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出山

    三山九岛

    金刀山

    有诗云,一缕金线横天地,匣内金刀血为干。

    金刀山上常年居住的便是金刀道人和他的一些徒弟,童子。

    山中充满着金之锋利的气息,仿佛要割破虚空,动物稀少,植物更加稀少,寻常人要是在此处待上半刻,都会受到金气侵袭经脉,落得一个残废的下场。

    唯有金刀岛另外有着神通妙法能够镇压此种金气,化为己用,能发挥出莫大的威力。

    金主杀伐,而金刀山上的金刀道人也是一个满脸杀伐煞气之辈,不过平日以平凡青年的面貌示人。

    仙道修行者,修为越高,面孔也会越发的平凡,倒了返璞归真的境地便是让人看了一眼都记不住,乃是身和天道。

    此金刀并不是手持的凡间武器金刀,而是三寸长的飞刀,上面刻画着无数纹路,一飞空,便是发出轻啸声,速度极快无比。

    空中留下一金线,往往敌人的尸首便分离。

    “禀告师尊,五瘟山的两位童子前来拜访,口中道瘟道人师叔身死道消了。言语之中悲切无比,看不似作假。”

    金刀道人麾下的一个徒儿,青发金眼,颇为怪异,上前汇报道。

    “什么?瘟道人师兄竟然去了。”

    金刀道起身而立,一身金袍金纹舞动,产生无尽的压力,那徒儿也都头冒出虚汗。

    要知道金刀道人可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主,只是这些年修养身心,很少出手,但是金刀之中的杀气变得越发的恐怖,不出手则以,一出手便是惊天动地的存在。

    “走,去问问。”

    金刀道人收起了威势,大步流星的朝着洞府之外而去。

    一处山洞之中,布置的简单至极,却是透露出一股玄奥的气息。

    两个蒲团之上,跪坐了两个童子,不过十三四岁的年龄。

    “见过师叔。”

    两童子一看到金刀道人便是直接嚎啕大哭,哽咽着讲述事情。

    “哭什么哭。”金刀道人一听便是怒从心上来,直接发出气势,让两个童子瑟瑟发抖。

    “说清楚。”

    “三位师兄外出被大楚楚王所杀,师尊欲要报仇出山,没有想到一个不查,在度龙气反噬之时,竟然被楚王所杀,形神俱灭,残魂都无。”

    两位童子知道的也都是闻克所说,如今也是一一道来。

    “师兄啊,你是何等不智,你那瘟术虽然玄妙,但是龙气反噬必寻因果,就连上古九仙都不敢亲自杀一个王者,要用各种手段,即使是一个伪龙,也不该冒出如此大险。”金刀道人听完之后,也是叹息了一声。

    “你们是说,闻克天师让你们来的。”

    “是。”

    “那云霄山,可有童子去了。”

    “我等五瘟山童子各十几人,三山九岛皆都去了,欲要请诸位师叔出山,为师尊报仇。”

    两个童子虽然聪慧,哪里明白其中的关键道道,被闻克玩弄与鼓掌之中,只有金刀道人此种经历,才能看清楚。

    闻克被瘟道人种下法术,不得来到三山九岛,但是瘟道人也没有想到在他祭炼刑瘟印的时候,闻克竟然与他山中童子叫好。

    “本尊明白了。”

    金刀道人缓缓吸了一口气,便是朝着山外而去,留下声音道:“招待两位师侄,尔等二十年之内不得出山。”

    金刀山的阵法开启,不容进出。

    这可是让金刀山的一众弟子傻了眼,要知道金刀山物资缺少,平日都需要从外界采用,这次阵法也很少开启,毕竟金刀山中的无数金气便是一道屏障,寻常修行者也不能长时间抵抗。

    云霄山也在附近不远处,天空之中,金刀道人手拂拭着一半日高的金色长匣,上面刻画着无数繁复的纹路,其中便是有着十二金刀,此刻正在嗡嗡的作响。

    “快了,宝贝,此番定要让你们饮够鲜血。”

    远处的一朵云彩之上,一个青年道人带着一群气势不凡之人朝着金刀道人而来。

    “金刀师兄,你是来找寻我们的吗?”

    青年道人名为云霄,实力非凡,云霄山便是他的道场。

    他身后便是九岛岛主,修为略微逊色金刀道人他们三人。

    “见过师兄。”

    “尔等是要出山为瘟道人师兄报仇。”

    “正是如此。”

    “都落下云头,静静修行,不得外出。”金刀道人也不解释,直接号令道。

    众人都疑惑不解,云霄也道:“师兄的顾虑师弟明白,但是我等师兄弟扶持也有千年光景,才能再次太湖之上安稳度日,瘟道人师兄待我们如兄如长,如今五瘟山一脉只剩下十几个童子,连个传承者都没有,那徐渭虽未人间伪龙,此仇一定得报。”

    别看这些人不多,可是乃是人族第十王朝仙王朝所有仙道修行的成果遗留,远超与此世凡间的修行者,瘟道人,金刀道人,云霄都是从仙王朝末期活到现在,至于九岛弱了一点,都是二代,三代的传承者。

    “想要报仇,就试一试我手中的金匣。”

