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终得七人

    徐渭本是神灵,天地间最为尊贵的存在,他所设立的试炼,又有着大机缘在后,通过试炼自然得到气运加身,当然打铁还需自身硬,少年本身气运纯白,在普通灰白气运之中也是佼佼者。

    一鬼再次施为,他的幻术顿时勾引起少年内心最为思念的亲人的声音,在身后呼唤着。

    少年暗喜回头,见着他那脸上满是皱纹的母亲,正在后面叫他,不明所以唤了一句母亲,顿时他头上的气运暂时被蒙蔽了一般,黯淡无光。

    “我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还不速速随我回家,你的父亲上山跌断了腿,正想见你。”那鬼暗喜不已,见着少年的身子都像着自己倾斜。

    少年一脸懵逼,口中哀伤唤道:“父亲前几年就已经去世,母亲你思念过深,我当前去山神处学会武艺,一定会好好孝顺您,您且下山等着儿子的好消息。”

    话音说完,便急匆匆的朝着山上而去。

    那鬼也是呆愣住,却是没有想到这少年没有识破幻术,也没有回头半分,反而自圆其说,更快的朝着山上跑去。

    三次机会已经过了,众鬼不敢拦,少年登这三个九十九道玉阶是轻松无比。

    徐渭也是笑了,见着少年似乎有着天意垂青,运气不小,恐怕那鬼也没想到少年的父亲早已经去世,不过细细观察便能看到,少年的衣服上的补丁甚多,一双布鞋鞋底也磨的不成样子,相比较于其余人,衣裳更是差了几分,父亲去世的早,家中条件不好也属于正常。

    抢先的三鬼可都是属于众鬼卒之中的佼佼者。

    三村其余之人也纷纷冲上第二道玉阶,便察觉到没有了恐怖的重力,还没来得及欢喜,便引来了众鬼的考验。

    他们都是看不清其余人的动作,也是看不见其余人的考验,几乎都是分开施为,不会受到影响。

    而那少年也朝着最后的考验而去。

    最后的考验也是徐渭亲自施为,名为黄粱一梦。

    徐渭最早得到的便是那自认为的三大神术,浸于其良久,入梦之术也未被他舍弃,反而徐渭也经常参悟研究,他可是知道前世神话之中可是有一个梦中证道的存在,可不会小瞧梦的力量。

    少年刚刚踏入最后一道台阶,便见一晶莹食指朝着他的眉心轻轻一点,他便陷入沉睡之中。

    其梦中景象犹如走马观花一般显现在徐渭的面前。

    少年转眼已是中年,家庭美满,子孙成群,也成了永安府一守军将领,武艺非凡。

    一日听闻那昔日少年学艺的地方,白云山神被大夏王朝讨伐,称为邪庙淫祀,要被伐山破庙,大骇非常,家人劝阻其不要去,天下出自白云山的人比比皆是,只要不去就不会有人追责。

    中年汉子一如当初入山试炼一般,一往无前,断然拒绝了此刻拥有的娇妻美妾,荣华富贵,权势地位,连夜策马三千里,赶来这白云一小山。

    目视着兵甲连天,浩瀚大军如同汪洋一般不可揣度,毅然决然的手持长戟冲向前去,螳臂当车,行那蝼蚁憾树之事。

    刀剑加身而不改初衷,身躯残缺依旧朝山拜行。

    少年惊醒,梦中之事全然不记,只记得那最后那悲怆之意,天地望去尽是敌,挥舞长戟皆无力。

    呆呆的望着自己的双手,虽然粗糙,倒是毫无长年习武的老茧。

    再看去,已经是处于山神庙前的平台之上,其下正是那九百九十道玉阶,不知何时走过最后的一段路。

    神虎盘卧在侧,看了他一眼,打了一个打盹,眯着一双虎眼,流出细长的缝隙。

    经过第一道考验,恐怖重力之后,二百余人只剩下不满一百之数,足足刷去了一半。再经过众鬼诱惑,这不足百之数,只剩下二十三人,其余皆是时也,运也,不可强求。

    须知黄粱一梦,徐渭虽然只得其表里,暗中施加一点影响,就是那被伐善破庙之事,但是也要消耗整整一滴的神力去演化一场梦境。

    真正的黄粱一梦还能让人在其中历练,磨练心志,增长见识,徐渭的远不如已,梦中之事都不能记住。

    二十三人也是二十三滴神力,两天的香火之气的凝练在此消耗一空,也拖延了他成就神体的进度。

    徐渭倒是希望多留下一点人,毕竟最为珍贵的神力都付出了,他的要求其实也不好,一个人无论能力如何,品行最为重要,要是最后养出白眼狼来,那他还不如不培养这些人。

    少年所作所为徐渭甚是满意,虽然觉得有点傻,不过徐渭倒是很是欢喜,其余二十二人的梦境也都一一浮现于徐渭的面前。

    功成名就之后,全然不顾者先是排除,倒戈相向者更是被徐渭冷笑一声拉入黑名单之中,顿时经过两道试炼之后的青色气运消散一空,就连原本的气运都受到影响,以后能普普通通过一生那便是幸事,毕竟还是徐渭的信徒,他也没有选择做绝,更何况梦中选择只能作为一个重要的依据参考。

