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山神真身

    还未等众人商谈完毕,半空之中巨花再次发生变化。

    三十六片红色的花瓣一一展开,露出里面的花心,犹如莲台一般,上面盘坐一人,身前多了一颗青绿色的光点。

    光点不停的变大,花瓣也纷纷的脱落在地,落入地面变消失不见。

    “老四,怎么回事。”

    黄袍男子大喝道。

    红袍男子神色慌张,面如枯槁,“我也不知道,我不能控制花朵了,怎么回事。”他都快吓哭过了。

    随着青绿色的光点变大,原来是一颗果实,呈现粉红鲜嫩的桃子,而那巨花也再无半点残余,桃子如同实物,被徐渭拿在手中,他也是颇为好奇。

    “老四,你!!!”

    三人都惊恐不已的扛着红袍男子,只见红袍男子一身红袍褪去,变成普通白色,面容如同苍老了几十岁,脸上全是褶皱,刚刚还不自知,突然伸出手,一看,声音嘶哑叫了一声,跌落在地。

    “异术,修为,生机被夺,全在那颗桃子之中,原来我的异术最终形态竟然不是繁花,而是花落结果。”红袍男子这么一颗突然有所领悟,“三位哥哥,一定要将那桃子夺回来。”满是急切的心情,生怕徐渭一口吃下。

    三人也都纷纷面面相觑,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竟然是异术被反噬,不知是何等造化,竟然全身修为全都化作一颗果实,听他话的语气,只要吃下,任何一个人就能拥有他之前的能力,还能得到大量的生机灌输自身,绝对是一件宝物。

    徐渭也隐约能察觉到其中的造化不可数计,凭他现在的能力,眼界倒是不太清楚,不过确实明白此般变化倒是与三十六天罡神术之中的花开顷刻,掠夺人的道果有些相似。

    他当时被吞入巨花,无尽花香要将其神志昏睡,更有一股消磨之力,磨灭他的神体,虽然他的神体不得圆满,可是也有五成神体,本来是山土草木之属,最为坚硬,韧性十足,便也不着急,盘膝而坐,细细参悟起来。

    本来以为巨花掠夺生机,应该是与枯荣类似,全是截然不同,感悟这这股玄机,徐渭突然领悟了一丝四时变幻的道理,对枯荣之意的领悟更深刻,将枯荣之意,四时变幻,福至心灵领悟出一道符文打入巨花之中。

    巨花本身就是有红袍男子天生异术生成,凡是天生,自然都有着无穷的潜力,暗含天道,此番便发生莫名的变化,形成那红袍男子口中所说的异术的最终形态。

    没想到是那红袍男子自食恶果,一身道果化为那红桃果实,仍人吞食。

    “老三,你虽然断了臂膀,如果不想我们都陨落在此,接下来可不能毫无作为。”黄袍男子直接威胁了一句。

    施展黄袍真身,朝着徐渭而来,气势汹汹。

    蓝袍男子也是面色犹豫了一番,伸出唯一一只手,朝着徐渭的方向虚空一抓。

    徐渭感到神体的一缕气息被那蓝袍男子抓到手中,只见那蓝袍男子一口吞下,整个人都像是吃撑了一样,涨红了脸。

    徐渭再起一道定魂,朝着那绿袍男子飞去,绿袍男子何其无辜,顿时只能去将红袍老人搀扶在一旁,免得遭受到无妄之灾。

    此番再次面对黄袍男子,徐渭还是有些头疼,这黄袍真身无孔不入,还接引星光之力,不需要大地力量,他各种土行术法,重力之术都是不管用。

    欲要再次施为,藤蔓缠绕着黄袍巨人,还未等徐渭开始闪躲,只见天昏地暗,随后他的身子竟然主动朝着那黄袍巨人而去。

    顿时明白,那一缕气息被抓在蓝袍男子手中,身子也能被他控制,不知是何等原理,就连身体都不能避免,只能按照那蓝袍男子的操纵上下左右行动。

    “我之异术,玄妙非常,不属于天地之间任何一种力量,我看你怎么办。”蓝袍男子暗自愤恨不已,只是之前心中积郁之气未散,此番一出手就是全力。

    “别胡吹大牛了。”徐渭冷言道,异术虽然神异,都是有迹可循,只是他神体未得圆满,导致气息外泄,才被抓住,否则等到他神体大成,浑然一体,根本无迹可寻。

    黄袍男子朝着徐渭一拳狠狠砸去,只见拳头之中,一片黄光宛如从天际而来,带着无穷无尽的重压之力,能破灭一切。

    而黄袍男子的脸上满是狰狞兴奋,似乎能看到徐渭在他的拳头之下,落得的个四分五裂的下场。

    徐渭临危不惧,及时是无法躲避,要是真的被砸到与一下,料想也得神体破灭,这黄袍男子的力量不仅仅是强大那么的简单。

    “难道只有你有真身吗?”

