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落幕(上)

    大夏二百一十五年,西北青州境内,无数道流光横空而过,仙人临凡,复三年前的光景,乡民叩拜,官员不安。

    天下间有识之士的目光再次聚集在西北三州,更有人联想出三年前的那一桩事,小小西北与整个大夏想必,偏安一偶,所谓人杰地灵,地缺灵气,人才稀少,偶有大事发生,却无如今的盛况。

    徐渭打量着此人,正是陈昂,端是自信无比,丝毫不顾及他的感受,直接立于一旁闭目养神,也不看被压在山底的手下,也是一个无情之辈。

    封神望气之术,朝着他头顶看去。

    一道接天的紫气冲天而起,头上浓厚的气运化为实体,一个闭目的少年模样,似乎能够察觉到徐渭的窥探,气运翻滚不已,徐渭的神目都能察觉到半分的刺痛之感。

    第一次,徐渭见到有人的气运化形是他的本身,所谓气运,与人命格息息相关,更是与人心相连,人心的变化在气运之中也能反映出来。

    例如一个内心阴暗之辈,他的气运浓厚化形多半不会是光明之物,武明空的气运是一只金色的凤凰,傲立天地,欲要与真龙争个高下。

    徐渭还能看出,陈昂走的是法武合一的路子,每一条道都走到巅峰,肉身强大无比,比徐渭之前的神体都不逞多让,浑身的杀伐煞气都清澈透明,看来也有异术可以炼化。

    双修这徐渭还是第一次见,所谓殊途同归,无论何种修行,最后的目的都是参悟天道,就算是神道也不例外,天道之下,万法归一。

    需知每个人的寿命都是有限的,要是一条路走到天师境界都需要千般磨难,更何况是两条路子,法武合一,虽然强大,浪费的时间也长,而在初期,真气和法力更是两种力量,互不相容,只有到了天师境界才会两者力量融合一体,可以称为法力,也可称为神通之力,蕴含着一个人对天道规则的感悟,每一分的念头都侵入到自身的力量之中,完全的掌控。

    比之李随风的无敌拳势,此人的无敌早已经返璞归真,意志坚定,认准的事情丝毫不为所动,他说神道是毒瘤,自然会不遗余力的消灭神道。

    想到此处,徐渭不免内心冷笑了一句,神道基石已经遍地开花,这个世界目前只有神道能得长生,他不信天下间的天师高手,寿元将尽,气血衰败之时不动心。

    阴庭王朝只能勉强延长死后的寿命,更是受到大夏王朝的驱使,而一旦大夏王朝覆灭,整个阴庭也会覆灭,或者像是龙武王朝一般苟延残喘,修行者各个都是心高气傲之辈,自诩神仙中人,怎么可能会拉的下这么个脸面。

    众多修习者,就算是身死都选择还法天地,都不会留下鬼魂在阳间,或是寻求鬼修之道,延长自身的寿命。

    “来了。”徐渭开口道,他积攒的无数香火之气化为一滴滴神力,不断的融入到白云山神印之中,神印的气息变的更加的浓厚,不过上面的裂纹并没有修复。

    神印是根据白云山的地脉诞生,每一道纹路都对应着地脉,如今白云山地势大变,除非神印破而后立,亦或是缓慢的改变,短时间是不可能修复。

    徐渭朝着天空看去,无数到强横的气息都落入到如今的五指山之中,徐渭也见到了一个老熟人,正是金光剑仙,不过他是不会认识徐渭,金光剑的身边还跟着一个黑色宫装女人,与其一般冷漠,两人联袂前来。

    还有一老道,鹤发童颜,皮肤莹玉生光,直接驾驭着拂尘而来,身上的阴阳之力不断的流转,脸上也是淡然。

    一光头,黄布大褂,双耳下垂,中年之像,露出慈悲之意,驾驭着一朵莲花而来,双手合十,对谁都是笑眯眯。

    一道素白色的光洁绸带横空而来,一个白色宫装的端庄美妇神情冷漠的移步其中,冰冷寒霜,拒人于千里之外。

    一串银铃般的声音紧随其中,一个身段妖娆,妩媚多姿的身影从天空浮现,一身黑纱,衣着暴露,烟视媚行的女子。

    又一道人,缩地成寸,从远方而来,行走虚空,入踏平地,走到之前那老道身旁,微微颔首。

    紧接着又有无数道流光而来,不过都有分寸,凡是距离徐渭最近的只有那么九人,其余在后一层,更弱者则再靠后一层。

    凡是道士境界者,感受到山上那些气息,都纷纷举步不前,停留在山下。

    不一会儿,来的人比昔日鬼门关前的天师还多了一倍。

    “哈哈哈。”徐渭大笑道:“没想到本神还能见识到这么多的天师高手,都是来对付本神,那本神真的可以自傲了。”

    “无极宗主,天行子见过白云山神。”

    “老道,迷糊道人见过白云山神。”

    “莲花宗,慧海。”

    “月神宫,白素。”

    “天坊,雨诗妾。”

    “龙虎宗,龙虎道人。”

    “飞仙派,叶一剑。”

    “流云宗,宋玉。”

    “烘炉宗,九窍道人。”

