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东南剑宗,封翰海,封泰平,见过白云山神。”

    神域之中,文武两侧,神兵两排,威武非凡。

    一行五人,全都沦为阶下之囚,听从徐渭发落。

    神域之中不允许实体进入,他们也都是肉身被安置在白云道观之中,而神魂都被勾出,来到神域大殿之中。

    “东南剑宗?”

    “是的,山神。”封氏兄弟顿时有了精神,此刻他们来到神域也知道徐渭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光是这片天地,就想到与一片福地,等闲的宗派都很难进入。

    “我等宗派前辈游历在大夏四十九州各处,或许山神大人还曾与我家前辈结交,还请看在东南剑宗的面子上,绕过我等。”

    封氏兄弟,见到神域之中灵气升腾,看众人都是面带正义,不是那种诡谲之面,心中安慰了一些,只能寄希望于东南剑宗的名头能够震慑的住徐渭。

    “没听说过。”徐渭直言道,他认识的少之又少,又哪里会结交什么高人,对此番天地修行界的情况,都还没全然摸清楚。

    “徐白羊,又见面,看你的样子过的不太好。”徐渭没有再理会封氏兄弟,反而问候着老熟人的情况。

    他一眼就看出徐白羊的神魂遭受到重大的打击,神魂不稳,对他这等炼气士来说,没有炼魂的法门,和灵物的滋润,只能靠着自然的恢复。

    “物是人非。”

    徐渭哑然一笑,“你本来就不是我的对手,还想找回场子,没想到连我麾下的兵卒都打不过,我要是你,就会羞愧的一头撞死。”

    “你。”

    徐白羊没有开口,倒是他的两个徒弟都愤怒了,不过神魂被勾出,更是被锁链死死锁着,有心无力,毫无半分反抗的能力。

    “白云山神,你夺我成道之物,本就是不共戴天,今日成王败寇,落在你手,我也不会多说什么。”

    “怎么,这一次不在为你两个徒弟求饶了。”

    徐渭之前还是想要收服的,整个白阳县他能看上的人太少,徐白羊还算是一个人才。

    见着徐白羊不语,徐渭说道:“你跟我来,至于你们之后再处理。”

    晃身出了神域,徐白羊的神魂也回到了肉体,状态比之前好了几分,神域之中,本身的气息对于神魂就大有好处。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一片竹林。

    寒冬刚刚过去,初春未到,此地依旧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景象。

    徐白羊顿时就认出,这正是枯荣竹林,与他猜测的是一般无二。

    “你觉得如何。”

    “果然厉害。”徐白羊真心实意的说道,当初他也想着有着取之不尽的枯荣竹,可惜他没有那般本领,让灵根离开土之后还能重复生机,才会选择炼化。

    “可惜的是你选择与我为敌,不然你的修为绝对会一日千里。”

    两人的气氛有些尴尬,徐白羊知道之前徐渭的意思,不然也不会放过他。

    “我听闻,白云道观之中有一道人,名为张角手段不凡,也是山神培养的。”

    “自然。”

    “你也懂修行之法?”

    这一问颇为的奇怪,张角的来历他已经打听清楚,土生土长的白阳县人,一生过了大半,从未露出过半分神异之处,知道被徐渭收到门下,做了庙祝,这才与众不同。

    凡是修行,都是在年轻气壮的时候开始,等到垂垂老矣,精气不足,自然修行也是大为困难。

    “无他,殊途同归。”站的高,看的远,徐渭来自修行理论知识远胜于此番的世界,高屋建瓴之下,摸索出一些炼气的手段也是十分简单的事情,更何况神力还有着推演的能力。

    此刻的徐渭也是有些犯难,不知该如何处置徐白羊,他从未想过直接杀了他,毕竟是他在这个世界遇到的第一个修行之人,心中也是有有些特殊的想法。

    徐渭的默然不语,对于他们来说是一场煎熬,好在没有让他们等待多久,便听到徐渭对他们的处置。

    “你等师徒三人屡次冒犯本神,废去修为在此砍伐竹子。”说罢,徐渭的右手一挥,一道神光朝着三人的丹田而去。

    徐白羊三人根本毫无反抗之力,顿时丹田之内耗费二十多年的时光打磨而出的水,木二气,从体内飘散而出,周围的枯荣竹欢快的舞动着竹叶,好似是遇到什么大补之物,不过徐白羊离开便的而萎靡不已。

    长耳两人倒是好受一些,修为被废,对他们的身体影响不大,不过以后即使能够使用异术也是会效果大打折扣。

    “多谢。”徐白羊在搀扶下,对徐渭作了一个辑。

    远处的竹林深处走出一个老农打扮的人,看他身受拖动着的竹子,看来是在此地很长一段时间,地面早已经被磨出一道道痕迹。

    再看徐渭,早已经消失不见,神出鬼没。

    老农口中念叨,二百三十一。

    抬头便发现多了三个人,气息都十分的不稳定

    回到神域之中,徐渭知道还有两人还未处置,这两人和毫无背景的徐白阳不可同日而语,从他们口中提出东南剑宗的时候,就是满脸的骄傲。

    一番询问下,两人不知道徐白羊等人被如何处置,对于徐渭的问话倒是恭恭敬敬。

    东南剑宗位于东南十八州地域,宗派鼎盛时期,曾是东南十八州掌控者,如今在东南十八州也是具有莫大的威视,属于天下间顶级的剑修门派,与昔日徐渭接触过有一个天师的鬼冥宗不可同日而语。

