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途中

    一道道流光从大楚重地天门关而出,正是一个个天师级别的高手。

    如今徐渭的麾下的高手日益增多,派出七位信使也是简单易尔。

    所谓兵贵神速,虽有大材小用之嫌疑,不过此番也是重中之重。

    大楚一方平定了南王,夺得整个南部七州,也吸引到不少的火力和仇恨。

    姬晨不愧为一个能够忍受的主,竟然一直没有选择出手讨伐任何一方,从诸王并立之后,便是守着一个中州,坐看风云斗。

    不管天下如此变化,封神之战是越演越烈,几乎每日都有天师级别的高手陨落在各处,各地都是一片红彤彤的天象,乃是天师陨落,天地交感,兵煞冲天之迹象。

    而在九天之上的天幕,也开始受到无尽兵煞之气的冲击,显得有些不稳的迹象。

    大楚边境

    某处凉棚之下

    一个道人正在饮用这茶水,闭着眼睛紧紧的享受着。

    从凉棚的里面走出一个老者,手中拎着一个破旧的水壶,一步一喘,走到那道人的近前,低声问道:“道长,是否要再加点茶水。”

    “有意思。”卧龙道人心中暗道,他一眼就看出这老者乃是一个武道先天级别的高手,修行功法也是隐蔽至极,看不出任何的破绽,要不是他通晓这种武道功法凭借着寻常的手段还真的看不出。

    区区一个知晓前朝秘传功法的老者,突兀出现在此处,也显得颇为奇怪,不过卧龙道人也猜出了他的身份。

    此人也必定是大夏的姬晨安插在各地的暗子。

    龙武王朝的武道功法的结晶,大部分落到了大夏的手中,其中这种功法也是前朝集大成之作,重在隐蔽。

    他今日来此,也是心血来潮。

    卧龙道人自出山之后,遍寻天下,也见过几位王者,不过却是没有他想要辅佐之人,今日却是有了一点的心血来潮,突然就来到此处。

    至于大夏的姬晨,卧龙是从来没有考虑过,他乃是前朝国师太一的弟子,无论如何都与大夏是对立的关系,昔日大夏镇压天下之际,卧龙谨遵师尊的教诲,静诵黄庭,闭关不出。

    等到天下大乱,龙气四起,这才从闭关之处,云游各处,憋了两百多年,卧龙道人也是憋坏了,天师也是有着人性,有着七情六欲,不是冰石所做。

    与这老者闲谈了几番,老者边去招呼其余人,此处乃是一处重要的道路,却是只有一个凉棚,来往的客人也不在少数。

    天空之中,远处多了一点光点,这光点融入白云之中,丝毫不容易发现,不过泄露出的一缕气息倒是让卧龙察觉到了,乃是一个天师级别的高手。

    那卧龙轻轻的一挥衣袖,一道白光隐蔽至极的朝着天空而去,而他依旧平静的饮用着茶水。

    木鱼道人正在天空驾着遁光,他便是前去送信的信使之一,马不停蹄,也不敢怠慢,他的遁速也不错,不然也不会选择作为这么一个信使。

    七位信使按照自身的遁速都计算过,到达各王之地大致想等,等到诸位王者的回复,便是会立刻回到大楚。

    即将离开大楚的边界,更是看到不属于的景色,木鱼道人也颇为的激动。

    突然,面前一道云雾形成的人影出现,阻碍了他的遁光。

    “这位道人,不介意下去喝一杯茶,本道并无恶意,见着道长身带紫气,乃是暗含紫气,颇为好奇,惊扰之处,还请见谅。”

    卧龙道人小露出一手,却是让木鱼心惊不已,心中暗道此人定然是一个前辈高人,天师之子也分为三六九等,更有在其之上的元婴天师,灵体纯净,能发挥的法术威力更加的强大。

    如今天下大乱,封神之机现世,他在大楚之中,也见到了前辈高人,尤其是在平定南王之后,大楚一方,更是同时有三位元婴天师一同来投。

    乖乖的降下遁光,方圆百里只有唯一的凉棚,木鱼道人自然知晓要落到何处。

    从天而降一个道长,还是落到了另外一个道人的跟前,顿时让周遭的客人全都心中一惊,如今的世道,高人遍地走,尤其是道士更加不能够招惹。

    纷纷的推开了一些,唯有那凉棚的经营老者,来上了一壶茶水。

    木鱼道人看着卧龙道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心中虽然焦急,却是明白这茶水得喝。

    瞬间一饮而尽。

    “不知道友属于哪位王者的麾下。”

    卧龙道人饶有兴趣的问道,他已经猜出大半。

    木鱼道人顿时振奋一些,口中道:“不才,贫道在三月之前便是加入到楚王麾下,楚王天纵之姿,英明神武,更与人族有大功,当得我等倾力辅佐,开创一个盛世。”

    木鱼道人想的也简单,试图劝说一个高手加入到大楚一番,大楚虽然建立不久,不过功勋体系也已经完善。

    除去了徐渭一些隐蔽的手段,一些能拿出的功法典籍也都拿出,其余天才地宝也不断的收获,加入到体系之中。

    木鱼道人的传承简陋,也是当代借助浓郁的灵气勉强突破到天师的一层,之后的修行法门,手段等等全是毫无所知,要是慢慢的推演,也是一个天文时间,颇急于立功,在他看来,这不知来历的天师道士就是一个大的功绩。

