    罗晏浑浑噩噩的睡了会儿,便过来。

    当看到林苗挺直着脊背,端端正正跪着时,他脚下一顿。

    林苗听到声音,转过头来。

    见是罗晏,她笑了笑,手撑着地,迟缓的挪动着起来。

    罗晏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他一个健步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拉她起来。

    林苗的腿早就跪得麻了,罗晏动作又急,她两腿无法着力,直接朝他倒了过去。

    罗晏急忙抱住她,弯腰将胳膊穿过她腿窝,将她抱起,而后回去自家屋里,将她放到床上。

    屁股才刚坐稳,林苗就推罗晏。

    “我没事了,你过去吧。”

    罗晏看着她煞白的小脸和因为长时间跪着,引发的疼痛,而在鼻尖冒出的汗珠,他用力抿了下嘴,低声道歉。

    林苗微微仰头,看着他浅浅一笑。

    那笑如和暖春风,给他孤寂寒冷的心注入一点暖意。

    “道什么歉呢,我们是夫妻呀,”林苗拉着他的手,温柔道:“身为长子嫡孙的妻子,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正说着,门外传来铃声。

    罗晏身体一僵。

    林苗松开手,这会儿她腿还麻着,便两脚替换着跳去窗边。

    一个看起来眉眼有些熟悉,却又不是很熟悉的男人正在开门。

    几个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走了进来。

    “罗晏,”林苗忙转头。

    才发现罗晏不知何时已经站到她身边。

    “我出去一下,”他低声交代了句,便出门去。

    林苗扶着桌子坐下来,用力的搓着腿脚。

    感觉稍微好些,她又用力跺两下,感觉脚底一阵麻麻的痛,才往外去。

    此时,罗晏迎带着人去灵堂,程逸也从屋里出来,正跟适才开门的男人说话。

    看到林苗,程逸过来。

    “是罗老昔日的部下。”

    林苗点头,瞥了眼灵堂,转去后厨。

    厨子正在那儿抹泪,见她过来,赶忙擦干净。

    “早饭已经得了,这就要吗?”

    林苗点头,见只是清粥和小菜,便随便吃了口。

    “外面有客到了,罗晏还要过会儿,粥就留在锅里温着吧。”

    厨子点头,见没自己什么事,便回去了。

    老爷子过世,他只想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呆着。

    林苗重又回去前院,没等走近便听到罗晏压抑的送客声。

    那声音听起来极为愤怒,似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她急忙过去,见之前进去祭奠的几人皆面带不满之色的出来。

    罗晏站在门边,冷冷的盯着这些人。

    相信如果眼光可以当武器,这些人早就被扎成刺猬了。

    程逸得体的将这些人送出去,关上门,他表情凝重下来。

    “罗老才故去,这些人就忍不住了。”

    罗晏冷冷的笑,“想要爷爷的宅子,也得看他们有没有好牙口。”

    “当心崩掉他们的牙。”

    “他们想要这里?”

    林苗微微蹙眉。

    老爷子人还在屋里躺着,就开始撵人,这吃相也太难看了。

    门被人敲响,程逸过去打开门。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从外面进来。

新书推荐

神医天婿修真少年在都市第一兵王都市之至尊觉醒猛虎出笼都市修仙之赘婿归来全球觉醒超品仙婿重返纯真年代长生者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