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风谷之秘

    瞬息之间,周围的阴沉的天空就发生变化,好似平静的水面开始泛起了波澜。

    平静之地,似乎也是很少迎来外人,积蓄无数时日的风都在缓慢的涌现而出。

    一股清风微微吹拂着徐渭的面孔,好似请人的抚摸,一股接着一股,缠缠绵绵,为之不尽。

    徐渭的脸色也是越发的难看,这风的杀伤力不大,却是杀人与无形之中,暗藏着杀机,每一缕风吹拂之过后,都带走了徐渭肉身之中的一缕生机,更有甚者,徐渭能感觉到元神之力也消减了一风。

    不仅仅是伤害到肉身,更是只指着灵魂,两相其下,威能自然恐怖无比。

    这削骨蚀肉吹魂之风来历也是蹊跷,仿佛无处不在,凭空诞生一般,徐渭每走动一步,风便越发的强烈,短短时间肉身的生机都被消减了一成之多,元神之力也是如此。

    平静之地,范围不大,徐渭片刻的功夫便转悠了一个来回,顿时明悟,这也是一处奇异的风穴,就好似他坠入到了龙卷风的中央地带。

    只是他是不知不觉之中踏入其中,而这风的来历更是诡异无比。

    “再这样下去,只能强行破局离开。”徐渭心中暗道,如今他的法力被锁,实力有限,不得耽误下去。

    这平静之地究竟有何奇妙,徐渭不甘心,都到了此处,恐怕距离破解风谷的秘密只有一步之遥,要是止步于此,那就太不应该,也白白冒险一次。

    风依旧在不断的缠绕在徐渭的身上,短短时间里面,他的肉身的生机再次被磨灭了一成,只剩下了八成的生机。

    此等磨灭乃是直指本源,不是一般的伤害可比拟,要是现在出去,就算没有龙纹锁链,徐渭的实力也会大损,乃是全方位的损伤。

    风,何为风?

    徐渭心中也陷入到沉思之中,无论前世今生对于风这种天地之间无处不在的事物都有着无数的解读。

    物动生风,最为简单的解读,只要有着动力的产生,便能生出风来,而要是没有动力的来源,风便不会存在,龙卷风也是靠着两股相反的气流形成,无论是何种风都是由最初的动形成。

    “动者,风也,我明白了。”徐渭此刻的肉身生机又被磨灭了三成,只剩下了五成,心中大喜道。

    从一开始踏入此地的一切都回想起来。

    他发出声音,开始动作,引起了风动,此风随着他的动作绵延不绝,形影相随,是为磨灭生机之风,只有最初的源头消失,那风消失了动力则会散去。

    而那磨灭元神的风,来自于心动,前世有一个著名的禅师对答。

    是风动,还是帆动。

    都不是,是心动,所以风动,所以帆动。

    心若不动,则风不生。

    徐渭立刻定住身子犹如石像一般,就连呼吸,血液的流动等等都消失不见,真的就是石像,而此刻萦绕在他身上的一股风也是越发的小,很快便是动力不足,消失不见。

    徐渭的识海之中,观想着昔日的白云山,乃是一座巍峨大山,取其磐石坚定之意,顿时心田之中所有的心思波动全都消失不见,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好似过了一个世纪,徐渭突然醒悟,不应该如此继续下去,他还有着大事要做,冥冥之中一种警示传来,心中有所悟,便睁开了眼睛。

    此刻周围已经不是平静之地,换了另外的一个洞穴之中。

    周围竟然还有着好几个石像,都风采不凡,在此看来有些年头。

    徐渭心中一凛,顿时明白这些就是堪破了平静之地的奥秘之人,奈何平静之地更为诡秘,识海停止了波动,便真的对外界全然不知,只能慢慢的等死。

    能堪破到此的人,一个个的悟性全都是非凡,奈何是差了一点运气。

    徐渭曾经也是发出过天道誓言,开辟神道,如今神道路途飘摇,他这个神道第一人自然不会这么简单的陨落,靠着冥冥之中的一点警示,徐渭这才在关键时刻清醒过来。

    “这里恐怕就是神风谷最终的地方了。”

    看着洞穴的入口,一股股青色的风吹拂而出,然后很快就朝着外界飘散而去,外界的那些龙卷风等等最终形成的源头便是此处。

    小心翼翼的避开一道道青风,徐渭越发的深入到洞穴深处。

    里面的道路越发的开阔,而到了最终的洞穴,这才明白原来他来的只是一条小道,恐怕这诺大的北漠究其根本原因与这风穴脱不了干系。

    “这是什么?玉石架子。”

    徐渭看着前面的无数的玉石的柱子,被吓了一跳,难道是有人设置的阵法,那这阵法的痕迹未免太过微弱,真的半分都察觉不出。

    “不对,这是骨头。”

