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六十八大结局

    都需得我跑这一趟。

    身边有枫叶保护我的安全。

    还有一个丫鬟跟着。

    这些年,我享受了孤独,孤独如影随形。

    没有左湛在身边,我总是孤独。

    我很少再显露于人前,这次也拒绝韩砾提供的护卫保护。

    我很少出过这般远门,远也是其次,是个贫瘠的,陌生的地方。

    又靠着边境。

    但是,我从未想过,我在那里遇见了左湛……

    我见他时。

    他斜阳下,沙漠里,迈着艰难的步覆朝我走来……

    依然是青色的衣衫……

    人却我第一眼认不出。

    胡须没有修整,不修边幅。

    但是有些东西是心灵相通的。

    就算我没有认出,我一眼就感觉那个人于我的特别。

    西北总有广袤的沙漠。

    我们的马车陷在里出不来……

    再见左湛,我的心没有喜,只有惊。

    因为,那时候我在他身上看不见优雅,从容。

    他的眼中没有温柔,没有柔和。

    有些凉凉的,责备,怪罪的东西。

    我承认,那一刻,仿佛被剥了外衣,像是被人一盆冰水从头淋湿脚,仿佛全身被刺痛,颤栗。

    那双眼,又太多的凉薄和责怪。

    他在怪我……

    有些东西不用解释。

    只是因为都明白,所以才伤的很疼。

    那晚,我们在沙漠边沿燃起了篝火。

    身边没有韩砾的人却也很轻松自在……

    左湛说他一直都知道我的消息,知道我在韩砾身边……

    由于我身边一直有韩砾的人,他不敢出现……

    现在才有机会找到我,并且跟我谈论一宿。

    我知道,他的话或许并非都真。

    如果知道我的近况。

    三年,我离开他三年多,我没有隐匿,只是为了等他找我……

    毕竟如此大的安国,找寻一个人不容易。

    或许,他曾有许多机会找到接近我。

    然而,他为什么没有,我便不知道了……

    不知,也没有问。

    我突然觉着我们之间有些东西变了……

    他看着簇簇的火焰,仿佛是叹,又仿佛是在告诉我。

    “结束了……就快了。我又可以回光城了……”

    我没来得及问他何意。

    那晚沉沉睡去……

    第二日,他找了附近人,帮我们抬出了马车。

    留下一柄宝剑,并告诉我用于防身。

    随后,便再什么话无的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开。

    我眼泪掉下来……

    我觉着,明明好不容易,才见面。

    却居然什么都没有谈。

    难不成他还在为当年之事儿生气。

    可不问,也不给我机会解释么……

    又留给我宝剑,一把比匕首大些的剑,上面镶满了宝石,一看就是给女儿家防身用。

    还关心我?!

    其实我也不知道……

    短短数月,朝廷局势诡谲,风云变幻。

    皇帝被刺杀。

    一有一说是喝了宫妃毒酒。

    也算刺杀,总之,就是死了。

    杀他的人成功了。

    天下正待打乱。

    西边拥兵自重的晋源侯府推选当初的大皇子楼王韩羽继承帝位。

    然则,只晋源侯府一处的势力也是不够的……

    当初被通缉的左将军,带领一心要追随自己的旧部,斩了新被任命的将士的头颅。

    自己带了大军回京。

    用以援助顺利助大皇子继位。

    宁帝退居幕后,颁发谕旨,楼王继位。

    *

    一批势力上去就有一批下来……

    新帝曾经器重的人这时候就是容易遭祸了、、

    然则,韩砾却在这场激流里勇退。

    潇晓晓一直知道他手段非同一般。

    也懒得理他了……

    *

    势力又一轮的大清洗,享福的遭祸,遭祸的平反……

    于是左家又一次复苏。

    曾经的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虫,现完全死灰复燃,然后可恢复战前水平。

    当初那个左公子,现在已然又已经成了四公子之首。

    可是,潇晓晓明白的。

    那便是他们回不到过去了……

    *

    但是,潇晓晓也没有想道的,她会被惠帝,也就是又一任新帝一封圣旨召入宫。

    潇晓晓第一次站在太和殿内。

    只有她一人。

    抬头看那站在金銮殿皇袍加身贵气逼人的男子。

    韩羽,她紧紧看他。

    她希望,他会记得曾经她帮助过她。

    然后,依然做她安国的依靠。

    因为现在韩砾也未必能帮的了她。

    她或许也不需要韩羽的帮助,她只需要安静的过完残生,他不打扰她,不找茬就行了。

    *

    “做我的皇后……”

    大殿上,她见他粟色的眼,怔怔看她。

    潇晓晓一愣。

    “安国没有商女为后……”

    “你的身份是乡君,不是商女,就算商女,安国以前没有商女为后,以后也可以有。”

    潇晓晓淡漠道

    “您的臣子不会应允……”

    潇晓晓见视线内拉近的玄色蔽膝,金线彩丝织就的精美花纹。

    “我是皇帝,为何会听命于臣子”

    潇晓晓垂眸。

    “皇上也不是为所欲为。”

    “臣女有疑问”

    “讲……”

    “安国贵族女子众多,皇上为何立臣女为后”

    韩羽抬头,皮弁上的珠玉闪烁

    见金碧辉煌的金銮殿。

    此刻,孤寂,空寂无一人。

    阳光从窗格进来,落在地面。

    角落大片大片的暗。

    深吸了口气。

    “古有帝王自称寡人,然而,我若有了晓晓,便知这一生不再孤寡”

    “美人有风姿,但,你身上有我遗落的心。”

    潇晓晓抬头。

    但见那双眸子满满的真挚,诚恳。

    潇晓晓跪下

    “请皇上容臣女想想……”

