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来此世开神道

    大夏二百一十一年,天降流星,位于西北,史称灾星临世。

    大夏祖庭振动三日放休,当今夏帝发出圣旨,字曰:“查”。

    一令下,西北动乱,然数月毫无结果,这才慢慢平息。

    三年后,青州,永安府境内。

    一处破旧庙宇,门前牌匾上依稀可辨认出有一个山字,微风吹来,山腰处的庙宇摇摇欲坠。

    牌匾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终于啪的一声落在地上,回声良久,无人应答。

    庙宇其内传来一阵悠悠的叹息声,亘古悠远,又及其飘渺,如此深山之中,太阳还未起,雾气正浓,平添几分惊悚。

    庙宇内木质的屋子到处漏风,横梁也被虫蛀的厉害。

    其正中央,一座山神雕刻的模糊人像依稀可以辨别,它便是此间山神,一双白褐色的石柱子为眼,怒目而视。

    若有道之人开天眼望去,便能见一道虚无缥缈的人影依附在其上,头上半寸白气,内含一点金光。

    徐渭落户白云山已有三年,作为天外来客,又是孤魂野鬼,一直小心翼翼的适应着此方天道,从不敢逾越半分,直到前日,前世的山神玉圭遗留终于消磨殆尽,化为一方圆印,上书八字,受命于天,神道昌盛。

    徐渭这才感觉一直压在心头的大恐怖消失不见,反而对这片天地有着几分的亲切。

    此方世界神道不存,徐渭的到来,可是对其大有裨益。

    quot;我来此世开神道。 quot;

    立下心中生这念头后,同时徐渭也隐隐约约的明确自身存在的意义。

    在前世所处世界,万法不存,科技之道昌盛,他也是无意之间得到一方玉圭,身死之后,被天地间无尽的赤道洪流压迫,好在玉圭发出一道白光,破碎虚空,来到此方世界。

    神物有灵,自然明白原世界只会让它慢慢磨灭,徐渭则是敢上了好运。

    从玉圭残余的信息徐渭的得知,它本身一普通山神的神印,昔日末法时代,神佛消失,原主人深受重伤陷入沉睡之中,错过了机会。

    往后沧海桑田,时移变迁,一种叫做*的事物,让山神的巴山化作平地,山神依靠山脉而生,还未等待苏醒之日,便此陨落。

    好在玉圭神印尚且坚韧,灵物自晦,归于平凡,又是无主之物,神通不显,直到遇到徐渭神死,机缘巧合之下认主。

    而神印好歹是昔日封神榜分化而出的一部分,承载了一部分神道规则,徐渭作为其主,也会一些基本神道法术。

    可惜是巧妇难以无米之炊,既然是神道,自然不能缺少香火,此刻的徐渭也比天地间的普通游魂好那么一些。

    quot;不能直接干涉现实,没有香火,不知道还能挺多久。 quot;徐渭哀叹道,这处破庙,平日少有人来,更加别提上香,就连门外的牌匾掉了,徐渭都无可奈何。

    玉圭化为圆印,徐渭也知道是一个宝物,可是也是无法动用。

    秋夏交接之际,天气变幻莫测,才是晌午,刚刚还艳阳高照,此刻突然狂风大作,风雨袭来。

    脚步声?

    这山中,除了猎户,徐渭也再无见过其余人类吗,之前更是浑浑噩噩,不知何时消亡,只是知晓此方人类倒是于前世一般无二。

    至于语言,神灵天生通晓万物的语言,倒是不用徐渭再去一一学习。

    圆印继承了山神玉圭的能力,也与此处地脉相连,让徐渭成为这白云山神。

    在此山中颇具一些视听神通。

    两个身背着猎弓,皆是虎背熊腰之辈,面目粗犷,一身青色劲衣,裤脚,手腕处都扎的十分严实。

    想来是严防山林之中的毒虫蛇蚁。

    其中一个年长的背后还挑着一只肥美的野兔。

    quot;安叔,我们快到庙里面去躲一躲雨,我看这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quot;