    徐渭身子轻轻一晃,还未等到黄袍男子想出徐渭的话是什么意思,只见白云山无尽的巨石翻滚,地动山摇,就连整个天地都在晃动一般。

    “山神真身。”

    耳中只听到四个大字,轰隆隆的十分的刺耳。

    只见徐渭的身子仿佛是越来越远一般,是一种时空转换的错觉,整个白云山似乎都加持在徐渭的身上,落石,滚石依附于其上。

    很快看到一个身高十几米的巨人,浑身有山石构成,土黄色玄光在不停的流转,一看就威能十足。

    要知道他的黄袍真身子也只是将身子变大了一倍,最多不过四米。

    “这!!!是什么东西?”

    黄袍男子此刻感觉他就像是一个蝼蚁一般,而那蓝袍男子感到他沟通的那一面天地间无尽的气机流转,繁复无比,以他的能力根本无法操纵这些气机。

    “虽然这幅样子很傻,也不想变身,可是你确实成功的激怒了我。”

    徐渭的声音犹如山石摩擦,十分的刺耳,他也确实不爽,从他神体凝聚到三成的时候就有这么个能力,凝聚山石化为山神真身,不过一直没有用过。

    前世各种影视作品之中,一般都是邪恶的存在才会这么一招,而且变成这幅模样,徐渭是一点不喜欢,很是丑陋,毫无神灵的威严,也没有缥缈之意。

    仰望山石巨人,黄袍男子之间一道天地间最为巨大的脚从天而降,无数重力压迫自身,根本是无法阻拦。

    徐渭抬脚,再次低头看去,黄袍男子已经变为一滩肉泥,身上的黄袍也脱落在地,与之前一般重新的化为白色袍子。

    再次两拳,此两人可是比黄袍男子都不如,顿时又多了两滩肉泥被泥土吞下,消失不见。

    徒留下白发苍苍的红袍男子,此刻应该是白袍男子,本来闭目等死的他不知道为何徐渭收起来山神真身,化为之前那一俊朗青年飘飘然落于他的面前。

    “我等兄弟无知,惹到神人,甘愿一死。”

    “我不杀老弱病残,手无缚鸡之力者。”徐渭摇头说道。

    红袍男子怪笑了一声,再次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被称为老弱病残,却留下一命,不知该喜还是该悲哀。

    不过他已经萌生死志,到也是无所谓。

    “你就不想要这颗果实,要知这颗果实是你一生道果所结,只要你吃下,就一定能恢复之前,而且更为厉害一筹。”

    徐渭指了指手中的红桃,依旧粉嫩,汁水繁多。

    “那你会给我吗?”红袍男子终于恢复了生机,没有力量,变为凡人,让他体会到身为异人的强大滋味相比,何等悬殊,好比亿万富翁化为一乞丐。

    “不能,我们之前可是敌人,我可不会资敌。”

    红袍男子翻了一个白眼,内心暗骂不已,不过眼中的死志倒是消散一空。

    “后山山崖之中有一个好去处,你若遇到奇怪的七人小组倒是可以让他们带你前去,此去祸福难料,不过对你来说,总比下山来的好。”

    徐渭之前观看气运,身为异人气运都属于青白之上,命格更是特殊,不过气运之上煞气缠绕,血光隐没,肯定手中没少人命,下山之后,神通全无,仇人在因果纠缠之下,必然会找上门来,如此浓厚的煞气,普通人可是消受不起,必然落得一个身灭的结果。

    想了一想,红袍男子并未反驳,朝着徐渭指点的方向一步三喘息朝着后山而去,抓起一根枯树枝作为拐杖,撑地而行。

    行走一段,便突然开怀大笑,道:“从此世间再无花飘君,只有白发枯叟老人。”虽是笑意,让人听了都要落泪。

    自身一边笑,眼泪便湿润了眼眶,直到进入山林深处,好在一场大战,动静这么大,动物们都逃跑一空,也不怕被山中饿兽吞食。

    徐渭不在作为何等感想,只是静静的看着,能留下一条命,也是徐渭的善意,要知道生死之战,败者就是输了一切,他不会像花飘君一般,他会一直胜下去,直到昔日的敌手都看不到他的背影。

    风火相生相克,此番倒是罗罗略胜一筹,拖着郑霸的尸体而来,头颅直接被咬出一个大口子,玄火重锤还被他紧紧地握住手中,只是上面再无红光隐没,看不出任何神异之处,只是一柄普通的铁锤而已。

    徐渭叹息了一声,郑霸还是死,青虎罗罗也是无罪之有。

    “魂出,魂出,魂出。”徐渭轻轻唤道,一道魂魄白日竟然从郑霸的尸体之中浮现而出,一脸的茫然。

    等待片刻,终于明白自身已经死了,化为恶像,张牙舞爪的朝着徐渭冲来,被徐渭神体本身激发的神光一冲击,就消散在天地之中,徐渭也没有阻止的意思,他倒是再没有杀郑霸之鬼魂的想法,可惜郑霸恶念太深,终得恶果,从此天地再不会有郑霸的痕迹,没有轮回,死了就真的死了。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