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纷争起

    神罚,对于此方世界的人来说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名词,不过这并不影响有人猜出其中的意思,神之惩罚,不可不重。

    周,李,张三村中人在得到命令之后便自觉地与郑家堡的人保持关系,内里也在暗自观望着,各位其中,也是身不由己。

    郑家堡多为打铁之人,崇尚勇武,十里八乡也是素有威名,窃贼强盗莫不敢靠近,三家村长也是愁坏了头发,一旦要是真的起了冲突,那他们又该如何事处,只能寄希望于郑家堡之人顾忌些县城方面的力量,不敢乱来。

    就在徐渭施法之后的第二日,郑家堡地农户前去农田之处便发现唯一一条水源在干涸之中,残留的水在烈日的照耀下即将消耗殆尽,纷纷大骇不已,一部分回郑家堡报信,一部分胆子大的准备去溪水的前头探一探源头。

    行至十里,便来到周家村所在之地,也是昔日那条无名溪流分裂之处,一半流入郑家村境内,一半是有周,李,张三村共同,溪水一直源源不断,他们之间也没闹过什么矛盾,相处的也是颇为融洽。

    只见分裂的河流原来的河道还依稀可见,不过都已经备黄土给填没,再往远处观看,大约二三里之处,昔日的无名溪流重新的冲击处一条河道,直接朝着周家村的方向,于往常一般无二,只是这中间的一部分倒是缺少。

    如此天地伟力,众农户也不疑有他,只能暗道倒霉,秋天也正是农忙之时,要开辟一条长于十里的灌溉通道也要费一番功夫。

    昨夜白无常前去宣告神罚,只是祖灵郑虎和郑家堡堡主和几个宿老知晓,郑家堡之中地位最为崇高的当然是昔日郑虎的直接后代,也是掌控着打铁炼器之术,至于农户自然是处于最底层。

    周家村于郑家堡最为靠近,周德兴也是一大早就有了准备,自然发现了溪流改道之事,便能明白是白云山神的神罚显灵,心中更是平添了几分敬畏,此刻安排的人也回来汇报,一见面便着急问道:“郑家堡那边是和动静。”

    回话的也是一个常去田间劳作的农户,面容黝黑,不过倒也是机灵,“村长,我与那熟悉的几位郑家堡的农户攀谈了几分,他们还不知内情,正准备回去禀报,欲要讲本村的水流给迎过去。”

    周德兴冷笑了一声,郑家堡众人也太过于嚣张,几个农户就敢夸下海口,简直不把他周家村放在眼里,要知周家村可是落户于此地早于那郑家堡,要不是姓郑的有那么一门手艺,恐怕也远不如周家村,周德兴执掌周家村几十年来可没少受那郑家堡众人的鸟气,且不说白云山神的神通广大,还有他周家村地位可不低,县里面也可是有人,欲要与其斗一斗法。

    无论哪朝哪代,农户地里面的东西就是属于那农户的,更何况是一个村子。

    那边郑家堡的农户也报信完毕,也提出了一个很好的建议,秋天已经过了十几天,距离那秋收的日子也迫在眉睫,还需几番灌溉,庄家才会长得更好,农户也想有个好收成。

    郑家堡打铁的行当虽然不错,但是最为重要的根基还是农户。

    郑家堡一张虎皮红木椅上,一个面容樊须,臂能跑马的中年人正在皱着眉头,其下到时几个白首老人,都是被叫来议事,他们也没想到白云山神的报复来的这么快。

    根据农户所说,要是缺少水源,今年秋收的收成得少个三成左右,郑家堡大约有五百亩地,此番一算计损失的可不在少数,足以动摇一番根据。

    郑堡主名为郑霸,也是一个厉害的主,面容粗狂,到时心细如尘,他听农户描述便知晓白云山神是个有能力的存在,一夜之间就能改变地形,他不怕普通人,就怕这些神鬼异事,唯一值得庆幸的事周家村中人倒是弱小。

    “诸位宿老,要是没有意义就去吩咐郑家堡的儿郎们,多准备铁锹之类的事物,将手头的工作都放下,我要三日内水源恢复如初。”

    郑霸一开口便斩钉截铁的吩咐道,须发也在乱颤。

    “堡主所言极是,就怕那周家村不会善罢甘休,比较他们三个村子可是舍弃了祖灵,信奉那白云山神,如今与我郑氏祖灵对立。”

    一个白首老者摸了摸胡须叹息道,他到时不愿意多来纷争,这纷争一起就不是那么容易停歇,平安无事的数百年到时很难再继续。

    “那就让儿郎们多带一点刀刃,需知那三村的猎人的刀剑可都是我们郑家出品。”郑霸语气充满了冷意,没有祖灵庇佑,他们郑家堡比如不复存在,祖灵也是他的祖先,说的话他更是要遵从。

