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无目侯

    风卷残云,阳光如同利剑刺破天际之间的重重黑幕,天空阴沉沉。

    夸啦啦!

    犹如天倾一般,骤雨急下。

    一个沙漏般的记录下雨量的工具放在院落的正中央,周围的屋檐的雨幕之下,立着一位位白袍的青年老者,皆都睁开双眼死死的盯着计算雨量的器皿。

    计量的木牌在雨水的浮力之下不断的上升,很快就到了一个划着红线的数字周围。

    近了?

    众人都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影响到了结果。

    到了。

    众人都面露复杂,抬头看天依旧是那么阴沉沉,雨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帘继续在下,心中不免产生了某种希翼。

    停了!

    “停了,真的停了。”

    “是啊,怎么可能?”

    “果然是世外高人。”

    短短一瞬间,乌云就被利剑个撕开,雨消云散,周围一切都恢复了正常,花草树木在雨后舒展着身姿,散发出泥土的芬芳。

    计算雨量,天机府之中能测算的不在少数,可是要是到每时每刻,落水量精确到每一分每一厘就不是常人能做到,

    午时三刻,未时一刻。降雨量三寸三分三厘。

    暴雨!还是大暴雨,短短时间内发生结束,更加是难以预测,预测一块地方短时间内的天气容易,要是精确到这个地步,则是难上加难。

    确实难矣?

    “还愣着干嘛,快去禀报府主。”

    小院的四周的一行人全都手忙脚乱,面色各异,从他们衣角之上,可以看出绣着天机两字。

    窗台之中,徐渭看着窗外的阳光,顿时心中一紧,有一种预感,似乎有人在推算自己,是一个天机高手,能直接沟通天机的存在。

    “来就来,那就让本尊试一试你的手段。”

    徐渭闭目养神,心神沉浸在无穷无尽的推演之道之中,一双神目的探查之光从徐渭的心田生出,似乎要将他给看的一清二楚。

    这是冥冥之中的警示之光,凡是修行者修行道一定的境界自然能感受到天道,有人推演自身也能察觉到,便是修行者口中提及的心血来潮,对于未知都有一定的探查能力,不过这种能力有大有小,此番徐渭是主动进入到局中。

    某处密室之中,一个双目消失不见,只剩下两个空洞的眼眶的老者,满头的白发,正在盘膝坐着。

    地面之上刻画这八卦的纹路,密室之中是昏暗不明的灯光在使劲的摇晃着,密室之中无风自动。

    “果然不凡。”声音的主人带着一丝见猎心喜之意,大笑道,手印结的更加的快速,他的对面正有一大一下两个白袍男子,正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就让我来看一看你的跟脚究竟如何,竟然使得天机府的所有宗卷和高手都查探不出你的跟脚,哈哈哈。”

    一条蜿蜒的虚幻的时间溪流出现在密室之中,仿佛展示出无尽的奥秘。

    “快闭眼。”那大一点的老者口中道,顿时使用衣袖遮挡住眼睛,而他的徒弟慢了一步,顿时不停的惨叫着,只见两只眼睛都不停的泊泊的冒出鲜血。

    那大一点的老者的眼睛也有一些刺痛,靠着深厚的修为硬生生的抵抗住,口中怒喝道:“无目侯,你竟然敢胡来。”

    “自己学艺不精,还来愿望本侯。你让本侯爷十分的不欢喜。”

    “你”

    老者一边看顾着弟子,一边心中暗道,等到事件结束,定然要让他付出代价。

    徐渭能够感受到那股力量追根溯源,在不断的探查他的跟脚,一路而来的踪迹都大半被探查到,只是在钱江之中传法的那一段,当时他还有这封神印在身,封神印乃是神道至宝,自然能够遮掩天机。

    “真的厉害。”徐渭不免赞叹道,他的推演之术的底蕴比之那人还是差了一点,被探查出不少的根底,甚至知道他的青莲化身和算命神翁的变化身份,可惜更深一层还是无从所得。

    “道友,未免过了一些。”

    一道悠悠的叹息声音出现在密室之中,徐渭自然也没有吃亏,此人全然推演他,丝毫不顾及遮掩自身的天机,他也是追随者天机,显化出一丝力量出现在密室之中。

    蜿蜒的河流不断的破灭,终于如同梦幻泡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何?”那老者着急的问道。

    “哼。”无目侯双眼消失不见,不过依旧能看出他的面部表情十分的难看,口中道:“此人就在城东修士集,我已经洞察他的位置,你等去邀请即,至于来历,从钱江而来,不沾因果,清静无为,乃是一个大德修士。”

    “无目侯,你是在隐瞒?”老者厉声追问道。

    “天机子,你的天机推演术仅在我之下,我说没说谎你自己不会推算吗?感觉给本侯滚,打扰本侯清净。”

    那老者就是天机府府主,他听闻了算命神翁的名声之后,暗中让人去询问最简单的雅诗最难的测算天气,没想到徐渭给出了这么一条信息。他自然也不甘示弱,耗费大力去推演一番,时间推算不差分毫,但是水量他推演的少了三分,自然明白算命神翁的实力不在他之下,还隐隐约约在其之上。