    从太和殿出来……

    潇晓晓眼见玉白色的御道。

    那是皇帝出行时专用道。

    她突然不知道自己是何心情……

    她已经二十八岁。

    安国标准的老姑娘……

    这一年,她二十八岁。

    她也不明白,为何,她也觉得心有孤寂。

    总觉着,一生一定会遇见一个人。

    执指之手,相伴到老。

    相偎相知,无猜疑,无恐惧。

    但是这个人,她曾以为是左湛……

    但是结果,却告诉她不是。

    也许,她这些年的期许就白等了……

    她忽然觉得,饶是决定不嫁给他,也是一种解脱。

    *

    潇英在成亲第二年,房仪便中了探花,成了皇帝身边的近臣。

    因为那时的韩温,篡位后,将朝臣一番大清洗。

    人才需缺。许多重要位置空出来。

    房仪此乃韩温上位第一届科举探花,被委以重任。

    之后的岁月,房仪帮着韩温做了许多事儿。

    此刻的韩羽上位。

    自然又要清洗一番。

    房仪便下了狱。

    *

    潇英满脸泪水跑回娘家。

    向姐姐求助。

    在府中沉淀了两个月的潇晓晓,终于决定出山了……

    只要她做了这个皇后。

    韩羽就一定会放过她的娘家人。

    这不是徇私的事情。

    臣子不能选择跟随的君主。

    一旦她嫁给韩羽。

    韩羽也会因为夫妻情分从轻处罚房仪。

    她不能让她妹妹年纪轻轻做了寡妇。

    *

    潇晓晓一定觉着自己在感情里是个自私的人。

    因为她想要活下去,活得好,就得理智选择自己要走的路。

    她并非薄情,左湛,他什么都不问。

    一点努力也不做便给她判了死罪。

    她也不愿对此低三下四。

    她从来没有放弃过左湛。

    用郡王妃的头衔在韩砾身边,为的也是保命。

    等着他回来寻她那一刻。

    若他一辈子不出现。

    她会为他守一辈子。

    她那般看重潇记。

    正是因为知道左家落败,怕他无所依。

    她不在意自己养活他。

    她守着的,也是他们有可能的那么一点未来。

    在当时的处境里。

    可是,最终,左湛的做法,寒了她的心。

    他处境艰难时,可想过她背负了多少。

    *

    然而。

    他放弃了,潇晓晓也便放弃。

    潇洒的转身。

    感情不能当饭吃。

    她好好的活着,活的好好的,守护她需守护的人。

    而他,已经不需要她的守护了。

    *

    长生已经长大……

    韩羽几乎对潇晓晓凡在朝为官沾亲的娘家人都大力提拔。

    并给长生伯爵之位,赐‘长宁伯’

    安国开国第一例

    潇家人皆因潇晓晓的裙带关系得到提拔。

    将一个曾经在京城毫无名望的潇氏。

    名满京城。

    都知道是皇后娘娘的娘家。

    *

    当初立后,韩羽一排众议。

    好在这位皇后娘娘本身也没啥污点。

    潇晓晓并不知道安国的皇后该如何做。

    但她知道,如何发展民生。

    提高人们生活水平。

    督促太史令,司农监以春蚕,夏蚕植桑为由,调整安国历法。

    使用现代更为科学进行春耕秋收。

    推广农家肥。

    使用秸秆覆地,类似大棚蔬菜效果,打破蔬菜时令。

    使得有些地方一年四季能吃到新鲜蔬菜。

    *

    劝导皇帝兴修水利。

    重农桑。

    大力发展工商业……

    使得安国国力空前强盛

    *

    御花园。

    一身皇后常服的潇晓晓坐在石桌旁。

    她旁边站着婢女嬷嬷一群人。

    左首一粉衣宫装女子。

    年龄莫约十六七岁。

    虽然是妇人装扮,挽了发髻。

    可面上的明媚,可人。

    便如那少女般。

    看着便是那十六七岁的模样。

    女子一脸的笑。

    眼落在被人围着的蹒跚学步的小娃

    “长姐,你看津哥儿长的多快啊……”

    潇晓晓面上有了一丝笑意

    “上次见还是个襁褓婴儿,一转眼,已经学步了”

    旁边的孙嬷嬷笑道

    “夫人将小公子常常带进宫,咱们娘娘也有解闷的。”

    潇晓晓道

    “罢了,好容易津哥儿入宫来,当儿,你在竹溪阁用了膳再走”

    “本宫乏了……回宫了……”

    潇英忙抱起刚满一岁的娃娃。

    皇后的仪驾从御花园簇簇朝皇后居住的凤宁宫。

    隔着花圃,见一小太监领着一人。

    小太监脚步匆匆,低着头。

    后面的男子,一袭青色衣衫。

    潇晓晓愣在原地。

    男子余光扫到什么,突然抬起眼眸。

    一瞬间,定睛。

    “娘娘……”

    见潇晓晓发呆。

    孙嬷嬷在后唤了声。

    潇晓晓回神过来……

    淡淡的语气

    “走吧……”

    “皇上今日御花园东角宴请宾客……”

    “不是大臣,今日的客人身份都较为特殊,皇上很是礼待,听说跟皇上从幼年交好,数年……”

    潇晓晓淡漠语气

    “嬷嬷别说了。”

    “我们回宫吧……”

    左湛还呆呆立在原地……

    他忽然有那么一刹那恍惚。

    那眼神。

    他难得见一次。

    可是,就那么一眼。

    楔刻心中,铭记于此,他此生爱不别人。

    但是也不想原谅她。

    就此一别,各自安好。

新书推荐

梦你三千盗骨观山都市最强魔君极品狂婿神婿奶爸都市之最强女婿弃婿归来神医女婿牛人回档票房冠军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