    “堡主我愿意先前去商讨一番。”老者再言却别粗暴打断,“不必”,两字锋芒毕露,郑霸心中也明白,商讨是没用的,只有拳头才是硬道理。

    一番动静,郑家堡众人就像是过节一般,热闹非凡,听闻要去挖沟渠,也皆是兴奋不已。

    周家村边界还有农户在田间劳作,便看到老远出一道人流长龙,寒光闪闪一片而来,惊吓之余便急忙汇报。

    周德兴才有准备将李旺才,张福满就汇聚在一起,两人也都带来不少孔武有力的好手,此刻存在猎人的地位才显示出来,都是战斗力惊人之辈。

    “我等供奉白云山神,自然要尽心尽力,今日一战,白云山神在上,观望着我等,必然不能弱了半分气势,我倒要看看那郑家堡人是何等狂妄。”周德兴无论年纪,威望都是三人之首,在此发号施令,激昂人心,虽然张家村得到徐渭的照顾最多,但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

    “好。”

    一处小小的田野,站的满满都是人。

    双方毫不示弱,怒目而视,相互对立,在未等到领头人发话,都不会轻举妄动。

    人群中央分开两道缝隙,郑霸从一边走出,身扛着一把流星大锤,周德兴一副文士的打扮,颇有儒雅之分,毫不示弱。

    “周老头,怎么了,你敢拦我。”郑霸单手将流星锤砸到地面,瞬间平地便了一个浅坑,威胁之意瞬间表露而出。

    周德兴也是被惊讶一番,白胡子都气的飞舞者,怒喝道:“有辱斯文。”

    见着郑霸露出不屑的表情,缓了缓便道:“不知郑堡主来此有何贵干,带着这么一大群人,莫不是要枉顾大夏法律,滋事生非。”

    郑霸皮笑肉不笑的吐露道:“那我就直说了,今日你不让开让我们挖出一道溪流来,那么后果自负,要知这溪流本就是我们两方共用,说道县城也有礼,不然县城还能让我郑家堡一千余人活活饿死不成。”

    他之所言虽有夸大的嫌疑,不过也正是如此,县城要是不明就里,也是很难判断这溪流的归属。

    “溪流改道乃是天意,人力不可为,你等郑家堡之人不好生谢罪,还敢胡作非为。”

    周德兴再言,不让半步,他一把年纪,今日倒是豁了出去。

    “如此,那就不要怪我心狠了。”郑霸挥了挥手,朝着手上唾了一口唾液,将流星锤举起,作势欲用力挥舞。

    周德兴被后面的青年一把拽住,身子朝着后面闪现而去。

    一群人吼吼着,便冲到了一起,双方都来了二三百人,几乎是全部的壮年,青年,这么一大团人涌在一起,场面好不热闹。

    但好在双方都有着分寸,都不朝着要害打去,都是穷苦的普通人,手底下都没有人命,内心也害怕,而要是出了人命,那官府肯定会来追究,到时候哪方都不得好处。

    一片凌乱,头破血流者不在少数。

    徐渭正浮现于虚空之中,冷眼看着众人纷斗不休,凡人生死对于徐渭来说早已经看淡了很多,在他看来死只是另外一种形态生存的开始,不会那么感伤。

    作为他的信徒,死后肯定是比活着来的精彩。

    周德兴今日所作所为徐渭倒是挺满意,他昔日前去县城请人来对付徐渭的事情早在他诚信信仰徐渭,但内心依旧惴惴不安,那一丝心思便随着香火念力被徐渭所感知到,只不过周德兴毕竟是周家村长,颇为素望,他初得信仰倒是不能卸磨宰驴,平添变故,不过今日之维护倒是让他所作所为在徐渭的心中功过相抵。

    定眼看去,便看到徐渭的眼神之中带着丝丝的神光,正朝着两方人马的头顶看去,在徐渭的视角之中,本是两团白里透青的气运都不断的冒着黑气,正是杀伐煞气,煞气越积越多,徐渭已经看到地上受伤的人也越多,有的人都已经打红了眼,不管不顾,手下的力气也越发之打。

    更为关键的是,徐渭还看到是他的信徒处于下风,光是郑霸一人便以一当十,靠着十个壮年猎人牵制着,三村其余的猎户杯水车薪,郑家堡至少上百打铁的孔武有力的汉子。

    徐渭没有现身阻止,不过倒是心念驱使青虎罗罗下山而来。

    每日被徐渭用神力洗练身躯,凡兽的身躯倒是真的朝着灵兽蜕变,所谓风从虎,云从龙,此刻罗罗奔腾之际,四只脚下出现一团旋风,速度非凡。

    罗罗还未至山下,就猛地一声巨吼,顿时不远处的山林震动,落叶纷纷。

    靠近山边的人对于山中猛兽本能的敬畏,尤其是虎,山林之王不是说笑的。

    徐渭观其煞气在罗罗巨吼之后,便开始消散,虎吼也是具有震慑人心的力量,不会让人被煞气迷失心智,佛门亦有狮吼功,专门用来醍醐灌顶,醒悟恶人。

    “老虎来了。”

    “是山中恶虎。”

    “会吃人的。”

    三村中人倒是安定许多,不似郑家堡那群人慌张。

    “神虎来了,肯定是奉白云山神之命来助我们。”

    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