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业火

    无论是从何处时空薄弱之处,进入九幽界之人,最后出现的位置都被牵引到了鬼门关之外,而徐渭此刻也十分识趣的,隐去了自己的身形,他暂时还不想暴露在这么多的天师面前。

    大约有上百道强横的气息,看着鬼门关这三个字,面露着复杂的神色,之前神念一番肆无忌惮的横扫,他们对九幽界也有大概的了解这完全是一片新生的世界,而且这片世界,吕洋事件是截然相反的存在,顿时都心生出了,贪婪之色,占据了这方世界,他们就算是死后,阴魂入此地也能够继续称王做霸。

    徐幽的身形此刻也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一位天师上前直接言道:“那小子,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九幽界之中。”

    他们对徐幽是完全陌生的,不过徐幽身上透露出的强大的气息,也让他们不得不慎重的面对。

    徐渭虽然隐去了身形,可是却把白无常给留了下来,顿时白无常跳出来大声叫道:“大胆,居然敢跟九幽界之主如此说话。”

    按照神道体系,白无常本身就是徐幽的属下,之前只是依附在徐渭之下,所谓主辱臣死,自然暴怒。

    “本尊乃九幽界之主徐幽,尔等擅闯我九幽界,该当何罪?”

    ‘罪’字大放光芒,从徐幽的口中吐出,朝着,刚刚发言的那个天师压去,那天师也是一个狠角色,口中直接吐出一颗明晃晃的金丹。

    金丹一晃变便于那‘罪’字碰撞到了一起,砰的一声,那颗金丹之上多了几道裂痕,上面有一些细微的黑纹。

    那天师也是面色惨白,退了下去,那天师的实力在众人之中也算最微弱的一等,也是得了机缘,才能够这么快踏入九幽界之中。

    徐幽的实力可是相较于最为顶级的天师。

    一老者,满头白发,竖着木簪,走向前说道:“吾观阁下的气息与此地隐隐相合,想必就是这九幽之界本土诞生的先天生灵,不知是否。”

    徐幽点了点头,那老者惊喜的继续说道:“这九幽之戒初次开辟,荒芜之极,又是依附于大夏世界而存在的世界,我等皆是大夏的精英,不如就放开着鬼门关,让吾等进入其中探查一番,也好为阁下的家园添砖加瓦。”

    “不可。”徐幽只有冰冷的两个字的回应,直接杜绝了诸位天师的盘算。不过徐幽随即也是微微一笑,话锋一转,说道:“当然事情也不是绝对的,只要诸位可舍下浑身血气的肉身,那么便可以进入到这九幽界之中,我九幽界之中灵体,魂身,却不容与肉身之辈。”

    话音刚落,诸位天师全都是面色难看至极,他们绝大数人一身的神通全在这肉身之上,让他们舍得这肉身,简直就是要了他们的命。

    依旧是那先前说话的老者天师劝慰说道:“少年儿啊,我见你刚刚诞生,乃是天地所钟后的精灵,来之不易,不要误了自身的前程,我等的手段不是你能想象的,就这鬼门关拦路,大不了我等一同出手,就直接破了它。”

    说道后来,老者天师的语气之中也变得杀气腾腾,他们是不可能被阻拦在这鬼门关之外。

    老者天师在天师之中颇有威名,此话一出,诸多天师都纷纷点头,赞同不已。

    “破了它。”

    见着徐幽丝毫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是冷冰冰的看着他们,顿时无数的法宝从他们的手中升起,法剑,竹棒,拂尘,大钟各种奇形怪状的法宝都闪出霞光万丈,里面有着莫大的威能。

    随时准备朝着鬼门关而去。

    “哈哈哈。”只有大笑三声。“尔等未免也太小瞧我九幽之界的门户鬼门关了,就凭你们,就算是真正的仙来到此地,也得在鬼门关之外。”

    少年徐幽意气风发,抱着双手,丝毫不在乎他们这些人的动作。

    那老牌天师的脸色难看之极,扬手一记拂尘,朝着鬼门关而去,也确实只是为鬼门官轻轻拂去灰尘,整个鬼门关动都没有动一下。

    而这随后就是一道道霞光接连着朝着鬼门关的门户轰击而去。

    鬼门关高达万丈,门户是有天地大磨盘的本体形成,稳如泰山,连那天地间最恐怖的仅仅在混沌之气下的九幽之气都能磨灭,更何况是他们的攻击呢,禁绝一切法,都不丝毫不为过。

    成为鬼门关之后,更是担负着天地的职责,便是于九幽界与大夏世界相合,隐约有镇压时空的能力,要想那时空,连圣人仙人都未触及的力量都能够禁绝,更何况他们这些凡俗的法力神通呢。

    不过他们这一般的攻击之后,被鬼门关新引进来的亡魂都少了很多。如此天赐良机,鬼门大开之日,也是对着大夏世界吸引最大的一刻,日后要想出现今日的盛况,也是极其的难得,徐幽当然不会看着大好局面白白的浪费,此刻也出手了。

