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现身相助

    “父亲生前最喜欢我,自然将一切家产都归我,你虽是我大哥,也不应该如此贪婪。”史智怒道。

    史明倒是理智一些,道:“我也是父亲的儿子,每日都为这个家付出,你又做过什么,每日从店里面拿走多少的银子,暂且不说,父亲明言,我等兄弟平分家产,豆腐店归我,大屋有我一半,你得到些钱财做些营生。”

    “胡说?”

    史智怒道,打断了史明的话。

    听着两人的对话都明白,史智想要全都要,包括豆腐店,想将其大哥当做任劳任怨的被剥削者,而史明的话才在理,才是一个父亲临死的时候说的话。

    不过周围的人都纷纷作证,史老汉可是对小儿子宠爱上了天,反而对大儿子非打即骂,从两人的衣着也能看出一二,一人衣着光鲜,一人朴素,可惜史老汉已经死了,有没有留下文书,兄弟两人虽有亲近之分,都属于同一血脉,邻里虽然都作证,不过也言明史智性情乖张,而那史明倒是一个勤勉老实之人。

    要是遇到寻常的县令估计也是选择平分了事,不过沈俊才也想要第一场官司弄得尽善尽美,不想潦草结束,更何况平分也是对了史明的话,那史智必然不干,日后定要在豆腐店闹出无尽的事端,都会彰显出他的无能。

    “本官问你们,史老汉是否有遗言分配留下。”

    “是。”

    两人异口同声,“当日父亲死前,亲自将我等两人叫至床前,邻里也都见到。”

    这些都不似作假,两人的神情,沈俊才都能看出,不过一说到遗言,两人都是愤怒对方,而且都信誓旦旦,表现的一般无二,光从言语上,沈俊才是看不出真假,可非要较劲,就陷入了僵局之中,两兄弟也不知道谁出的主意,竟然将老夫的尸体给抬到县衙之上,弄得一个声势浩荡。

    正在沈俊才愁眉苦脸之际,看着两人又争吵不休,其余的观看的群众也在看着笑话,一道爽朗的声音在他的耳旁响起,道:“沈大人,需不需要帮忙。”

    声音如此熟悉,昔日神域南柯一梦,沈俊才多少次梦中转辗反侧,自然记忆犹新,大是惊喜,抬头死望,见到人群之中一道熟悉的身影,没有昔日的金光满身,不过在人群之中犹如鹤立鸡群,气质不凡。

    “白云”

    话还没说完,便见到徐渭手指横在嘴唇,轻轻的摇了摇头,沈俊才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徐渭在人群之中大声说道:“沈大人,在下倒是有一个方法,判断真假。”

    “左右,放开那位先生进来。”沈俊才立刻吩咐道,看护着木栅栏的恋歌衙役顿时放开一道缝隙,徐渭进入大堂之中,顿时两兄弟都看着徐渭,不知道徐渭是何人,是从何处冒出,表情都是复杂至极。

    “在下倒是擅长呼魂之术,这史老汉刚死不久,魂魄未散,倒是能将其呼唤至堂前,交由大人审理,不知大人是否愿意。”

    沈俊才也是此方世界读书很多的人,自然明白人死后皆是有魂在,不过魂死后随风漂泊,转瞬数十里,又容易受到各种事物影响,很快就会消散,要不然也会灵智不存,而且懂得这等异术的人很难遇到。

    暗想道当日徐渭的神域之中,一众魂属手下,自然明白徐渭的神通。

    “当然愿意。”

    一种群众都听的热血沸腾,人死后还有一番天地,知道的人很少,不过白云山神出来之后,这群人都知道的倒是比周围的普通百姓都多了那么一点,今日要见到如此神异之事,自然大是向往。

    “不过哎。”徐渭抬头四望,作无奈状。

    “先生有何难处,俊才一定照办。”沈俊才也想尽快解决这令他头疼的案件,更是好奇那史老汉死去究竟是何等说法,直觉告诉他,两人都语焉不详,愤怒之意怕是不做假。

    “阴魂本就弱小,若是白日被呼唤到衙门,再被县衙的官气一冲击,自然根本说不出半点话来。”

    徐渭一到县衙就感受到莫大的压力,正是来源县衙的官道气运,管线无数生灵汇聚而来的法度,将这里压迫的死死的,一切神通法术在此十不存一,像是徐渭更是与大夏对立的存在,更是会被针对,气运化为一道利剑,随时坠落而下,倒是就算是徐渭也逃不了多少的好处,更是麻烦,他也没说错,像史老汉与修行毫无关联的普通人,死后魂魄更是虚幻,更加受不得半点冲击,除非徐渭愿意耗费神力护佑。

    “本官明白,先生有何要求,尽管说出。”

    徐渭见沈俊才点头赞同,气运的压迫便减少几分,便道:“阴魂自然属于夜间,大人只需将四周用黑布围住,不见光亮。”

