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冤家路窄

    “怎么回事。”

    人群涌动,从中走出被簇拥着的两位贵气逼人的公子哥,反而不像是剑修。

    “公子,可要为我等做主,那少年硬要来小飞仙岛,我等怕绕了公子,便准备好言驱除,没想到这少年手下厉害,趁着我们不备,直接废了我们哥俩。”

    两个青年哭诉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真是闻者心伤,他们是真的悲从心来,泪水涌动,没想到直接被一个普通少年给调断了手部经脉,日后剑修之路算是断绝了大半。

    “竟然如此凶狠。”那名为黄景的男子面色难看,直接来到两兄弟面前,将其手腕拿起一看,只见上面两道细细的血痕,充满着锋利的剑气,阻止伤口的愈合,而伤口十分之深,深入到骨头之上。

    黄景从口袋之中掏出一个药瓶,颇有些肉疼的直接倒在了上面,顿时两人疼的是五官都皱到了一起,但是都明白此等机会不多见,只能硬生生的忍住,过了今日,也不会有人来管他们。

    残留的剑气阻拦者伤口的愈合,那黄景轻轻的用食指一点,颇为玄妙,乃是一招剑指,此刻那剑气似乎被牵引动,朝着黄景的食指而去,直接化为小剑,刺到了黄景的食指之上。

    顿时多出了一滴鲜血,黄景倒吸一口凉气,此等剑气十分的精纯,而且来历不比他修炼的剑道弱,他一个不察觉,竟然受伤了。

    一旁的李闪也看的真切,口中道:“黄师兄你大意了。”

    “是,我们也去会一会那少年。”

    黄景点了点头,本来两人也没当做一回事,如今便是慎重了许多,人群散开,徐渭依旧在原地不动。

    看着徐渭的面庞,顿时那李闪面色一变,直呼道:“是你?”

    黄景皱了皱眉,竟然是认识的,这天下高人无数,子弟辈更是混乱,能少一事便是少一事,他也心中起了此事就罢的心思,却没有想到李闪接着说道:“怪不得拒绝我师,让我师心情不佳,直接回山闭关。原来还真的有两把刷子。”

    “你是?”徐渭也皱了皱眉头,好在他记忆不错,顿时响起,此人正是郭鑫来的时候,身后两人之中的一个,不过当时他的注意力都在郭鑫的身上,倒是没有注意。

    “原来是郭天师的高徒,不过未免过于小家子气,我上岛来,还派人驱逐。”

    徐渭不屑的说道。

    黄景并不是郭鑫的徒弟,倒是不太明白,便说道:“李师弟不妨告诉为兄是怎么回事。”

    “哼。”李闪面色不愉道:“此人便是徐府大少徐渭,昔日我师闻其年少聪慧,便想收其为徒,没想到徐少自傲,非要考验我师,不知发生了什么,我师扫兴离去,并未提及收徒之事。”

    李闪语气饱含讥讽之意,语气不善,目光清冷的看着徐渭,要新怨旧恨一起算,为徒弟者,自然要为师傅争取面子。

    黄景乃是飞仙宗的弟子,飞仙宗也是天下一等一的宗门,而他的师傅便是叶一剑,所以被李闪称呼为师兄。

    昔日叶一剑经历传奇之地,凡是叶一剑的子弟都来游览过,当初还与东南剑宗的高人有一场剑斗,即有友谊也有争斗,所以基本都是新入弟子来此,而东南剑宗此番来的便是李闪,却是没有想到徐渭乱入了此地。

    “此少年竟然如此大胆,天师收徒都拒绝了。”

    “天师收徒,此少年莫不是脑子有病。”

    “要是给我,那该多好。”

    周围的人纷纷都议论纷纷,都是普通的剑修,大多都是后天,少数先天境界,对于天师这道天堑都是可望不可即,就算是门派弟子能突破天师的每代之中也只有少数几个。

    “怎么?当初郭天师可是没有二话,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同为剑道也是繁若星海般,我与其剑道不同,即使被收徒也是浪费时间。”

    “今日在此小飞仙岛,我李闪也不逼你,若你能刺到白雪鲟鱼,便能证明你的剑道,若是不能,那今日你对两位剑士的所做作为是要付出代价。”

