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祖灵之殇

    徐渭斗法之时,落入地底的九幽之气,并未消散。

    沿着地脉不停在白云山中游走,好在本质很高,暂时也不会被周围的阴煞地脉之气侵袭,有在徐渭体内沾染上了神力的气息,颇为神异。

    九幽之气对于鬼神之类的存在有着莫大的好处,当日被徐渭打退之后的两只厉鬼白日也深深埋藏地底之中,躲避白日。

    此番也察觉到九幽之气的诱惑,就算是在几十里开外都能感受的到。

    黑夜一到,两只厉鬼行动不受到束缚,纷纷在本能驱使之下追逐九幽之气。

    一只厉鬼抢先得到九幽之气,大声吼叫不已,方圆百米,震荡不休,浑身的各种杂念,魂体不纯被九幽之气洗涤一空,不在杂乱无章,不成人形。

    另外一只厉鬼敢来晚了一步,也落入先前那一只厉鬼的口中,顿时灵智大盛,鬼气森严,头上长出角,面容越发丑陋,手中自然幻化出一柄钢叉,三尖锋芒毕露。

    夜叉厉鬼能够察觉到白云山中央地脉之下有着大恐怖,隐隐约约是他的威胁,不敢靠近,朝着山下而去。

    徐渭盘坐梳理地脉,参悟符文,倒是没有察觉到白云山有此番异动。

    夜叉厉鬼下山,一路之上,草木枯萎,生机绝迹。

    山下三个几百人的村庄,相隔也就几里路,对夜叉厉鬼来说,人气充足,有着极大的诱惑,他的厉鬼之体初成,还有着无数的成长空间,急需无数生魂血肉来弥补自身。

    徐白羊在下山之后,就面容枯槁,一看就是受到重大打击,带着两个徒弟两个告辞的话都没说,就直接离去。

    三姓村长也都面面相觑,等到张海等人下山之后,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又随这众人前去看那神迹,都惊恐不已。

    要知道徐白羊等人可是他们引过来的,可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白云山神确实是神通广大,而他们则是得罪了那白云山神,那可是大事不妙。

    三村都在山脚,得罪白云山神,要是怪责下来,他们的地位不稳,甚至于会有性命之悠。

    夜晚都捶足顿胸,彻夜不眠,后悔如此莽撞,也是前去沟通祖灵,希望得到一些安慰,虽然是徒劳无功,但是也比什么事都不做来的要好。

    夜叉厉鬼第一站便来到周家村,此村人最为多,人气也鼎沸,对此夜叉厉鬼也是颇为满意,一到村口,便能感到充裕的香火之气形成的界域。

    虽然三村有白云山神庇佑,但是也保持也夜晚不出门,安排人守门的良好习惯。

    村中一般上半夜安排一人守门,下半夜轮换,今日白云山的神迹,周家守门的周二狗也是前去观看了一番,还在白玉石阶上面敲击了一番,要不是见浑然一体,坚硬异常,他都想敲击两块带回家中,恐怕也挺值钱。

    夜叉厉鬼出现在村口,本能之下幻化,周二狗的眼前就出现了他内心最为渴望之物,是一个妖娆妩媚的仕女,衣衫透明,浑圆半球,搔首弄姿,充满着无尽诱惑。

    “小哥,你把门打开,我们一起快活快活。”

    那女人语气缠满,撒娇唤道,将人心中的浴念全部勾起。

    周二狗全然不知,内心被欲望驱使,忘记了前辈们无数记载的血腥教训,也是安逸许久的缘故,赶忙从哨塔跳下,飞快的将拦住门口的栏珊给推开,赢了过去。

    一接近那女人就感到便体生寒,全然不在意。

    夜叉厉鬼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吞下肚子之中,也不知为何,肚子全然不见缩小,再轻轻一吐,就只是剩下一团白骨落于地面之上。

    人心中起了贪念,笼罩在周家村的香火之域裂开一个大口子,似乎在请人长驱而入。

    夜叉厉鬼感到对他的压制减少了几分,浑身鬼气弥漫冲了进去,发出一声怪吼。

    村中还有未深睡之人听到这声音,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孩半夜哭了,声音很大,全然不知道危机的靠近。