    其余还有六人,虽然无一人有少年之惨烈志气,不过也是各个使出神通,为白云山尽心尽力,奋战到最后,没有选择明哲保身,流血身亡。

    徐渭看着面前的七人,之前他看过气运都是灰白之色,最好的也就是纯白,现在已经开始转化为青白两色,青色越多,毫无灰色气运。

    气象显化,命格也是开始转变。

    七人看着对方,都明白日后就要在一起学艺,都纷纷眼神之中充满着善意,经过黄粱一梦,都尽实沉稳许多,没有选择轻举妄动。

    七人之中,青少年四人,皆为十五六岁,两男两女,青年两人,一人便是那猎户张海,也是徐渭的熟人,气运也有些变化,如今承运,也实属侥幸,至于张安心思复杂落后于第二道试炼,张三性格惫懒,直接在第一道试炼就没有过去,他的气运倒是还有着一点青色,一直得到徐渭赠予之后,秘而不宣,那一点青色气运也不会消失,不过心志太差,于徐渭无缘。最后一人,倒是让徐渭有些怪异,全然此人年纪不小,五十有余,须发皆白,理应半截身子入土,倒是能来此,还经过种种考验,委实大不容易。

    原本平台上的神虎罗罗不知为何消失不见,七人也都没有发觉。

    罗罗从神庙之中出来,背上托着一年纪约二十出头的青年,青年面容白皙,俊朗非凡,头顶隐约透出青光,一身白色衣裳,袖口衣诀随风飘舞。

    口出清冽之声,犹如清泉击石般清澈透底。

    “随我来吧。”

    神虎缓步而行,七人应答之后,跟随其后。

    后山林深,而众人所到之处,林兽尽无,草木分道,神异非常,一路上,片多枝叶不沾那虎背上青年身子。

    七人暗中揣测,不知那俊朗青年是何人,此山神庙中可从未听说过有活人,却是不敢相问,生怕唐突神人,落得责备。

    行之悬崖处,云雾皆缭绕,不可见对面。

    神虎一跃而过,狂风卷散云雾,露出清晰空间,只见那青年信手一点,七人脚下泥土不停的涌动,化作一石桥,宽容一人过,朝着对面而去。

    石桥虽单薄,七人皆是毫无畏惧,一一紧随而过,青年也暗自点了点头,对此还是颇为满意。

    不需片刻,便来到一处竹林旺盛之处,俨然是一片竹海,充斥着这片天地。秋分已过,山林之中绿意越发稀少,而在此处,却能见生机盎然,实属奇异。

    “你们可砍伐这竹林面向北方外围三层竹木,用以搭建住所,入夜之后,自然会有人来踏月而来教授你们武艺,至于食物,前十日会有罗罗送上,以后就要看你们自己,三月之内,不得下山。”

    七人没有想到还有此番要求,顿时有些愣住,山中不比村中,缺乏之物甚多,生存极为不易。

    “你们是有什么要求吗?”青年再次笑问道。

    七人尽皆道:“不敢。”半拜于空中做虚礼,那最为年纪大的老人朗声问道:“神人带我等来此仙境胜处,还未敢问神人名讳,我等尽是感谢不已。”

    青年面带笑意,哈哈道:“日夜拜神,此刻倒是不识,也是有趣。”自然这青年就是徐渭,神体已经凝练二成,自然生出神异,能在山中化为凡人肉体般行事,一切动作能于凡人无异状,手能提物,肩能扛物。

    唯有那头顶清光一片,看着不似人间之人,不沾染人间烟火气息。

    七人立刻拜倒在地,磕头不停,口中唤道:“尊神当面不识,我等罪过,还望尊神惩罚。”

    却是毫无动静,抬头才见那神虎罗罗眼神戏谑,低头看着他们。

    本虎可是十分的不开心,你们可要惨了,主人为什么要之后的十日由本虎负责这七个人的食物,本虎可是乖乖虎,要去神庙之中打盹的,防止坏人窥伺神庙。

    “神虎大人,我们手无寸刃,不知该如何砍竹子。”

    少年为难道,他也是经常山上砍柴补贴家用,此竹青异非常,条理隐没,一看就坚韧无比,众人还未修习武道,倒是不能靠着拳头一下下砸。

    神虎大人,四个字倒是叫到罗罗的心坎之中,虎眼一亮,暗道你小子识趣,又看着七人殷勤询问的眼神,顿时大有表现一番之意。

    伸出利爪,刷,刷,刷在竹林外层奔跑,顿时外层的青竹便少了一大片,也足够盖两三间竹屋。

    罗罗也是虎喘吁吁,青竹的坚韧也超过他的想象,好在这还是竹林最外层,还有那南方的竹子,就算是最外层,罗罗也不敢靠近。

    竹林为一灵根枯荣竹所化,一面为荣,一面为枯,徐渭选的北方,正是属于荣竹,盖成竹屋,具住于其中,对于几人也是大有好处。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