    徐幽作为九幽界之主,天生与阴冥法则相和,更是一举成为七品巅峰的神灵,本身拥有的神术也多是与这些法则相关。

    只见徐幽,右手轻轻一晃,一种暗红色的火焰便从他手掌飞出,成形为红莲的形状,十二瓣,其上花纹繁复,徐幽口中轻吐道,:“红莲业火。”

    那业火便朝着鬼门关外的上百天师而去,浮现在上百天师的面前,他们都能够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威力,对他们更是有着生命的危险,纷纷将寄出的神通法宝朝着红莲业火而去。

    红莲直接被打散了,化为顶点火光,落入大地之上,那些天师刚刚才松一口气,忽然发现那落下的星星火点,都在他们的身上燃烧了起来。

    火势越烧越旺,无论使用哪种神通都扑灭不开,而他们的肉身也在这种火焰之中发生变化,周身的窍穴慢慢的闭合,变得面目全非,如枯朽老木一般。

    肉身之中的勃勃生机也在不断的减少,甚至于一些实力弱的都被伤害到神魂,需知神魂乃是根本,要是被点燃,那就是出了大问题。

    而火焰的大小却与这些天师的实力全然无关,留的一些天师身上确实只有点点星火,伤害微乎其微,而一些天师身上却是熊熊烈火,不消片刻,便化为枯骨,甚至连神魂都无法逃出。

    “这到底是什么火焰?”

    “为什么如同附骨之疽,怎么也去除不了。”一个较为轻松的天师说道,他有闲暇时间,去使用这些手段去探查这些业火,不过还是毫无能力。

    那老者天师浑身火焰也是雄厚,坚持的也很艰难,不过实力强大,口中说道,“这天下之火,从来都是有着燃料,而这火却不在五行之属,却是能够不停的燃烧,定然是我们看不清根源的染料,大家快动用手段探查一番,断其根源。”

    老者自身叹息了一声,他的手段都试了一圈,都还无法探查到这业火红莲的燃料究竟是为何?与旁人说也是希望其余的天师能够有其余的手段探查,不过对于这种完全陌生的手段,他的信心也不是很足。

    果然如同他猜测一般,对于这业火的来历,一众天师都束手无侧,不一会,又有三个天师魂飞魄散在这种业火之下,这下这些天师更加焦急了,甚至有人萌生了退意。

    老者见时机差不多便道:“大家快将法力朝着我而来,助本天师一臂之力。”他身上的,业火也不少,而他也是一个天机推演师,能借用天道的力量去推演一些事物,可惜之前他也尝试过,实力不够。

    此番生死存亡之际,这些天师的也终于舍得法力,纷纷将法力灌注到那老者天师身上,瞬间他的眼中冒出了一种神光,能够看清楚世间万物一切的根源。

    很快,他眼睛流出两行血泪,口中大叫道:“是罪孽。”

    众人一切哗然,罪孽这种看不清摸不着的东西,在众多的修行之中也有所提起,凡是临近新的境界的时候,越是要注意罪孽的存在。

    而罪孽大多数在于杀生之类,他们能够成为天师,哪一个手底下不是沾染了鲜血,吞食灵物,从无任何磨难,一帆风顺,便能修炼到天师境界的修行者。

    那必定是天生道骨,那种人整个大夏世界从远古时期到如今的历史上,最多也就十几位而已。

    “既然知道了根源,那就好办了,大家快随我过来.”那老者闭着双眼,却是面露着惊喜之色,有些肉疼的从自己的一帆布袋之中掏出一个由纯金打造黄金塔。

    上面挂着无数的风铃,看上去与他仙风道骨的形象格格不入。

    这黄金塔一被寄出,便遮挡开来业火的燃烧,瞬间这群天师都躲进了塔下,他们身上的火焰全都在黄金塔上燃烧着。

    “此乃何物。”立刻就有天师好奇问道。

    无他,此物全无灵性,不像是法宝,法器,但是确实有着另外的一种力量,不可小觑。

    “此物得知全是天意,在一庙宇之中受到荒民祭拜,颇有神异,上面有着纯净的香火念力,没有任何灵性。”老者天师洋洋得意,也就他这种老牌天师才有各种奇怪的手段。

    黄金被火燃烧,在不断的如同冰雪般融化,黄金塔共有三十三层,暂时还能庇佑这群天师,他们也在其中商量这对策。

    业火没有罪孽作为燃料,终于很快就消失不见踪迹,只留下被燃烧了一半的黄金塔,一些黄金液体流淌在鬼门关前的大地之上,颇为醒目。

    老者天师收回黄金塔,本来不看重的东西,似乎也是有着作用,目光狠狠的朝着徐幽而去,既然都知道是罪孽是燃料,自然明白之前浑身大火的人是些什么货色。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