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九幽之井

    一道金色人影,携带着胜利者的无尽威视从庙门外飘散入庙。

    至此三只厉鬼无能半之脚步踏进来一步,阻拦于神庙前。

    庙中之人,张三从一开始的惶恐不安,到镇定自若,前后也不过半刻钟,仿佛是一场梦幻,便见到三只厉鬼一死二逃走。

    又见白云山神进入庙中,当下立马福至心灵,叩首跪拜,道曰:“多谢白云山神搭救之恩。”

    此番,徐渭并没有高傲的不在搭理,而是冷言道:“既是我信徒,在我庙中,自然得我庇佑,望你好生虔诚,记得你所应诺之事,否则恶果自食,悔之晚矣。”

    见着徐渭要回到神像之中,张三也知要想这神明显身是多么的不容易,立刻叫道:“山神大老爷,你高高在上,受人间香火供奉,倒是不知道我等信徒是多么的疾苦,能多辞谢钱财于我,比之张海之流,我更能全心供奉与你。”

    “即是我信徒自然得我庇佑,要知世间之福不可享尽,你已得本神祭品享用,得之大幸,万万不可贪婪,好生回去种田,日日供奉与我,自然保你福泰安康,死后具于我神域之中,得个长生逍遥。”

    张三先是不甘心,随后听下去,更是大骇,人生而有欲,而这长生之欲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自古多少英雄豪杰都看不穿,寻仙问道,机关算尽避免化为那黄土一捧。

    他倒是听说过,那大家族的人死后能够入祖庭之中,倒是没有听过还有类似的存在,家族都是由姓氏血脉关系相互依托,外人是万万无法进入那各个家族祖庭之中,而听白云山神所言,只要虔诚信仰,就能入神域。

    徐渭要是知道,张三将神域比作祖庭恐怕会笑出声,神明自然是有资格建立神域,神域是依靠着神力所建造,而非是香火之气能够比例。

    从村落之中祖灵所化所的香火界域,能够看出,其内甚是荒凉,不分昼夜,无土地可依托,只能避免被外界日光所伤,想来就算是大家族的祖庭也好不到那里去。

    而神域则截然不同,可分四时,昼夜分明,神明可单独的立下规则,信徒能在其中如同生前一般生活,无病无灾,寿命悠长,可种五谷灵物果腹,犹如再活一世。

    世间无真正长生,一切都是相对的,凡人的长生于神明的概念是不同的。

    “多谢尊神,我日后一定虔诚拜佛,日日香火不息。”张三又接着说道,见识过徐渭的神奇之处,自然更加信了几分。

    徐渭听他前半句还是十分欣慰,也不枉他细细点拨,但到后半句倒是头疼不已。

    “可惜小人囊中羞涩,无法承受那香火之前,倒是丢了尊神的面子。”张三悔恨不已,捶足顿胸,就差两行泪水潸然而下。

    “此人多半是没救了。”徐渭在心中暗道,人本性难移,果然不错。

    空中人影顿了顿,半晌才道:“你之所言也有道理,山中奇珍异宝无数,即是我信徒,也该有你一份,不过要见你确实虔诚。”

    张三大喜,连忙追问,也顾不上演戏。

    “如何见我虔诚?”

    徐渭环顾神庙一圈,足有三百多平米的大堂,依稀可见昔日繁华,“我只居所,位于天上,人间之地,委实简陋,香火寥寥。如若此地香火之气形成原因,来往之人络绎不绝,便能见你虔诚,自然有你机缘。”

    徐渭的话已经说得十分的明白,就是去宣扬神名,让周围的人都来祭拜,所说拐了一个弯,倒是殊途同归。

    刻意漏出一些他在意神庙的信息也是徐渭所故意为之,以待日后再说。

    张三再次追问:“尊神来自哪里,天上吗?”

    徐渭朗声大笑,有诗曰:“下九霄而受天命,居人间而哀苍生。九幽之下开冥土,众生自此有轮回。”

    张三还在回味,徐渭已经入了那神像之中,踪迹全无,黑夜之下,唯有那皎洁的月光透过缝隙射入其中,朦胧缥缈。

    此番得这信息也太过于庞大,张三也囫囵吞枣而下,不解甚多。

    不过却知道白云山神所提要求那是一个大难题,看来是白云山神不信他的虔诚,故意为难,亦或是其他,但无论如何,他都准备尝试一番。

    张海叔侄的头子已开,村中猎户都此都颇为上心,一番推波助澜,倒是不成问题,再不成还有那旁边的两个村落,不信他们不动心。

    徐渭说完那一句话,心志越加坚韧,他倒是学习了一番西方佛教那一套,我见苍生疾苦,不如入我佛门,四大皆空。不得不说这套还是很有用处,佛教传至东土之后,也能于道教相媲美,分治信仰。