    quot;可惜一上午才猎到一只野兔,这场雨后,这些动物肯定更加警惕。 quot;那长者汉子摸了摸头上的雨水,混着头发而下,身上也黏糊糊的。

    两人很快变到了庙门口,门外的牌匾还在地上躺着。

    两人一进屋,就感到一股温暖,不似外界那般寒冷,虽有冷风袭来,却无伤大雅。

    quot;衣服都湿了,正好这牌匾木料不错,烤个火,这处破庙也就这个作用了。 quot;稍微年轻的汉子笑嘻嘻的回到门口,将破旧牌匾拎了进来。

    哐当当的一身巨响,那汉子又找来一些干枯的树枝叠加在一起。

    拿出火石,作势便打,年长壮汉却未阻止,四下打量着山神庙,此处他来了也有成白上千次,从未有有着一次感到不同。

    似乎变得干净了,就是干净,灰尘依旧在,可是少了点什么。

    少了蜘蛛结网,少了些蛇虫鼠蚁。

    徐渭毕竟是山神,自有神威,而这些细小的动物的感觉比人类更为灵敏,它们可不敢去打扰一个未知的恐怖存在。

    打量下,年长汉子眼睛于石像对视上,汉子突然感到被一阵金光刺目,随后又见石像依旧平平无奇,毫无动静。

    可是耳畔传来一声怒骂。

    quot;这石头,怎么总是打不着,真是奇了怪了。 quot;青年猎户摸了摸头,百思不得其解。

    火石依旧是干燥的,没有被雨水淋到,他们入山的时候都会多注意这些细节。

    中年壮汉一听一个激灵,好似是想到什么,隐隐约约有些敬畏的看着神像一眼。

    很多年前,他倒是听过这处庙宇很有灵,可惜庙主死后就荒废了。

    quot;小海,先住手。 quot;中年壮汉一发话,青年就停下了动作,颇有些不解, quot;你将牌匾先拿开。 quot;

    quot;这点柴火,哪里够烧。 quot;

    青年嘟囔着表示不满,但在壮汉的眼神威胁下,还是照做。

    此番,干柴一点就着。

    火光照射下,更是温暖许多,中年壮汉确实背后发凉,满头大汗。

    山中恶鬼食人的传说历历在目,此方透露的诡异也让他隐隐约约有些不安,正是这种敏锐的直觉,打猎几二十几年都没出过大事。

    徐渭正在一旁站立着,轻轻的点头表示赞许,他脚不着地,依旧是面容模糊,身形比之前更加黯淡几分。

    之前直接对着火石吹了几口气,又用目击之法透过神像震慑中年猎户的心灵,比想象的要好,还好有着几分收获。

    quot;安叔,你没事吧。 quot;青年名为张海,是张安的侄子,此刻也感到张安有些怪异,好奇的问道。

    quot;没事。 quot;

    张安咬牙吐露出两个字,火光照耀下,两人都面色呈现通红一片。

    也正是这火光提醒了他,此怪异的行事似乎颇有章法,至少并未阻止两人用干柴点火烘干衣服。

    看着破旧的牌匾,张安心中瞬间就有了一些主意。

    正所谓投桃报李,也好有个因果。

    “安叔你干什么?”张海不明所以的问道。

    他见张安将牌匾重新立了起来,又用随身的衣物,擦拭了一番,木匾立刻便显得有些古意盎然。

    上书,白云山神庙。

    本来是白云山,神庙之意,此刻让人一看便生起事白云山神的庙的意思。

    “我们毕竟也在此处庙宇歇了一番,作为回报,也该做出一些事情。”

    张安自顾自的解释着,也在给自己内心的安定理由。

    外面果然是暴风雨,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停歇了下来。

    而在张海的帮助下,张安找了几个铆钉将牌匾重新固在了山神庙前。

    看上去,神庙倒是多了几分气度,也不想之前给人感官的破败,依稀可以看出昔日的繁华。

    徐渭倒是挺满意的,目睹叔侄两人的作为,暗中也想着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浪费。

    神灵赐福,自古也是有这由头,至少,枯坐家中,神灵赐福的事情甚少有之。

    作为白云山神,徐渭对着白云山还是十分熟悉,也拥有本能的地听之术,能够察觉到白云山的一切。

    沟通地脉,徐渭心中便很快了然,目睹一处遗泽,倒是颇为适合这眼前两人。

    “时候不早了,我们赶紧去寻找一番有没有什么猎物,不然今天的收获可真的是太少了。”

    此番行为下来一直都平安无事,这让张海的心情也放松了几分,有听到张安这般话,也涌现出一丝兴奋。

    两人重新回到山神庙内,将摆放在角落的猎弓准备拿走。

    张安下定了主意,下一次他再也不会来此山神庙避雨了,委实过于怪异。

    要知道此番世界,可是有这神秘力量。

    一阵阴风突然从窗口吹过。

    在两人目瞪口呆之下,地面上的灰尘形成了,两行字。

    行东南,山涧下。

    白云山神留字。

    张海睁大了眼睛,十分害怕的说道:“白云山神是什么,是此处的山神吗?”

    张安的面色凝重,摇了摇头,轻轻喝止张海的话。

    “谢山神提点,若有收获,必有厚报。”

    话音刚落,张安拉着张海,两叔侄便对着石像拜了三拜。

    只见微风再起,地面上的字迹形成了一个字,善。随后,便渺无痕迹,又是让人认为一切都是错觉。

    两人越加敬畏不已。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