    徐渭摸了摸,感觉到却是如同玉石一般,可是细细看来,这些粗大的玉石架子似乎质地有些眼熟,瞬间便想起骨头的质地纹路,果然一般无二。

    这要多大的动物死后才会形成玉石骨架。

    徐渭心念一起,顿时飞到半空之中,围绕这玉石架子绕了两圈,整个玉石骨架占据了整个地底,徐渭的身形在夹缝之中不断的飞舞。

    心中也在不断的勾勒出这种生物的形态。

    终于一个完整的动物形态在徐渭的心田之中勾勒完成。

    “这是大鹏鸟。”徐渭语气艰难的吐露出几个字,仿佛不可置信。

    这是徐渭第一次在此方世界看到如此巨大的生物,而且是神话之中的生物,更是不可思议。

    此方世界人道昌盛,可以说是其余异类徐渭都很少见到,昔日坐下猛虎罗罗有着血脉,徐渭就感到奇怪,更为奇怪的是,很少听说其余的奇珍异兽的消息,有点奇异,都不怎么太过于超凡。

    此大鹏鸟的出现更加让徐渭坚信此方世界有着大秘,绝对不简单,如此巨大的身躯,修为近乎于仙人的存在,竟然陨落于此。

    死后的身躯竟然能早就黄沙万里,可以猜想生前的恐怖。

    怪不得神风果能拥有一缕先天神风,定然大鹏鸟生前便是掌控着先天神风的存在,死后先天神风的本源便逸散开来一部分,又被这种奇异的神风草给汇聚,终于诞生了一先天神风。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徐渭不免感叹道,似乎惋惜此等大鹏鸟陨落于此。

    眼前一阵青光闪过,徐渭似乎看到一只大鹏鸟的形状的虚幻之物,直接冲破天际而起。

    “是,大鹏鸟,他还没死。”

    徐渭大骇道,如临大敌,这种生物神话之中可是以龙为食物的存在,恐怖可见一般。

    徐渭张开法眼,朝着那虚幻的大鹏鸟消失的地方看去,真的是扶摇直上九万里,直接突破了天际,而在无尽的高空之中,似乎有着一道光幕,硬生生的被撕破一道口子,随后口子便迅速弥合。

    徐渭也是感受到外界的一缕气息,见识到了真正的满天星斗,而不是如同隔着一层一般,雾里看花,就连青莲之体都有所异动,似乎想要吸纳日月精华,奈何只是一瞬,逸散出来的日月精华早就消散在空中。

    于此同时

    大夏四十九州,无数闭关之地,奇异之地之中,顿时都冒出一道道强横的气机出现,神念直接横扫大夏四十九州。

    那些存在的神念汇聚到一切,都在说着一件事。

    “大鹏鸟,出世了。”

    不消片刻,这些神念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徐渭都被吓出冷汗,他如今也是天师高手,可是那群存在未免太强了,明明都是天师境界,这群存在的一切都打磨到了尽头,近乎近似于仙的存在。

    他虽然步入了天师境界,就好比一个刚刚踏入仙途的修士,而那些存在一个个都踏入了不知道多少年,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对于仙,徐渭还未摸索清楚,对比神道是相当于中三品的境界,恐怕最弱的六品就等于最弱的仙。

    神道到了中三品,又有另外一个称谓,便是天神,徐渭强行突破七品神道的境界,距离六品相隔太远,很多神道的体会都未曾完善。

    刚刚神念横扫之际,徐渭也是收敛了自身多的气息化为石像,躲过了神念的探查,好在这些神念似乎都带着一股腐朽的气息,一出世就很快的消失不见,似乎有着某种的顾忌。

    “天外之天,究竟为何。”徐渭感叹了一句,突然有种想要了解天地真相的想法。

    “你这人族小子倒是有趣。”

    “什么人?”

    徐渭顿时目光环顾四周,神念横扫。

    之间大鹏鸟的玉石骨架的上空突然浮现出一道人影,甚是虚幻,可以看出是一个青袍青年男子,袍子之上刻画着奇异的花纹。

    “你不是人族?”

    对方说道了族,这还是徐渭第一次从同道之人口中听说过族群的概念,平时都是人族自然不会去说。

    “当然不是,说来我苏醒还要靠着你的一点气运。”那青袍男子看着四周,缓缓叹息道:“此地对我来说可是枷锁。”

    “你只是一道神念幻化而成,难道是刚刚离去的大鹏鸟。”徐渭心智坚定,瞬间就推测出这青袍男子的跟脚。

    青袍男子给与徐渭一个赞许的眼神道:“你这人族小辈果然聪慧,怪不得能通过外界的风谷到达此处,本来还以为我还会继续沉睡下去,直到下一次大世的到来,没想到借助你的一句诗‘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得到人族的一些文道气运相助,如此良机,自然要突破这个枷锁。”

    “果然好诗,短短两句,将我大鹏一族的天赋描绘的清清楚楚,意境更是高远”

    徐渭听着大鹏鸟的话,满脸的黑线,他倒是无异之间放出一个话痨,看来此异族对于人族的文化颇为的了解,不然是无法体会到意境。

    “你只是一道神念,有什么交代还不快点,等你消散了,想说的没说出来,岂不是尴尬至极。”徐渭不耐烦的打断了大鹏鸟的话语。

新书推荐

赘婿无畏重生之仙尊归来佛系修仙者人间杀神都市之将臣归来地球最强王者都市麒麟战神你好女婿我轮回一千万年虚府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