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夏见闻

    “这要事关于神器,乃是镇压大夏祖庭的香火神器,乃是一书册模样,拥有无尽的玄奥法则与其上,更是与人道众生气运息息相关,相传稷下学宫的创始人王圣人有幸观摩那册书籍,从中悟出《法学》一书。”

    以法度的力量镇压天下修士,以法度的力量管理天下。那镜子就是放置在稷下学宫之中,被无数的法学弟子不断的吟诵法学的典籍,慢慢浸染了法学的规则,与人道气运相连,而借助法学的力量,人道气运能发挥对我等修士的压制力量也变得更加的强烈。”

    徐渭听着也就明白了,法学就好似一把钥匙一般,打开了人道气运的门户,人道气运自然恐怖无比,不然人就不会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有智慧的生灵,徐渭还几乎未曾见过成了族群的,大夏四十九州,就连妖物都没有,只有与人死后之魂相关的鬼物。

    要知道灵气充裕,山林灵怪也容易诞生,徐渭也只是见识过一些奇珍异兽,妖怪倒是听闻都未曾听闻,想来也是这人道气运的功劳之一。

    “说这些干嘛,天塌下不还有大修士等着吗?”烟波客倒是洒脱,哈哈大笑道。

    白眉子也被感染,没有继续下去,便道:“今日也算是结识了道友,也是一件幸事,贫道混迹于大夏京都也有二十余年,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来,有个地头蛇也好办事。”

    他也是一眼看出徐渭身上似乎没有沾染尘世的气息,却无端端的来到大夏这么一个风云汇聚的地方,定然也是有事,修行者大多都对名利看得比较淡然,不会专门为了求取名利而来。

    “定然,不过在下还未弄清楚一些事情,要是有事,不会吝啬两位道友的帮助。”徐渭也承诺道。

    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徐渭的心态淡然,不过到了夏京还没有遇到所谓的贵人,要是有些急切,准备到处在京都晃悠一番。

    “如此甚好。”两人都很欢喜,他们都能看出徐渭身上的那股与天地交融的波动,不是天师,也是接近与天师的存在,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

    平常天师也是不会来大夏京都,万一一个不小心被杀死,那才是冤枉,天师高手到了京都被压制的法力也不在少数,反而不如一些异人再次厉害,至少异术天生,就算有着法度的力量压制,也是能够施展出大部分的威力。

    可惜异人的修行手段大多残缺不全,良莠不齐。

    白眉子正是这家酒楼的东家,给徐渭安排了住宿,便告辞离去,修行者大多洒脱,不会纠缠于人情世故,有事一般也就直说。

    朝夏都而来,显出身形,与人交流,虽然徐渭保持着独立,也感觉到他陷入到尘世这么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怪不得修行者大多数都选择在深山老林。

    因果纠缠之下,各种事物接憧而来,就算是修行也是静不下心来。

    徐渭盘膝而坐,观想着周身的窍穴,大多数已经圆满,他的胸中五气更是澎湃待发,虽是可以汇聚成一团,又可散开而来。

    五行循环,五行相生相克,徐渭对此种五行的奥秘更上一层楼,也将昔日参悟的一些修行手段重新的融会贯通,没有神力的推演,也是靠着心神之力不断的推演,徐渭感觉进度也不缓慢,不过心神之力恢复缓慢,必须观想。

    徐渭选用的观想之法,正是前世的神体,他对神体可是一清二楚,即是天地造化而成,也是他亲自凝练,不仅仅是一个人形,包含着无尽的奥秘,不似肉身,却如同肉身。

    他也见过那陈昂,估计选择的观想的就是他自身,他武道修为惊天动地,选择走法武合一的道路,所谓一切神通据悉吾身,武体圆满也是充满着玄奥。

    一连几日,白日徐渭出行探查整个夏京的一切,了解风土人情,官员王朝信息等等,对于整个上层还是有一点了解,可惜暂时没有目标,贵人何在,凭借他的推演术,事关己身,更是如坠入迷雾之中,要不是之前用残余的神力推算出大吉之兆,更是不会待在此地。

    不过徐渭也听到了关于自身的传闻,靠着耳聪目明偶尔从一些官员的口中得知,别拿芝麻小官不当回事,有时候消息也真是灵通。

    对于白云山,徐渭还是有些念想,可是从未查探过,就连天机推演之术都没用过,就怕暴露自身的跟脚,他如今完全独立,不能与白云山扯上任何的关系。

    白云山后来化为五指山,镇压了五位天师级别的高手,包含两个武道神通境界的大夏龙首,两个西北三州的天师,一个大夏祖庭的老侯爷。

    龙首和老侯爷可都是代表着大夏的脸面,不生不死,不清不白的被镇压在偏远之地,果然夏帝震怒,则令陈昂一日不救出被困之人,一日不得返回京都。

    陈昂的威视朝野上下都看不满,可惜手底下的大夏龙卫却是厉害,更有监督百官之职责,如今倒是落得个满身污垢。

    他虽然法武合一,单挑能力满分,可惜是不懂阵法禁制,五指山与地脉相互连接,更有一具神体的全部力量演化其中,端是无比的厉害,陈昂也试过强行的攻击,不顾一番百姓的死活,直接将周围的一切变为死地。