    夜叉厉鬼横冲直撞,招摇无比,在他看来到处都是食物,人之灵性最为充足吞噬之后有着莫大的好处。

    等到周家村祖灵发觉之后,已经有十几人命丧于夜叉之口,不可谓不快。

    周家祖灵早已经是第三代,生前也是一个读书人,对周家村贡献很大,一番运作,加上上一代的祖灵灵智都快被香火念头侵蚀,这才成为了祖灵。

    成为祖灵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不过庇佑子孙后代倒是本能。

    直接从香火灵域之中冲出,带着莫大的威能,浑身的香火之气粗壮入柱,胡乱的飞舞。

    夜叉厉鬼大喜,知道祖灵对他的好处更多,能弥补他的本质,持这尖叉便吼吼吼的冲了上去,顿时战做一团。

    这么大的动静,村中之人都跑了出来。

    夜叉的黑气扫到任何人都会浑身枯萎,生气尽消,也让他们惊恐不已。

    很多周家村人还是第一次见到祖灵的存在。

    “周德兴,赶紧派人去其余两村祖灵求救,这厉鬼太过于厉害,我快顶不住。”周氏祖灵大叫道,他生前是文人,本就是不会武功,全靠着浓厚的香火之气支撑着。

    周德兴闻言大惊,好在立刻吩咐人。

    徐渭居于地脉之中,梳理地脉,突然察觉山神印有所异动,细细看去才发现香火细线断十几根,他可是知道断了的含义,这代表着香火细线的主人死了,立刻大骇。

    此刻也顾不得梳理地脉,匆匆的朝着山下而去。

    等徐渭到了的时候,便见到这么一番景象。

    三村祖灵在周家村于一只夜叉厉鬼战作一团,都是近身肉搏,满天的黑气,香火之气到处的飞舞。

    三村之中也有不少人汇聚一堂,不停的跪拜,祈祷着。

    夜叉厉鬼吞噬十几个人之后,声势越发恐怖,以一敌三还站在上风,越打越加的兴奋。

    祖灵的力量消耗不少,只能靠着吸收香火之气弥补魂体的亏空,瞌睡死香火之气念头无比复杂,平时都要小心翼翼的吸收,此刻顾得上那么多的情况下,就是神智受到侵袭,变得越发的癫狂,就差一步就要疯魔。

    再见夜叉厉鬼兄猛,周氏祖灵最为凄惨,他是最先抵御夜叉厉鬼,也是吸收的香火之气最多,大叫一声,“两位,我先去了,还望到时候能帮我多照顾一番周家村。”

    李氏祖灵和张氏祖灵都是一阵兔死狐悲之意,只见周氏祖灵猛地吸收无尽香火之气,身躯越发的膨胀,越来越大,直到比夜叉厉鬼还大的地步,残留的灵智朝着夜叉厉鬼猛地冲去。

    周氏祖灵全然不顾及夜叉厉鬼的尖叉叉到他的魂体,一接近就抱住夜叉厉鬼,魂体爆炸,气浪翻滚,里面黑气不停的冒出。

    虚空之中,周氏祖灵的魂体也在一片片的消散。

    可惜的是夜叉厉鬼还未倒下,只是伤势恐怖,碗口大的鼻子顿时猛力的在空气之中吸着,一团团魂体被吸到他的身躯之中,伤势也迅速的恢复。

    李,张二人也是大惊,没想到夜叉厉鬼还有这么一手,又再一次准备冲上去。

    三个都打不过,更何况是两个,此刻已经不是节节败退,而是被险象迭生,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尖叉串成串子。

    李氏祖灵被打落在地,魂体溃散,一道寒光朝着他的头颅叉来,夜叉厉鬼的脸上兴奋嗜血无比,只要把这么两个小虫子解决了,那么周围这么多食物就任由他享用。

    徐渭见到周氏祖灵死去来不及阻止,本来是对立的存在,不过徐渭倒是更加想要收服他们,拥有灵智的魂体对他来说也是稀少的存在,而且还都是他信徒的祖先。

    神话之中哪一位神灵手下无数,出行都气派非常想,徐渭任何事情都要亲力亲为,委实太过于凄凉了点,没有神灵的排场。

    “住手。”徐渭化为金甲神人,手持长戟朝着夜叉厉鬼打去,围魏救赵。

    长戟有神力所化,威能恐怖,尤其是当初的香火之气幻化的可以比拟,徐渭也早已经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

    夜叉厉鬼记忆之中还记得当初三只厉鬼被驱散的一幕,还有一只厉鬼被打散消失在天地之间,内心残留恐怖,不敢上前。

    “白云山神!!!”

    三姓村民大惊叫道,欣喜不已,没想到关键时刻是白云山神到来,转而不停的拜祭白云山神,“白云山神,救救我等。”

    此间夜晚恐怖,游魂厉鬼不在少数,所以村民只好聚在一起,阳气充足也能震慑一些游魂厉鬼前来打秋分,另外一方面不停的拜祭下,无尽念头加持,产生香火之气也对祖灵大有裨益,增强其战力。

    徐渭顿时感到心神出的白云山神印不停的晃动,吸收着纯净的香火之气,信仰更加的纯粹,要知道这里可是足足有上千人。

    看着这些男女老少的虔诚,祈求的眼神,徐渭的心中一动,对神道的感悟更深,他也有庇护之责。

    “既是我信徒,自然得我庇佑,两位祖灵退后片刻。”

    徐渭朗声,声音响彻天地。

    李,张两氏祖灵面色复杂,退后之后,香火也就让了出去,无法庇佑的祖灵又何必存在。

    香火之争,就在半步之间,强大者得到香火,血脉之间的羁绊在生存下去的面前显得不再那么重要。

    “多谢白云山神。”李,张两氏祖灵退后,要是此刻徐渭用望气之术看去,便能看到祖灵头上的气运在不停的流逝。

    他们之前为祖灵,得一村拜祭,自然也能得到村民的气运汇聚,聚少成多,气运非凡也能镇压自身,才不会那么容易被香火念头侵蚀。

    徐渭此刻才感受到信仰尽收于自身,三村的香火之气都如同鲸吞一般被吸收到山神印之中,山神印也浮现于半空之中,村落之地收于掌控。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