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结识烟波客

    高上百米的城楼,磨盘大的巨石堆砌而成,饱经风霜,整体呈现出暗红色,犹如被殷红的鲜血浸染的一般。

    东城门!

    城门的正中央挂着一方巨大的圆镜,有着数十根黑线悬挂,镜面光滑,恰好可以照射出正在排队进城的一条大路的人员。

    徐渭没有特殊,直接顺着人流而去,偶尔多看几眼,有骑着高头大马的军士,有骑着猛虎的异人,有带着仙鹤的道士

    大夏京都的人都是见多识广,倒是没有引起轰动,长相奇异,打扮怪异着不在少数,还有就是少数民族,甚至于还未脱离原始部落的风采。

    当徐渭的身影被照射在道路的镜子里面之中,城门前的徐渭突然感觉到身子一紧,好似被压着千钧重力一般,步履不仅缓慢了几分,比之其余城市的人道法度的力量更加强大几分。

    徐渭能够感受到他周遭的虚空多了无数道纵横交错的线条,正是属于人道法度的力量,而这镜子恰好是第一道风险,将一道封印加持在他的身上,进入之后,恐怕连法力都不能动用,只要一调动法力,立刻就会被压制,甚至于会被反噬。

    顿时,徐渭的内心变得多警惕了几分,果然不能小瞧一个仙侠世界唯一王朝的底蕴,无数能人异士的汇聚之地,要是没有一点手段,那整个夏京还不得闹翻了不可。

    “第一次来夏都。”

    “正是。”

    “没有度牒。”

    “没有。”

    “去道宫登记一番,不然在城里被抓走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多谢这位军爷。”

    可能是看徐渭的卖相不错,那守门的军士也是多提点了几句,话语之中充满着自信,从不担心任何的修行者异人刚在夏京闹事,不去登记就是损失一般。

    徐渭进入之后,感受到人道法度之力更加强盛,看着城门口上的镜子,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位道兄,第一次来夏京是不是有些疑惑不解。”

    周遭传来一个爽朗的笑声,正是一个大胡子的粗狂男子,身着破烂道袍,年久未洗,还有一些异位,背后背着一个剑匣,手拎着一个红色的酒葫芦。

    “道兄有理,愿闻其详。”徐渭观望了一番,能看出属于同道法力修行的气息,便作了一个辑,摆出一个请的姿势。

    大胡子喝了一口酒,打了一个饱嗝,满是郁闷的看了那镜子一眼,悠悠道:“这破镜子的力量又强了几分,哎。”看着徐渭疑惑的表情,便哈哈一笑,继续解释道:“此镜子被称为禁法镜,镜子本身材质不多珍贵,只是具有灵性的一种材料,不过被稷下学宫的太学子们不断的加持法度之力,便能给进入夏京的每一个修行者释放一道禁法封印,此乃人道之力,修行法力很难完好无损的破解,就算是能破解,也会被大夏骁骑卫察觉,带入天牢之中,就算是修行者进入都会根基被毁大半,大派弟子来此都要小心翼翼。”

    “那道兄所言的又变强了又是何解。”

    “我有说吗?”大胡子摸了摸鼻子,一脸的迷糊。

    “有。”徐渭满脸认真,言简意赅。

    “呃好吧。”大胡子郁闷不已,道:“道兄要是有着空闲,不如随我来,这件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道兄说话都是如此风趣吗?”

    “或许吧。”徐渭颇为玩味的说道,我从天上而来,就此来到人间,见识了人间的繁华,如此甚好,不用摆着神灵那般高高姿态,修道修行修的也是真性情,随心所欲不逾矩。

    大胡子满是复杂的看了这么一位高手,真是见了鬼了,性格开朗的他都只好闭嘴不语,身形一转,动作飞快,消失在人群之中。

    丝毫不在乎徐渭跟不跟得上,要是跟不上,也不值得他刻意的结交一番。

    修行者的体魄经过灵气的长时间的滋润虽然不如武者,也是强于普通人,两人虽没用法术神通来赶路,还是行走飞快,而大胡子带领的地方也是越发的偏僻,艺高人胆大,徐渭也是丝毫不担心。

    雕栏玉砌,小桥流水,亭台楼阁,飞禽走兽,灵性非凡,经过一个类似结界的存在,徐渭仿佛来到另外的一片天地。

    “这就是修士集,大夏道官设立,对我等的压制也减少了几分,动用一些小法术不成问题,官府的人也不会来此。”

    大胡子直接对着徐渭介绍道。

    徐渭点了点头,他也察觉到身上的压制为之一轻,道:“是个好地方。”

    大胡子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这才像样吗?他能察觉徐渭的岁数很小,肉身的生气是骗不了人的,不过一直十分的冰冷,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烟波客,你来了,还带了一位小哥。”

    “不得胡说,这位的实力可不在我之下。”