    金刀道人直接一挥手,半日高的金匣便是朝着一行十人压迫而去,顿时其中九人被金匣上的纹路镇压,朝着云头落去,分布在各个方位。

    唯有云霄还在苦苦抵抗。

    “难道师弟要逼迫我出金刀吗?”金刀道人冷声说道。

    “师弟不敢,不过师兄此去一人未免危险。”

    “不用你担忧,你且去吧,作为太湖仙道之首,你要起到看守诸位同道,不得在此封神之战之中出世,要是仙王朝一脉的仙道传承出现问题,那么你便是罪人。”

    金刀一言说道,毫不留情的将无数的重压放在云霄的身上。

    云霄面色悲苦,但是不敢违背金刀道人,朝着云头落下。

    一处飞遁,刚刚出了太湖,金刀道人便是看到了一个道人,与童子描述的闻克一般无二。

    “可是金刀道人?”

    背着一大金匣,气势充满着杀伐锐气,闻克也猜测的问道。

    “闻克天师,你为大夏还真的是不遗余力,欲要将我三山九岛的同道一网打尽吗?”

    “不敢。”

    “哼。”金刀道人十分的不满,继续道:“无论你何种目的,本尊答应了,便是与你一同会一会那楚王徐渭。”

    闻克大喜道:“夏帝一定不会亏待道长。”

    一路疾驰,便是拨开层层云雾,两道遁光降落到盈水关之上。

    盈水关乃是在水脉汇聚的节点制造,其内更是无数的渡口,乃是水系关键的一处。

    终年累月的水汽丰盈,导致关内云雾众多,千米之外看人都模糊,这些水汽就算是用法术驱散,但是也还会再次汇聚而来,久而久之,便是很少有人管。

    如今盈水关内的水汽已经到了十米之内都看不到人的踪迹,乃是盈水关阵法关闭,无数水汽积累所致。

    “此地不错,真适合本尊发挥。”金刀道人看了一番地势,便是开口道。

    金生水,水养金,凭借着无数的水汽,他的金刀的威能便是能跟上一层楼。

    “道长满意就好,实不相瞒,三日之内,楚王大军便是会朝着盈水关而来。”

    “此番本尊会在战场之上施展金刀之术,不会如同师兄一般,被龙气反噬,你等大夏国运便是承受此次反噬吧。”金刀道人直接挥手说道,他自信他的法术不受到战场之上的杀伐煞气影响,他也不想布瘟道人的后尘,所以提出在战场之上斩龙。

    这样龙气反噬的九成九都会被大夏国运抵消,其余一缕也造成不了伤害,龙气便是如此,在两军交战之中要是被杀,自然有着国运抵抗,要不然身怀龙气者不就成了无敌的存在了吗?也不会一个个陨落。

    大夏国运抵抗住龙气反噬之后,便是能吞噬龙气,威能更强,这才是争龙之战的真谛。

    “如今我盈水关大军有三百万,兵种无数,更有天师级别的高手三十二人,武道神通高手二十七人,道长可需要调动一番。”

    闻克毫不犹豫的将大权交到了金刀道人手中。

    “那好,这么多人和高手,本尊也能布置一番,不然面对那么多的士兵,那徐渭要是一味的躲藏,本尊还真的为难。”

    金刀道人直言不讳道。

    如今他也知晓,对面有着三大强军,威能不凡,但是他只想万军之中取敌首级,所以也毫无顾忌,只需徐渭一露面,十二金刀一出,封天锁地,仍他是龙是虫都逃脱不了。

    金刀道人的金刀之术,可是仙王朝第一杀伐的仙道法术,他祭炼十二金刀和金匣足足有了二千多年,威能无比强大。

    金刀道人入主盈水关,闻克也送了一口气,无论结果如何,他都尽力了,对夏帝也好交代,夏帝只是让他尽量的拖延时间。

    夏京之中,那周天星辰大阵也炼成大半了,只要三百六十星将全都归位,那周天星辰大阵的威力不可想象。

    这些暂且不提,楚军,嬴军,明军,三军行军三日光景也来到了盈水关,中间经历了中州的一大片的县城,全都没有动手。

    唯有水路,才能最快的攻破夏京。

    而徐渭站在大军之中,自他从天界出生,化为真的先天生灵之后,神眼之术再次蜕变,朝着那盈水关看去。

    水灵之汽充裕无比,更是呈现出万龙交汇的局面,乃是万条水龙龙脉汇聚之所,要是布下水系大阵,能蔓延附近千里,借助地利,力量无穷无尽,是一处难得的宝地。

    但是神眼之下,徐渭竟然看到一缕锋芒毕露的金气在水灵之气之中起伏,盈水关之中暗含这等强横的金气,绝对不简单。

    这倒是让徐渭感到十分的奇怪,前世身为通晓五行的山神,他能提炼出的金气也远远不如这么一道金气。

    难道又是一个类似于瘟道人这般的存在降临了,本来对盈水关志在必得的徐渭,此刻心中也开始多了几分的算计,金属锐气,最重杀伐,此金气至纯至清,已经暗合天道,而他麾下也有一只锐金煞神,不知谁的金道更强一些。

    对盈水关,徐渭也是充满着期待的看去。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