    气运之道玄妙至极,黑布之说也是有道理可言,只需这般施为,县衙上下的气运就不会再对阴魂产生伤害,仿佛是默许了一道门户,让其进入,刚死之人,阳气未散尽,对于那天地之间充斥的日头没有那么的畏惧。

    “照此施为。”

    县衙什么都不缺,不消片刻,几块厚实的黑布就将窗户围住,只留下一道门能透出光亮,围观的众人兴奋之中带着一些恐惧。

    随着大门关上,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立刻就有衙役点燃了油灯,勉强能够视物,才让众人不再那么惶恐,内心也平稳了很多。

    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徐渭的身上,只见他手中轻轻一掐印诀,口中呼唤着史老汉的名字,轻喝道:“肉身在此,还不速速归来。”

    徐渭还没有加大呼魂之术的威力让呼唤的范围扩大,便能在心神之中感应到就在县城内的一个角落一道阴魂有些浑噩的朝着县衙飘来,果然如同徐渭预测一般,诺大的县衙气运毫无阻拦,让其进入。

    见到一道阴魂,其余人都看不到,徐渭轻轻一点,顿时大堂之人都看到一道漂浮在半空之中的人影,作死前的打扮,被徐渭一点,神智也恢复了些,眼中多了一点神光。

    “史老汉,你的两个儿子在理死后争夺家产,本官特请你过来说明缘由。”沈俊才在案堂上面说道。

    史智,史明两人如同围观的群众一般都是一脸的惊恐,瘫软在一旁,尽量的避开史老汉,父子之情,淡薄至极。

    “史老汉,你可听明。”徐渭冷喝一声,略带震慑,瞬间史老汉身形一震顿时明了,他魂魄死后也未远去,就在家中附近,自然将一切听的清清楚楚,此刻很是面色复杂至极。

    “大人。”

    史老汉有些不习惯,不过浮现在半空中还是对沈俊才跪倒状,“我两个儿子皆无过错,一切都在于我的错,才会闹出今日的之事。”

    “这倒是奇了,你一阴魂,想必存世不久,阳间之事你不用担心,此刻家产还需评论,否则你两个儿子可不罢休。”

    史老汉面色犹豫不决,听着沈俊才的话,也是半晌无语。

    “不如你在此处,重新分配一番。”徐渭倒是知道些什么,这才开口,内心也是叹息了一声,又转过头对着两兄弟道:“你等可愿。”

    史明,史智都想不到会闹到如今的地步,虽是惶恐不安,还在说道:“愿意听从父亲吩咐。”

    紧接着又各自打着亲情牌。

    史明道:“父亲,念在我还有这妻子,儿女,我日夜孝顺您这么多年,您可要公平分配。”

    史智道:“父亲,大哥还有一技之长,我可是什么都不会,不多给我点,我可是连妻子都没有啊。”

    一个语气淡然,缓缓说道,一个倒是悲痛不已,嚎啕大哭。

    “豆腐店归史明,大屋都可居住,银钱归”

    “史智。”

    史老汉顿了顿还是说完,与之前史明所说的分配一般无二。

    史明倒是上前拜谢,扣手道:“多谢父亲公平。”

    史智倒是傻了眼,怎么父亲改了,还和大哥说的一样。

    沈俊才倒是直接说道:“既然如此,皆大欢喜,不过史智你竟然敢胡言与公堂,篡改遗言,为了告诫你这等满口谎言之人,二十大板伺候。”

    此番话语盖棺定论,史智大叫道;“父亲,你之前不是这样说的,快与大人说明啊。”

    史老汉嘴唇抽动了一番,还是死咬,闭口不言。

    啪,啪,啪。

    一下一下的打着。

    徐渭衣袖一挥动,将史老汉的魂体化作一道黑烟收到其中。

    黑布也很快被扯开,阳光刺眼至极。

    人群散尽,徐渭也准备离去,却被沈俊才叫住,带到后院之处。

    换下官服的沈俊才一身文士打扮,多了几分儒雅气息,安排丫鬟摆了一壶酒,几样糕点。

    “刚才在大堂,俊才多谢白云山神相助。”

    “不用,小事尔。”

    见着沈俊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徐渭便笑道:“有话直说。”

    史家父子三人内心都给各怀鬼胎,沈俊才能看出,他不信徐渭看不出,而徐渭却早早让其结束,史智最后之言也不像是做假,还有那史老汉一开口就说是是他的错,更加不是作假之言。

    “内里乾坤。”

    四字说尽一切,徐渭叹息了一声,道:“知道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愿闻其详。”

    徐渭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说起不相干的事情,道:“史老汉已经死去,我施展呼魂之术让他开口干涉阳间,已经是逆天道运行规律而行,阳间有阳间的事,阴间也有相应的法度,若是乱来,必然会使得阴阳混乱。”

    沈俊才一双眼睛依旧是紧紧盯着徐渭,不放开半分。

    “那好。”徐渭之前见到尸体的那一刻就明白一半,再见到县衙内的场景更是明白的八九不离十,此刻更是沟通了史老汉,坚定了他的猜测,同沈俊才娓娓道来。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