    能报名号的都是当前的九人,各个气息都不凡,根据徐渭的打量,应该是天下间最为顶级的高手,有几个还在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九幽的气息,看来不止陈昂一人前去九幽之地叨扰一番。

    好在徐幽身为九幽的先天神灵,天生具有九幽权柄,占据着地利,这才不落下风。

    “没想到天下间有数的修行高手来了大半,是否有向官府报备。”陈昂直接睁开眼,对视着众人冷笑道。

    根据大夏对修行者的法律,道士境界的修行者每到一地需要像当地道官报备,可是也是如同虚设,真要计较,那没有报备的人可就多了去了。

    “陈大统领真会开玩笑,妾身自然是报备了才敢过来,不过我这姐姐可就不一定,陈大统领可是要教训一番。”雨诗妾咯咯的笑道,目光在白素的身上流转。

    她的话自然是假话,不过陈昂也不会去查,大夏龙卫需要的就是脸面。

    “白素,你等月神宫像来行事低调,也要来搅和。”陈昂威逼着说道。

    “我月神宫自然不敢,不过对这天地间接二连三出现的神灵感到好奇而已,大统领不会不满足我们的好奇心吧。”

    白素的语气依旧是那么冷淡,轻轻的瞪了雨诗妾一眼,这个女人和她是宿敌,两人的功法一个禁欲,一个是借助七情六欲,要是能让她临凡,那么雨诗妾的法力定然大涨。

    “陈大统领,神灵之事可不仅仅是你一家之事,不会想要霸占神灵的秘密。”说话的这个道人,眉宇间充满煞气,倒是不像是修行者,而像是一个武道高手,左右肩膀之上,不停的有龙虎虚影盘旋,吞吐灵气。

    “龙虎道人,是想让本尊去你的龙虎山做做客吗?本尊倒是不介意。”

    “你”他修炼的也近乎的法武合一的路子,一身肉身如同猛虎一般,正是如此,他才知道陈昂的厉害,全无弱点。

    “大夏虽强,也是人间的王朝,像来只有千年万年的宗门,可从没有千年的王朝,陈大统领可不要自误。”

    “无极宗主哼要不要与我现在就比试一番手段。”

    “贫道的阴阳之道磨灭万物,怕是大统领的肉身有碍。”

    陈昂对他也有一些忌惮,无极宗作为最早的宗门,一直没有毁灭,底蕴可是不浅,谁知道还有没有老不死的存在,万一要是拼命,他的实力可能也力所不逮。

    “我说,诸位,是不是忘记了本神。”徐渭见着几人竟然聊起天来了,他也不想管这些人有没有什么恩怨,只不过他的时间不是这么浪费的。

    二十道目光都如同利剑一般朝着徐渭看来,要将其看透。

    “白云山神,山林神灵,四年前,天降流星,金光横空,与今日倒是有几分相似。”

    “你不是迷糊道人,看来你这个老道不诚实,一点看不迷糊。”徐渭看着头发乱糟糟的老道士,颇有前世认为隐士高人的风范,便哈哈的笑道。

    那迷糊道人也是眼睛露出一丝的精光,道:“老道我平时迷糊,可是这么大的事情可不敢迷糊。”

    这么多人之中,他是唯一的孤家寡人,身后没有宗派,四处流浪。

    “神道,长生之道,凡成神者,无论大小,寿与天齐。”徐渭恢复了正色,淡然道。

    长生?

    这么简单的两个字如同有种魔力一般,令人的呼吸加重,世人修行,不就是为了求个长生,不得长生,天师高手也只是比常人活的久远一点。

    “如何成神?”

    “舍去肉身,香火成神。”

    “这么简单?”

    “自然不会,至于其中的关隘之处,就靠诸位摸索了,本神有种预感,诸位可不会让本神离开此处。”

    徐渭的话语在天空之中回荡,无论山上,还是山下,都听的一清二楚,长生之道,涉及到此方天地最为隐秘的一处,就算是成为了天师,也才有资格去探索长生之道。

    可是无数年,无论何种手段,肉身有寿命,阴魂也有寿命的极限,修炼到天师不过五百之寿,纵使有着延长寿命的手段,不过再五百之寿,没有人能超脱千年。武道修士更惨,一般死的更早,肉身的极限寿命更短。

    道士境界的呼吸立刻加粗,阴魂谁都有,香火也好汇聚,毕竟天下之大,祖灵之多,数不胜数,可是香火有毒,除却阴庭有些手段能够抑制,天下间尝试利用香火的修士不是已经死了,就是还在死亡的道路之上。

    徐渭大开神道之门,人心生念,这里的修行者包含着各门各派,各路异人等等,顿时心向产生者,明悟神灵之道,凭空为神道多了一份气运。

    “那就休怪我等不客气了。”

    龙虎道人目光贪婪的看着徐渭的神印,从上面他能察觉到有香火之气的痕迹,定然与神道有关,灵体他们都见识过,虽然有些奇异,不过这神印无论是不是宝物都是一件奇异的物品,或许破解神道的关隘就在其中。

    无数强横法力在酝酿之中,就连陈昂也忍受不住,开始有些异动。

    这么多的修行高手,就算是他的实力强横,也不会不明智的以一敌多。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