    轰击了三天三夜,地震了三天三夜,陈昂这才发现,他的轰击速度和山体的恢复速度相差甚远,就算他活活累死,山还是存在,他是与整个天地作对,莽夫之力,如何能够与天地相比。

    陷入了绝境的陈昂,也在召集天下间的奇人异士,包括大量的天机推演师前往,推演出破局之法。

    神道强横的一面也展现在人们的面前,白云山神第一个面对世人的神灵,也是第一个在世人眼中陨落的神灵,更是与四年前的天降流星的传言相互联系道一起。

    除去夏京,那本是贫瘠的西北三州也是风云汇聚,有些去寻神道迷辛,有些去看陈昂的丢脸。还有九幽阴神的消息,也在底层民众之间口口相传,让人知晓死后还有另外的一片天地,不过所信者倒是不多,毕竟未曾见过,毕竟此地是夏京,所有游湖一旦产生都会被牵引进入到大夏祖庭。

    倒是经常外出经商之辈,猛然发觉,以往夜晚经常遇到的孤魂厉鬼之类消失的无影无踪,准备的一些驱鬼的法器,符箓之类倒是排不上用场,偶尔遇到都是感到稀奇,也不用那么多武道修士来护卫。

    整个行商体系受到冲击,商人越加的繁荣,也有人赚不到钱选择铤而走险,总之,乱想也多,越是太平,内部越是容易出现问题。

    在这么一种变革之中,维持一种诡异的平衡,整体来说大夏的商业环境繁荣,底层百姓还是受益,不用担心鬼物之流。

    没有了外患,祖灵的体系也受到了冲击,信仰香火也越发的不虔诚,香火不纯,杂念更多,大家族人心汇聚还好些,平常的村落靠着祖灵压制,在其中作威作福的一些祖灵嫡系的苦日子也来了,很多偏远地方已经悄然的开始取缔祖灵的存在。

    大夏的整体变化是朝着徐渭推算的方向而去,而在永安府也相信有一部分人应该发现了活生生的土地神灵,对于某些人来说可是肥肉一般,不过这等消息倒是不会流传出来。

    谁都知道神灵之道,不光是强横无比,更是长生之道的首选,自然是选择藏着掖着。

    土地神印徐渭是做了手脚的,能够自行的分裂,靠着功德香火就能重新的化为完整的土地神印,神术也少,不过寥寥,可是要是修行者得到的话,光是一个长生对于他们来说就充满吸引力。

    最为关键的一点,土地神印的晋升途径简单粗暴,十里土地,百里,千里,万里等等,按照徐渭的设想,要是能掌握万里的土地,恐怕就算是一个普通的阴魂,也能成为一个天师巅峰的高手,能调用的灵气百分比虽少,但是基数大了就是海量。

    神道的根基,也是破坏大夏的根基所在。

    收敛心思,徐渭也终于想到了一个打入大夏达官贵人之中的一个好主意,那就是作一个天机推演师,这种行当简称算命的。

    普通的天机推演师,能窥测到天机的都是少数,大多数也算是大数据分析,推演师,而真正的天机窥伺何等的了得,基本没有特殊的法术只有天师高手才能开始参悟天道。

    算命这一行,华夏的无数历史之中涌现出无数的奇人异事,各个都有着一套推演之术,更是有着对应的出名事件。

    徐渭看着铜镜之中自身的面孔,倒是一副好卖相,不过可惜的是不似仙风道骨,太过于年轻,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这在前世今生都是通用的道理。

    铜镜之中的徐渭的青年面孔以肉眼的速度慢慢的变老,是真正的肉身的变化,莲花化生所示灵物化身,也是穷尽实体变化。

    白色的胡须也以肉眼的速度生长,很快便长三寸,徐渭哈哈笑道,伸出手摸了摸胡须,颇为自得的点了点,身上的道袍也变得更为返璞归真一些,也就是陈旧一些,不得不说那白眉子和烟波客两人的衣裳陈旧卖相倒是不错,颇有高人风范。

    “还缺些什么?”徐渭看了一眼房间里面的事物,略微一思考,手中便有多出一个白色的旗幡,法力运转之下,很快上面便多出了两行字。

    上书:窥天机,测人事。夺造化,算天下。

    六甲奇门乃是天罡三十六神通之中唯一天机推算之术,如今只有六甲,对于徐渭来说,也是一等一的推演法门,靠着六丁六甲道教护法神,在天地间无处不在,也能测算出无尽的天机。

    凡人事迹自然是无往不利,打响名声,赢得达官贵人的瞩目也是非等闲。

    “算命,算命,日行九卦。”

    大夏京都的市集多了一个算命的仙翁,伸手一点,空旷的地面便冒出一方石台。

新书推荐

赘婿无畏重生之仙尊归来佛系修仙者人间杀神都市之将臣归来地球最强王者都市麒麟战神你好女婿我轮回一千万年虚府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