    卧龙道人出世时间不长,天下知晓他的人少之又少,此刻见着木鱼大力的夸赞徐渭,也未曾表露出其余的心思。

    不过他早就拒绝了徐渭,此刻也不想跟随徐渭。

    卧龙道人得到太一的传承,唯一的想法就是成仙,继承太一的愿望,太一费劲无数推演出的龙运成仙法,在失败一次之后,变得更为完善,也都传授给了卧龙。

    卧龙自身见过徐渭,也明白,徐渭不是那种可以将一切都舍去,只有一心帝王之位的霸道之王者,在他看来徐渭太完美了,几乎毫无人格上面的弱点,他也很难看清楚徐渭,见到徐渭更是内心的深处隐隐约约有一些不安。

    修行者也都是信奉天命的,卧龙的修为高深,得到了太一的细心**,太一也曾说过,卧龙的仙姿更甚与他,与天地相和,与道相和。

    卧龙明白徐渭不是他的菜。

    简单的听了几句之后,便是说道:“楚王此人,却是非凡,不过龙者各有不同的姿态,或平凡,或是中庸,或是霸道,或是仁道,皆有不同,成王者之人,姿态各异,天下大乱,天机晦涩,早先强大一些,未必就能够强大到最后。”

    “道友所言,贫道不敢苟同。”木鱼一听也有些发怒,在他看来徐渭简直就是完美。

    龙气的潜移默化之下,对有心臣服之人,更是会加大其顺服的意愿。

    卧龙道人哑然一笑,道:“还未问道友的去向如何?”

    “放心,本道并不属于任何一方,若是机密之事,就不必隐瞒。”

    木鱼刚刚还有些警惕,随即也一想,徐渭传信之后,若是诸王同意,便是广而告之,聚集大势,这些在殿堂之上也都曾说起过,想必也不是太过于机密之事,为了拉拢这位高深莫测的天师,木鱼也是煞费苦心。

    “此番是为同嬴王秦战送一份楚王亲自书写的书信,所以道长才能看到我身上暗含一缕龙气,乃是龙者之物。”

    木鱼此话说的也小声,不过那开凉棚的老者还是听到了,默不作声。

    两位南辕北辙的王者交往的书信,更是亲笔所写,代表的意义也是非同凡响。

    “哦,本道也久慕嬴州风采,不知是否有幸同道友一同前往。”

    卧龙道人也想要参与到此事之上。

    “自然是喜不自胜。”

    木鱼道人无奈的说道,刚刚卧龙道人说这话的时候,也散发出一丝法力的气息,圆润无比,更是磅礴无边无际,蕴含着不可抵抗之力。

    木鱼也是明白,要是这卧龙出手,他是毫无反抗之力,他一个刚刚步入天师阶层的修行者,也是无法与这些大能者相互比较。

    “如此,甚好。”

    “不过在此之前,先解决一些小麻烦,说来还是本道引起的。”卧龙道人自顾自的说道,木鱼完全听不明白。

    卧龙道人轻轻的朝着那茶棚的老者吐了一口白气。

    白气一出,便是迅速的朝着那老者的周身缠绕而去。

    那老者的脸色瞬间大变,也顾不得隐藏,直接爆发出属于先天高手的气息,奈何那白气难缠之际,只是一缕,便是让他的肉身毫无抵抗之力,不断的消磨这血气,真气。

    三个呼吸之后,原地只剩下一顿的白骨灰烬,还有一块令牌,上面写着夏卫,有着龙纹,正是属于大夏龙卫之中的暗位。

    “想必不用本道解释。”

    卧龙道人笑看了木鱼道人一眼。

    此地位于边境要地,一个隐藏身份的老者,不用想就知道此人的一些身份,更何况还有如此一块令牌。

    木鱼道人是丝毫没有看出这么一个给他倒茶的老者是一个高手,在他看来此人血气蓬松,脚步虚浮,丝毫不通武道。

    暗中惊了一声的冷汗,要是此人突然出手,恐怕他的天师之体也承受不住,毕竟此等人物要是做刺客之举,怎么可能没有一件专门针对天师之体的阴毒法器。

    “多谢。”

    木鱼道人抬了抬手,要是消息从他这里泄露出去,他也难道罪责,毕竟这代表的是能力的问题,要是在大楚一方不受到重用,那就欲哭无泪了。

    “都说了是小事,那就走吧。”卧龙道人环顾四周,这些普通的客人虽有修为在身,不过都寻常,也未曾练习过专门的秘术,想必也听不到两人的交谈。

    直到卧龙道人和木鱼道人两人一同的飞空消失不见踪迹,这些人才送了一口气。

    从凉棚的深处也走出两个大夏龙卫的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这是远远的见到两个天师级别的高手暴起杀人,也不敢露面。

    而卧龙道人素来眼高,要不是为了与木鱼道人拉近关系,也不会亲手处理这种小角色。

新书推荐

赘婿无畏重生之仙尊归来佛系修仙者人间杀神都市之将臣归来地球最强王者都市麒麟战神你好女婿我轮回一千万年虚府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