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尽入瓮中

    青虎罗罗一跃到人群中间,青色的毛发属为罕见,一看就让人感到奇异无比。

    罗罗伸了一个懒腰,扭过身躯,不屑的朝着郑家堡的众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就差打个哈欠,一张虎脸露出这般表情,尤为搞笑。

    罗罗心中也是不喜,他在神庙之中睡的正安稳,突然被徐渭唤出,主人倒是飘在半空中不理会世事,而他倒是要做一个乖乖虎,老老实实的办事,需知虎大爷本身也是也有起床气的。

    “这就是你们仪仗的一只老虎,不就茂发颜色怪异点,倒是可以给我的石座多一个收藏物。”郑霸外送内紧,一双眼睛狭长透出危险的光芒。

    罗罗这倒是不乐意,自从成为白云山神账下神虎之后,白云山的动物他就是最为强大,平常的人类见到他也是乖乖的称呼一声神虎大人,凭什么这个家伙敢嘲讽本虎,本虎也是也是有怒气的,顿时低吼几声,声音压抑无比,没有之前虎啸山林的洪亮,倒是更加危险。

    罗罗也从郑霸的身上察觉到一些威胁,身上的血气极为旺盛,也是一个修行之人,俗话说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虎类也是如此。

    两方的人们都让开来一片宽敞的空间,虎威犹在,除了郑霸隐隐约约有些武道修为在身,能够避免,其余人等能勉强战直身子,也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

    被罗罗的虎威给压迫着,绝对不好受,罗罗就是一个优秀的捕食者,随时可能发出致命的一击,好在郑霸面容毛发旺盛,倒是不容易看出他的表情的变化,先吼叫了一声,“畜生,看打。”

    一击流星锤朝着罗罗的虎头砸去,要是被砸个正着必然是一个*迸裂的下场。

    罗罗临危不惧,他也不是昔日普通的老虎,而是灵兽,一个高高的跃起,半空之中,虎掌伸出锋利的虎爪,寒光十寸,落于流星锤锤头的上头,虎爪整个都刺了进去,钢铁打造的流星锤锤头就像是豆腐一般。

    郑霸察觉到流星锤被一股庞然大力给死死的压到地面,只见那猛虎再次一跃其,充满寒光的虎爪冲着他的胸口抓来,大骇之下,连忙松开手中的流星锤柄部,落得一个滚地葫芦。

    他从未见过如此凶猛的老虎,身躯长约二三米,却犹如猿猴一般灵活。

    罗罗乘胜追击,一张虎口含笑意,郑霸一落地,手中有没有兵刃,不敢于之争锋,反而一个泥滚接着一个,浑身的丝质衣裳变得一片狼藉,头上的束发用的木簪也不知何时掉落在地,披头散发,犹如厉鬼。

    打斗仍在继续,郑霸不停的喘着粗气叫喊着,一些郑家堡人也有所异动,郑霸的地位很高,要是出事了,他们也会受到惩罚。

    周德兴见状也是不想神虎在他的面前受到伤害,也呼喊着人,手持各种简陋铁器当做兵刃,欲要再次一站。

    徐渭望气,两团气运上面的黑气也是越发积累严重,出了煞气,更多了一丝奇异的血气,看来要是有人陨落,就连青虎罗罗的头上的气运也融入其中,而罗罗自身浑然不知。

    此番有着罗罗的加入,三村气运显化倒是首次压过对面,不过除非徐渭现身,必然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场面,这可不是徐渭想要看到的。

    入梦之术。

    徐渭眼中发出奇异的光芒,正在吩咐着人的周德兴三人顿时身子停滞了半秒钟,清醒之后,脸上倒是都有些怪异,不过倒是吩咐着三村之人朝着后面退后,不去管那神虎。

    三村之人都议论纷纷,不知为何村子突然改变了主意,还是照着去做。

    罗罗也是如此,见着郑霸再一次滚开之后,就没有再追击,不屑的看着郑家堡众人的迫近,低吼一声,见着郑家堡众人都被他吓退了三步,这才满意的扭过虎头。

    甚至于徐渭还看到罗罗扭动了几下虎屁股,得意忘形,苦笑不已,这个罗罗,赶忙催促其回到神庙之中。

    郑霸如坠梦中,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三村中人都紧接退去,本来还未有一场恶战,正觉对方那猛虎神异,还想再暗中算计。

    周德兴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大声喊话,道:“既然郑堡主对溪水志在必得,白云山神怜悯你等,只要你等上去拿白云山神庙之中,真心实意的上一炷香便可自行挖沟渠,取用那山上流下之水。”

    见对方推了,郑霸本能觉得是对方怕了,肯答应才怪,更何况他今日受到这么大的奇耻大辱,冷哼一声,道:“休想,要想做过一场,那就放马过来。”