    大胡子哈哈的打着招呼,周遭的人似乎对他都颇为熟悉,而对徐渭则是完全的陌生,好在知道大胡子不会说谎,也没有人上前来打扰。

    “你怎么知道我的实力不错。”

    进入一个酒楼,专供一些灵食珍馐,对修行大有裨益,便听到徐渭问道。

    “哈哈,山人自有妙法,恐怕道兄你距离天师只有一步之遥了吧,来夏京是寻求突破之法。”

    大胡子的面色也凝重了几分,他也是道士境界的一把好手,修行的法门也算是奇异,威力非凡,可是战斗力厉害,境界一直上不去,距离天师还很遥远。

    此地的修士集大多数的老人都与他一般无二,要么就是功法欠缺,要么就是底蕴不够,要么就是有着旧伤,就是差天师境界一步。

    要知天师境界寿命才能大幅度的提升,直接到五百之寿,更有妙法能够再活一世,能享受千年寿命,而他们道士境界不过才二百的寿命,长一点的不过二百四十岁的大限。

    “是也,不是。”徐渭来夏京自然有所图谋,可惜不是寻求突破,他的手段玄妙,不担忧寻常的克制,更有徐幽这么一张底牌,随时能够撤退。

    “大夏京都,龙争虎斗,风云汇聚之地,每年出世的灵物也是最多,有些带着先天道纹的灵物,则是我等强行突破天师的最好选择。”

    大胡子也不管徐渭知不知道,直接说道。

    “直接掠夺灵物,补给自身,有伤天道。”徐渭皱眉说道,此举与他的道不符,无论是行神道还是仙道。

    “道友境界高深,不懂我等的悲哀,天地灵物何等珍贵,可是天师高手才能在这个大夏世界立足,不用担忧虽是被打杀,要是能有灵物,自然选择直接掠夺,至于因果罪孽,日后再慢慢偿还。”

    大胡子也是听闻过不少的修行迷辛,知道有些修行者是不屑于掠夺灵物,滋补自身的。

    “那如此天地灵物,应该也十分的难得。”徐渭还从未见识过,他遇到的枯荣竹,九幽神莲等等倒是有潜力,可惜年限不足,一些神妙还没有显现出来。

    至于遇到的天师高手,任谁也不会将这等灵物随身携带,一般此种灵物的生存条件也十分的苛刻,一旦脱离了自身的环境,生存不了多少时间,变回自行枯萎与世间,不是被炼制成法宝法器,就是像大胡子所言,被直接吞噬,增强修行者的底蕴,天赋,强行冲关。

    “是难得,不过夏京每隔一些年总会出来一些,有的更是大夏朝廷培育的果实,对于修行者来说则是良药,唉。”

    大胡子唏嘘不已,可惜他也行走天下,倒是没有这般好运,能够撞到天地灵物,那是要极大的气运,一些修行大派宗门之内也有,倒是与他们这些散修无缘。

    “二桃杀三士。”

    “什么?”

    徐渭这才想到此方世界没有这个典故,便改头换面的介绍了一番。

    “是极,道兄没想到学识方面也如此精深,如此道理都能深入浅出的阐述明白,我等也是隐约明白其中关键,可惜身在局中,不得超脱。”

    大夏王朝是明谋,徐渭也想不明白为何不培育自己人,突然心中想到恐怕是为了掣肘那些大门大派,昔日白云山身死一役,他可是亲眼讲过顶级的修行高手九个之中才有一个散修,对于那陈昂也是不多恭敬。

    “对了,烟波客,你还没有说那镜子是怎么回事?”

    大胡子一拍脑袋,道:“道友还记得呢。也罢,我与道友相谈甚欢,这个迷辛也就说话。”

    他刚刚想要开口阐述,顿时两人做的这张桌椅附近多了一层流光,是一个禁声的界域。

    “大胡子且慢,有些东西不能够在公众场合诉说。”一个挥舞着拂尘的,仙风道骨的老道士不知道从哪一个疙瘩之中冒出,笑眯眯的说道。

    他的两根眉毛都是白眉,连在一线,一动前来,便是不断的上下晃动,颇具喜感,徐渭能察觉到那眉毛似乎不同寻常,也是用法术祭炼过,应该是一种神通手段。

    “白眉子,怎么又是你,你又要作甚。”大胡子烟波客顿时气急败坏的吹胡子瞪眼。

    白眉子倒是继续保持着笑容,对着徐渭道:“这位就是烟波客带回来的高手。”

    “贫道道号青莲。”徐渭也点头道,也算是正式介绍自己一番,毕竟两人的名号他都知道。

    “恕贫道孤陋寡闻,还是真闻所未闻,见阁下的打扮,应该与莲花宗没有关系,不过以莲为名的道号倒是少见,哈哈哈。”白眉子也是客气,直接将自己对徐渭的猜测说出。

    徐渭并未作答,淡然问道:“不知究竟是何等迷辛?不能让普通的修士知晓。”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