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盈水关

    “停下。”

    徐渭一挥手,面色的凝重,再前进便是到了盈水关的阵法范围之内。

    一令下,三军汇聚的千万大军全部停止不前,武明空和秦战骑着龙鳞马朝着徐渭而来,带起一片尘土。

    “你看出了什么?”

    两人同时问道,徐渭的面色告诉他们此关并不简单,应当是有大夏的高手重新布置了一番。

    “有金行锐利之气,乃主杀伐,内里一定有着不凡的高人,此番我等需要小心翼翼,水汽无常,汇聚万变,要是其中再夹杂杀伐金气,我们恐怕会死伤惨重。”

    徐渭直接将他看到的说出。

    其余三军之中,卧龙道人,种师道人,无量道人等全都来到此处,对徐渭所言都点了点头,他们都从看出不是简单的水系大阵,别有玄机,内含乾坤杀伐。

    “可有破解之法?”

    “用风吹?”

    “不行。”

    “此地乃是水脉汇聚之地,水灵之气近乎与无穷无尽,水气有根源,则仍多强的狂风都吹不散水气,况且水气不是最为重要,反而是其中蕴含的金气。”

    “区区盈水关,方圆不过三百里,一拥而上,我等千万大军布成军阵,一顿冲击之下,任由他什么阵法都奈何不得。”

    秦战直接充满杀气的说道。

    “我等先派人前去试探一番,看看其中阵法变化的玄妙。再行商议一番。”

    武明空道。

    她相信徐渭定然是看出不简单之处,不然不会如此郑重的面对。

    “我地煞军一部具有土遁之法,虽距离不长,但是足够保命一用,便是有我地煞军打头阵。”

    徐渭也思量了一番说道,五行之中,生克变化,土行克制这无穷无尽的水行,水行虽然奇妙,但是也无妨阻拦土遁,能保证地煞土部进入到阵法之中能安然往来。

    “可。”

    一番商议,徐渭都肯让手下前去试探,两人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

    远处,如坠入云雾之中的盈水关城池,这几日,闻克早就令人修改大阵,也在调动水灵之气,盈水关本身就有积蓄水灵之气为己用的能力,如今更上一层楼。

    这些萦绕不散的水汽可是都蕴含着水灵之力,一旦催动,能增强水系阵法上百倍的能力,而且有着水脉的补充,简直是无穷无尽。

    “金刀天师,那三军联盟已经到了城外不远处,我等是否要主动出击,让天师您在万军丛中取敌首级。”

    闻克问道。

    “无须如此,既然你都说他们一定会攻击此关,那么便是等着他们来,如今三军汇聚千万人,军队杀伐煞气毁灭,混乱灵机,要向直接斩首,太过于困难。”

    金刀道人的法眼也在不断的观察,可是千万人汇聚之后,他的法眼也力有所不及,看的不真切,轻轻的抚摸着金匣之上的花纹,那金匣在轻微的颤抖,其中的十二金刀欲要饮血,乃是感受到主人的杀气。

    这杀气被不断的压制住,越来越浓厚,金刀也被不断的洗礼,光芒越发的强盛,好在有着金匣给压制住,这才没有出世。

    寻常的法宝都能收到丹田之中,像是这种杀伐至宝,煞气过剩,也会伤及到主人的身躯,所以用一只蕴含着无尽生机的灵木作为匣子,再刻画灵纹用以孕养。

    这些暂且不提,那金刀道人在闻克的眼中气势越发的旺盛,只是看上不还是那么云淡风轻。

    他自身了解,他的法术单对单厉害,但是也会收到杀伐煞气的压制,在军队之中发挥的实力并不强大,而这些太湖仙道之人,似乎别有特殊之处,似乎受到的压制很少。

    面前的金刀道人可是元婴天师,一身灵体已经凝聚的和正常人一般无二,返璞归真,寻常天师都看不出来端倪之处。

    盈水关外是一条护城河,如今已经被加宽到百米之宽,其中水流奔腾不息,犹如一条白玉带环绕在盈水关之外。

    一队军队,接着方字形,有一名为叶南的小将带领。

    此小将也是从止水军之中一步步突破到武道神通境界,资质非凡,更是在地煞军之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李擒虎一死,叶南的地位更甚以往。

    如今满脸的认真,朝着盈水关而去。

    地煞军厚土部只有万人,也足够前去试探一番,好似一只巨大的乌龟不断的朝着前方开进,眨眼睛便是接近到了城池十里之内。

    周遭的水汽突然开始变得愈发的浓厚,叶南的眼中冒出精光,朝着外界看去,正是从盈水关蔓延而出。

    手挥长枪,道:“小心稳步前进,不得乱动。”

    “是。”

    厚土部一步一步的不断前进,脚步声整齐划一,对地面造成震动声,能看出行军的森严,这种行军步伐也是徐渭传下,用以严明纪律,用在军阵之中,反而能够让军阵更快的成形,士兵之间的信任也更上一层楼。

    “他们来了。”金刀道人看了一眼,便是重新的闭上眼,他的目标是徐渭,不是一个普通的武道神通高手,如此的距离之下,金刀一出,定然能取其首级,但是任何法术只要失去了神秘,便是会让人有了防备。