    周德兴笑而不语,对方的反应好似是在他的意料之中,挥了挥手,果然没有让人阻拦,三村中人都散开而去。

    留下的几个都是自家农田在这附近的,也低头在侍弄农作物,一番打斗,周边的不少庄稼也被糟蹋的厉害,好在村长说了会拿出一部分钱贴补,此刻是能挽回一点便是多了那么一点。

    除了部分土地的狼藉,此刻此处农户在田里耕作,田野一片金黄,倒是一副秋收场面。

    郑霸面色变幻,他不可能专门打这几个农户,那他的面子还要不要了,见着郑家堡的儿郎都举足不前,目光期盼的看着他,吐露出一个字,道:“挖。”

    溪水分流之处就在不远处,一群人热火朝天的忙活着,除了周家村的农户偶尔多看几眼,倒是一片祥和。

    徐渭还未离去,看着这一幕,郑霸全然不将他的话当做一回事,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此番所为也是不想信徒多受到伤害,神打之术他还在研究之中,暂时头绪不多。

    要知道对付凡人,对于神灵来说永远是那么简单,徐渭今日威也立了,郑家堡之人知道神虎庇佑三村,必然不敢多生刀兵。

    阳光下,溪水波光粼粼,呈现一片青绿透底。

    沟渠于溪水之间只留下一米宽的泥土阻拦,只等后面的挖成,便可将这层泥土推到,倒是流水便可流入郑家堡,于之前一般无二。

    只是此刻溪水的青绿色似乎是浓郁了些,不像是正常的水的颜色,枯荣竹坐落于山崖之中,徐渭也是常去参悟草木枯荣之意,他又是白云山神对于生长在白云山的灵物感悟更是容易。

    枯荣竹,取枯,荣两意,枯者,草木枯萎,生机尽去,荣者,草木茂盛,生机勃勃,徐渭就是想要那农作物生机勃勃,秋收,粟米结穗,果实累累,方能丰收,若如春夏长绿,累累果实也会被消耗殆尽。

    一连三日,白云山地界一片平静,徐渭白日于地脉之中梳理地脉,黑夜回到神域之中参悟神道,倒是安稳自在。

    融入了木荣之意,尽是勃勃生机,充满生机的溪水也终于被灌溉到郑家堡的农田之中,郑家堡众人一片欢呼,好似是打了一场大胜仗,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白云山一众鬼神倒是知道徐渭不会那么就算了,倒是不明白徐渭的用意何在,他们白日都要待在阴地之中,无法外出,也是后来得知当日发生之事。

    只见徐渭仁慈无比,不忍信徒受到半点伤害,内里的究竟,只觉得高深莫测,不可揣度。

    那日王宏化受到惩罚,也在暗中憋着一口劲,就连修行都荒废了几分,白云山附近的不少祖灵的香火灵域之中倒是引来了一位客人,颇得祖灵看重,人脉关系倒是经营的不错。

    但是想要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收服祖灵归于徐渭的麾下,倒是痴人说梦,徐渭的名声倒是在周围祖灵之中不停的传播,都知道白云山有一个十分厉害的神灵,自号称白云山神,有着莫大的威能,手下也有着行走司四方的鬼物。

    至于王宏化所描述的灵食更是令这些祖灵都垂涎不已,身为祖灵,看似风光,也是一种束缚,不得自在,他们虽然不相信王宏化所描述的一些事情,内心却在不停的浮动着,只等一个时机。

    神域之中

    徐渭将刘堒叫至一处,私下问话。

    “我越传授村民一些武道手段,防止强人所伤,你认为如何。”

    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徐渭对于武道倒是所知不多,不过刘堒身前可是大夏伍长,武道修为肯定不弱,教授这群村民是绰绰有余。

    刘堒也陷入思索之中,毕恭毕敬的说道:“武道修行,在于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贵在坚持,还要资源充足,血肉不可少,武道修行的一些法门我倒是可以传授,不过还要看村民自身的资质和毅力。”

    此方世界的知识传播十分的固话,刘堒也是得益于出身在一个小家族之中,倒是前期不缺少武道的资源,自身也有气运和毅力,不过到最后时运差了一些。

    徐渭点了点头,道:“今夜我会施展呼魂之术,将三村的村长叫来神域一聚,倒是你可以展示手段与他们一观看。”

    “属下明白。”

    刘璋退下,徐渭也在暗自思索着,人间倒是缺少可用之人,不然何必如此麻烦,三村之中从孩童到老年人,徐渭都看过,白云山只是灵气稀薄的小山,三村底蕴也不足,倒是没有人杰出现。

    但俗话说,人定胜天,自身的努力也是十分的重要,有些人伴随大气运而生,最后落得一个落寞的下场,有的人生来平凡,却一步步逆天改运,成为人中之龙。

    三村虽普通,但徐渭可不普通,就看三村青少年能不能借此机会逆天改命,不在浑噩于山野之间,终日与黄土山石为伴。

    培训青少年,徐渭也知道年轻人是潜力无限,年纪越大,将来也会被固定住,就算给老人机会,也会害怕不敢尝试。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