    天下间,各门各派的天机推演术,他作为天机府的府主,不敢说全然知晓,也是知晓大半,天下间他的推演术能排到前十,在大夏王朝除了无目侯他就是第一,现在无目侯被废了,他则更加是第一。

    莫名其妙冒出一个人,更是挑战他第一人的位置,天机府的规则也简单,能者上,毕竟都精通天机推演术,要是一个高深的天机师暗算一个不如他的天机师也是简单至极,这种事情根本隐瞒不住。

    “走,无目侯,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等着烂掉吧。”天机子冷声道,带着他的青年弟子离开这出阴暗的密室。

    “夏帝,大夏王朝,我恨啊。”

    八卦图发出光芒,将一切的声音和力量波动给掩埋。

    “借助时光的力量探查过去现在未来,天下间一等一的天机推演术。”徐渭心中也有些后怕,要不是封神印这等脱离了时光长河的存在,定然要被探查出跟脚,对他的大计不利。

    “那老者是谁,似乎被囚禁住。”徐渭对禁制一道参悟不多,不过五行之道参悟深刻,所谓一理通百理,不然也不会领悟到五指山的封印之法。

    八卦的纹路虽然玄妙,徐渭略微一推算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六甲的推演之术虽然神奇,但是主要推演的就是现在,对于过去,未来的推演倒是弱了一筹,真真切切的是靠着无穷无尽的信息计算出未来的事迹。

    六丁六甲之神无处不在,徐渭自然是占据了信息方面的优势,至于得到降水量等等简单的数据力量自然及简单至极。

    “不过我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另外两人应该是天机府的人,差不多是知道我在此处。”徐渭喃喃自语道。

    走下楼梯,酒楼之中,此刻人烟稀少,徐渭询问了一番烟波客和白眉子两人的踪迹,便重新的回到了房间之中。

    一番比试,徐渭的参悟天机之道更加深刻了几分。

    不多时,门便被敲开了。

    “青莲道友,不知道唤我等两人有何要事。”烟波客一推开门,便大大咧咧的说道,白眉子也是紧随其后,两人都面色如常,这说明天机府还没有派人前来城东修士集。

    “找两位前来,自然是有事想要询问。”徐渭微微一笑,此两人都交游广阔,知晓旁人不知道的信息,更是在夏京根深蒂固,有些事情找人打听一番也是不错的选择,这就是朋友的好处。

    要用推演术推演出那无目老者的身份,徐渭感觉希望渺茫,每一个修行天机者都会察觉到自身的天机被探查,自然会小心防备,徐渭还怕那人硬来斗法。

    “尽管说来。”

    “痛快。”徐渭手一挥,空中多了一个虚幻的图卷,露出一个恐怖的人脸,正是无目侯的面貌,与地下室的一般无二,自然徐渭没有幻化出背景。

    “是他!”

    “定然错不了。”

    两人对视一眼,面色凝重万分,都惊骇不已,似乎对图卷之人十分的熟悉。

    “你们认识,是否可以详细说一说。”

    烟波客和白眉子面面相觑,都不明白新认识的小兄弟怎么能有此人的面貌图像,而且肯定是最近的图像,不然不会少了两只眼睛。

    “此人的名讳不敢说来,不过此刻的名讳倒是无所谓,名为无目侯。”

    “大夏的侯爷?”

    徐渭心中一震动,能以修行者的身份封侯,自然不同,可是为什么会沦落到如此的地步。

    白眉子一挥手多了一道禁制,还不放心又多添加了几道,这才心中安了一番。

    “此等人物不知青莲你如何纠缠到,我等接触这等人物恐怕也是灾难临身。”

    “此人是一个天机推演高手,又名无目侯,莫不是天道反噬的结果?”两人的语焉不详,徐渭的心更加的瘙痒难耐,十分想要知晓一个人的信息,纵然不如太一,也是一个惊才艳艳的人杰。

    “你真的一点都没听过?”

    “未曾。”

    “那温良侯呢。”

    “同一人?”

    “哎,温良侯就是无目侯,大约四年前,天降流星,位于西北,祖庭震动,天下间的天机师全都束手无策,探查不出半点踪迹,只有那惊才艳艳的温良侯,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终于推算出一些消息,将流星与祖庭震动联系道一起,无数的世家子弟自愿前往西北查找大秘,而温良侯经此一事,名声大振,至于他推算出的具体消息外界不得而知,只是三年后,世家子弟纷纷铩羽而归,西北安定,天下平静,那祖庭的震动三日仿佛是幻觉一边,某一日,温良侯双目消失,夏帝怒道其为无目侯,大约是其中发生了一些事情,坊间传闻是无目侯算错了国运大事。直到不久前,神道出世,西北的白云山神全身都是秘密,世人也都纷纷以为无目侯被误会,可惜无目侯下落无踪,夏帝金口玉言,自然不会乱改旨意,世人皆是可怜无目侯。”

    “天妒英才!”

新书推荐

赘婿无畏重生之仙尊归来佛系修仙者人间杀神都市之将臣归来地球最强王者都市麒麟战神你好女婿我轮回一千万年虚府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