    闻克见此明白过来,对着身后一个天师吩咐了几句。

    只见那天师手恰着印诀,周遭的水汽越发的浓厚,其中开始幻化出一些兽类的形体,朝着地煞厚土部袭击而去。

    叶南谨记徐渭的吩咐,也守势为主,尽量的接近城墙,试探一番那护城河有没有什么玄机,其余要是事不可为,便是催动地遁术朝着外界遁去,以徐渭的眼光自然看出,此阵法没有影响到地脉的变化,以这些地煞军自带的遁术离开那阵法的范围是绰绰有余。

    “黑水军出动,试探一番。”

    闻克也对守军下达命令,黑水军被他带到盈水关,损伤极小。

    一个魁梧大将,举着一双锤子朝着城门外而去,身后跟着三千士兵。

    这个数目在这阵法之中最为灵活,更能虽是撤退。

    叶南陷入阵法之中,几乎看不到周遭的变化,好在厚土部阵型不变,一步步朝着前面而去,但是在阵法的迷惑之中,也偏离了原来的方向。

    四周不断有水灵化形的怪物袭击,也略有损伤,此刻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凶神恶煞之人,叶南心中警惕,立刻握紧了手中长枪,更加靠近背后的厚土部。

    此刻厚土部的各处都遭受到袭击,开始陷入到战乱之中。

    “小子,拿命来吧。”

    魁伟大将面露狰狞,朝着叶南冲来,在此阵法之中,他们都提前用灵水洗过眼,不受到阵法的遮蔽之力的影响,能发挥出十成的实力。

    外界,徐渭的眼睛的金光更甚,不断的打量着阵法,手中也在用六甲奇门不断的推算阵法的变化。

    此阵法在面对叶南等人催发的威力不足十分之一,更为关键的是有着一半左右的阵法纹路未曾激发,也就是这是一个联合大阵,其中的另外一半阵法似乎并不普通。

    徐渭的神眼不断的祭炼,已经是越发的恐怖,他能清楚的看到阵法之中发生的一切,对叶南等人的安慰也十分的放心。

    “也差不多了。”

    地煞军厚土部连成一片,虽然看不清楚周遭的变化,但是能维持自身不败,而那一只出现的黑水军的战力也有限。

    甚至于地煞军都没有凝聚煞气法相出现,一旦出现,对阵法也能造成冲击。

    “三军呈现出三叉破水之势,朝着此三处不断的前进,先不用汇聚在一起,在这三处攻击城墙,先破城阵法,用登城梯攻城,至于那河水便是有本王麾下无量道人收走,诸位意见如何?”

    徐渭简单的说明了战斗之法,秦战两人自然没有意见,纷纷的点头赞同。

    三军开拔,气势震天动地。

    呈现出三道锋锐的气势朝着那水汽大阵而去。

    顷刻间,那水汽大阵的威能增强了十倍,疯狂的朝着外界席卷而去,阵法之中的情形也在不断的变化。

    众多武道,天师高手一起披荆斩棘朝着预定的路线而去,区区水汽根本无法阻拦。

    护城河外

    无量道人催动无量钵朝着护城河丢去,顿时一道金光朝着他射来,猝不及防之下,无量道人只能用无量钵抵挡了一下。

    瞬间,无量钵受损,无量道人也看到那道金光的来源,竟然是从水底之中冒出,再看一眼,这哪里是护城河水,明明就是汞水,银光练成一片,在缓缓的流淌,之前全都被蒙蔽了双眼。

    顿时毫不犹豫飞身退口,对着徐渭口中道:“护城河被改造了,是一处陷阱,乃是金水流淌,更具有毒性,不可横渡,不可结冰。”

    世间总有一些奇异之物,虽是凡物,却有妙用,汞水便是其中之一,拥有金属的特征,偏是呈现出水流之状态。

    不可冻结,则冰水凝河渡河之法不可用。

    不可横渡,金水有毒,不可触摸,其中更是有着阵法埋藏,能射出金光,锋利无比,等闲武者都会被腰斩。

    徐渭大军开拔至此,想必其余两处看到护城河有异也会另外想着其余的办法。

    远处盈水关乃是呈现出死守之势,密密麻麻的城墙之上全都是人,如今更是大批的弓箭手,那箭头之上闪耀出锐利的金光,想必锋利无比。

    “本王倒是要看看其中的玄机,区区一条河就能阻拦住本王。”

    徐渭一马当先带着十几高手朝着那汞水护城河而去。

    如今近距离之下,所有的迷惑之力全都消失,徐渭是看的清清楚楚,一抬头,天空之中,十二道金光在空中划过一道金线朝着徐渭而来。

    目标坚定,出手果断。

    徐渭刚刚感受到一道金光,便是听到他的肉身之上传出金铁交加之身,顿时明白过来,十二道金光练成一片,这才是第一道,以徐渭的肉身强度都感受到不可力敌。

    想必施展这十二金刀之术的人便是幕后的黑手。

    徐渭身形不断的变化,而之前他的脖子之上也露出一道血痕,正是被第一道金刀斩下,其余的金刀虽然快,但是徐渭的身形化风,虽风与无形之中,总是与那金刀有着一线之隔开。

    金刀之威,无穷无尽,不断的追击,方寸一丈之内,具有无尽的杀机。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