    在徐渭看来,此方世界唯有他一个神,无论是用佛教的一套还是道教的一套都行,甚至于徐渭都想过用基督教的那一套传播信仰。

    好歹前世是华夏人,也不想弄得不伦不类,前世基督教的信徒之多,之广也是有可取之处,倒是让徐渭羡慕不已,此方世界要是有上亿的信徒,恐怕能直接成就那至高无上的天帝之位。

    徐渭的心神沉浸于园印之中,这一次整个身子都被吸入其中,其内自有乾坤,徐渭身体在其中犹如肉体一般,有着触感,又好似能够自有的呼吸,让徐渭开怀不已。

    而此番进入园印之中,也发现园印也莫名的发生着变化,似乎在于徐渭之前的话相互呼应着,隐隐约约可以听到,开冥土,立轮回,六个大字在其中呼应轮转。

    徐渭本来就知道此方园印适应天道规则而生,其内玄妙,数不胜数,视为立身之基本,他是半神之躯,又是园印的主人,所谓神者,口出天宪,天地呼应,自有不同。

    园印内的变化越来越大,其内天方,在不停的震动着,徐渭自身都有些站立不稳,只见脚下一处露出一道裂缝,缝隙其内漆黑无比,徐渭大骇,不知如何示好,惊慌失措。

    良久,震动停下,园印之内变化很大,比之之前大了不值一半,其上更是清灵,好似让人飘飘欲仙,而其下截然相反,倒是变得笨重无比。

    上下分明,之前是全然一体,不分上下左右。

    “变化就是这井口引起,应是福非祸。”

    上书:九幽

    徐渭翻了一个白眼,这倒是省事,就是他之前所说得九幽,此世并无地府之类的传说,更加没有冥土,不过天地分阴阳,地底倒全是阴气煞气,越往下积累的越是深厚无比,更是污人神魂,他倒是只是探查了那些游魂厉鬼所居的地界,一般不超过十寸。

    徐渭暗暗告诫自己,以后话可不能乱说,万一此世天道当真了呢,这也太小孩子气性,内心在腹诽着。

    井口下漆黑一片,看不出什么名堂,徐渭摸了摸井口的材质,冰冷彻体,但倍觉舒适。

    有些不明所以,这是对徐渭来说完全陌生的存在,前世也没听过神话之中有这东西,肯定是此方世界的土特产。

    在徐渭不知道的情况下,神庙外倒是闹翻了天。

    张三不敢夜晚回去,只是觉得神庙之中才是最安全的,毕竟还有两只厉鬼只是逃走,可未被白云山神消灭,便在此留宿。

    他见山神庙并无一处可安身之地,秋意正浓,最后选择躲在摆放供奉物品的案桌之下,他身高四尺八寸,也不算大汉,倒是能蜷缩的下。

    还未入睡,正当张三美滋滋的想着明日的美好日子,不仅仅能吹嘘一波,有即将得到山神口中的奇珍异宝。

    双眼刚刚闭合,便一阵天摇地晃,似乎是山神庙宇倒塌,连滚带爬的从案桌下而出。

    眼前的一幕,完全让这个土著不知道该如何眼说。

    神像发出霞光十丈,上指天际,夜色下尤为瞩目,周围显示出仙女散花,地涌金莲,天兵击鼓,仙音共鸣之气象,乃是天地齐贺,人居其中,自然有感。

    “这!!!”

    可怜张三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连扣首,天地间的景象浮现,犹如海市蜃楼,却是震撼人心,更加确信白云山神来自九霄之上,唯有天上,才有此等繁华。

    霞光毕竟十丈,白云山界内都清晰可见,惊走兽,吓鬼怪。自然也有人看到这一幕,尤其是张家村之中人,对白云山比往日多关注了几分。

    只有烛火的古代,夜晚的光可不普通,白云山地界之人可从未在夜晚见过如此奇异的景象,此番景象持续时间不长,也有半刻钟的时间,呼朋唤友,见得人也不在少数,都在暗暗称奇,唯有张家村之中人,隐隐约约察觉可能与那自号白云山神的存在有关。

    此夜张家村中又有一农户张三未归,一行人进出都声势不小,归来时也都言明张三未归。

    徐渭的言语对天地是有着大好处的,才会出现这么一幕变化,天地阴阳之气交杂,驳杂不堪,对于天地来说也都是负担,这已经不是天地初立的时候,而到了人道鼎盛的时期,人鬼混杂,对于天地来说也是一个*烦。

    天地因徐渭的话生出感应,才有这番变化,至于仙女散花等景象,也是对于众生对天地美好景象的向往。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