    莫名其妙的惹上了顶层的势力,徐渭暂时还有同这等势力打交道的打算,不过事已至此,更为关键的是处理两人。

    “给你们选择的机会,一是去死,二是废去修为,在后山伐竹,你们不真实喜欢枯荣竹吗?正是入你们所愿。”

    封氏兄弟的脸色煞白,修为对他们这等修行者何曾重要,别看他们外貌年轻,都快五十岁了,要是能在有生之年进入到阴神境界,那么寿命悠长,被废去修为的话,与普通人一般无二,最多活不过二十年的时日。

    两人怎么可能甘心。

    “你这个荒野奇异存在,不知天高地厚,我等东南剑宗高手无数,你要杀了我们,定然会遭受到恶果,到时候必然落得一个庙毁神亡的下场。”

    封氏兄弟同时怒吼道,两人之前的恭敬,伪装都被撕扯下,徐渭的对他们的处置不如两人意愿,顿时就爆发了。

    啪啪啪,几道阴鞭从刘璋的手中挥出,含怒而发,威能不下,顿时疼得封氏兄弟哇哇叫,口中不甘示弱,说着东南剑宗的辉煌,随便来一个高手,定然能一剑平山。

    “既然如此,你等两人已经选择,那么我就不阻拦了。”徐渭叹息了一声,眼神决绝,他不想轻易杀人,不过既然敌人寻死,就不要怪他。

    封氏兄弟也察觉到徐渭语气之中的冰冷无情,顿时抬头看去,迎上了一道无尽深远的苗子,仿佛整个心神都要被牵扯进入其中。

    一张巨大的神力手印,从九天之上垂落而下。

    封氏兄弟同时对望了一眼,口中道:“神魂化剑,成就阴神。”

    剑修的阴神境界就是将神魂化为一柄剑,加上在现实中依靠灵材炼化出一柄灵剑,到时候两者和一,才是真正的阴魂境界。

    两人之前的修为就卡在最后一关,准备慢慢收集灵材,再耗费时日打磨出一柄灵剑,没想到今日危机之下,只好殊死一搏。

    神魂化形,本就是要在肉身之中进行,得到肉身的庇佑,神域的气息对于两人也是颇有好处,萌生死志之下,意志更为坚定。

    两柄神魂所幻化的袖珍断剑浮现在半空之中,一蓝一黄,剑尖山冒出白光,不停的吞吐,都朝着神力大手掌而去。

    似乎要去刺破那手掌。

    神力大手印乃是徐渭对土行之道的领悟,融入了厚重之意,具有无穷的压力。

    呲的两声。

    袖珍短剑承受不住压力,朝着天际的手掌刺去。

    啪的一声。

    神力大手印拍在地面之上,顿时就消散一空。

    神殿之中,顿时一清,再无两人的痕迹。

    “临死之际,才有一些剑修的气象,倒是可惜了。”徐渭叹息了一声,随即便恢复如常的吩咐道:“把两人的肉身,寻找山中一处埋了,不要受到野兽撕咬。”

    神魂破灭,一切尽休,两人此刻在大殿的肉身,在因果相连之下,突然就毫无生机。

    一道湛蓝色的剑光从封翰海的肉身之中冲出,不停的盘旋,想要寻找什么,突然徐渭命令处理肉身的神兵从神域之中踏入,露出一丝气机。

    顿时湛蓝色剑光似乎是找准了方向,朝着进出口而去,而两位神兵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被穿胸而过,神体瞬间溃散,都来不及反应。

    “是谁?”

    剑光一如神域之中,就传来一声怒吼。

    “我倒是想问是谁?”

    两位神兵身陨,徐渭自然能够察觉的道,更是能够感受到一股强大的锋利的气息冲进了神域。

    果不其然,一道剑光从远处激射而来,落于大殿之中。

    “此番地界好生奇异。”

    剑光之中再次传来声音,不停的吸收着周围的灵气,从剑光上浮现出一道虚幻的身影,盘坐在剑光之上,只有半个身子。

    “阁下何人,竟然敢伤害本神兵卒,还敢闯入神域之中。”

    “五方鬼帝的麾下,不像。”那道人影摇了摇头自语说道,随后朝着封氏兄弟魂灭的地方看去,顿时明白他们就是死在此处。“应该就是你杀了我的后辈。”

    “东南剑宗的高人,果然不凡,不过一道神念而已,还想在此逞威风。”

    剑光的人影,徐渭一眼就看出跟脚,和他使用香火念力化形有着几分相似之处,不过也是多亏得益于神域的奇妙,不然剑光的主人是不能在此幻化出身影,就连吸收的一部分灵气,都是被徐渭放开了禁制。

    要知道徐渭在神域之中,就是无敌的存在,高他几个境界都不怕。

    “无量剑,封太觉。”

    声音充满着自傲,更是带着威胁之意。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