    李闪说的轻松,不过语气之中却是透出冰寒彻骨的寒意。

    需知白雪鲟鱼本身就是极其难得之物,颇有神异之处,法术难伤,水中行动如电,感应更是灵敏,水流异动,能量波动都能感受到,唯有肉身之力才能捕捉。

    而剑,重刺,汇聚一点之力,更能破开白雪鲟鱼周身的鳞片,鳞片结构复杂,不易受外力。

    本应该参与冰川之中,不可得见,而每年接近夏季,水流极端有冰川融化,藏于底部,而渭水源头深入冰川之中,渭水之深,底部寒暖流交织。

    徐渭的面色也难看,他来此地本就是为了白雪鳕鱼,可是却是不喜被人如此逼迫行事,有违背本心,而鲟鱼本就是难以捕捉之物,心性有异,自然差了一筹。

    看似简单的话语,便是诸心之语,锋芒毕露,杀气森然。

    此刻以黄景和李闪为首的一众剑士都不会允许徐渭离开,而徐渭思量自身的实力也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

    不过徐渭像来喜欢逆着来,不会轻易的被别人支配,骨子里就有一股犟气,顿时心中也起了一股戾气。

    “你可想知晓你师为何离去?我的考验究竟是什么?”

    徐渭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转而说道。

    “是什么?”李闪迫不及待的问道,郭鑫并未说出,他们身为弟子自然好奇。

    “哈哈哈,你很快便知晓了。”

    徐渭深深的看了李闪一眼,朝着湖面轻轻的一点,如同鸿毛一般漂浮在水面之上,水不过膝,静止不动,水中持剑。

    水面之中的倒影正是徐渭的模样,少年模样周正,面色平静,无悲无喜。

    “他要干什么?”

    “真的要刺鲟鱼吗?”

    “鲟鱼何曾难刺,全都靠着入冬之际,用无形丝编织成的网,上千人力才能彻底清理此湖,将每年的鲟鱼抓尽,这些年来剑客蜂拥而至,可是能刺中却是寥寥无几。”

    “对极,只有二人,如今都是天下闻名的剑修,都先后步入了天师,都在先天境界靠着肉身之力刺中鲟鱼,如今刺中鲟鱼便成了佳话,一旦刺中,简直就是半个天师,而且还是战斗力顶尖的天师。”

    周围的人都议论纷纷,声音也都映入道徐渭的心田之中。

    他自渭水异动的河道而来,吸收了不少的水灵之气,对于水灵之气的感应颇为敏感,他能感受到此地正是一个节点的位置,所以才落地与此处。

    此湖也是因为渭水而存在,落于平静的地段,依旧是渭水,要是如同周观所说,他与渭水有缘,今日定当命不该绝。

    “装模作样,哼。”李闪看着徐渭的模样,心神沉寂,与周围的环境逐渐融为一体,身形随着水纹波动,不会产生丝毫的干扰,便知晓确实有着手段,便大声的喝道:“你只有一个时辰时间,我等不会等你太久。”

    黄景也没有说话,不过内心叹息了一声,这位师弟未免心性狭隘了一些,要不是叶一剑与东南剑宗有些缘分,他早就出手,他的师傅说过万般修行,剑修最终心性,剑修的就是一颗心。

    而黄景追随着叶一剑的曾经的足迹,试剑天下,也是为了磨炼心境。

    一个时辰,够了,徐渭也听到了李闪的话语。

    他的识海演化出一片心湖,平静无波,很快便多出一条细线,轻轻的产生波动,唯有灵性才能在心湖之中产生痕迹,外界的一切影响因素都消失不见。

    那一道白线正是白雪鲟鱼,它游走在灵气的节点之上,吞吐着灵气,渭水水灵之气充沛,也能作为白雪鲟鱼的食物。

    时间漫长的过去,旁人都不想打扰这一个少年,就算是想要捕鱼都纷纷避让开来,来到了另外的一处境地。

    都心生好奇,这么一个刚拒绝天师的少年,究竟能做到如何地步,光是能够在水面上待这么久,就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突然徐渭睁开了眼,两道目如同剑一般的锋利,手中的树枝朝着水面刺去。

    树枝斜面进入到湖面之上,隐隐约约能看到有一道白色的细线在湖底穿过,而那一点正是白色细线经过的位置。

    剑速如光一般,徐渭只感觉到树枝触摸了某种极为光滑的物体,树枝的剑身的都有些不稳,立刻稳住了力道,继续刺去,知晓是刺道了实物,轻轻的一跳,瞬间一道雪白色,三寸长,一指头宽的扁头鱼被跳出。

    周身鱼鳞的花纹就如雪花一般奇异,闪耀着光芒。

    徐渭知晓这是好东西,伸手一探,便将它拿在手中,面色暗喜,虽然他有赌的成分,不过也证明他赌对了,周观传授的剑道果然是天下一等一的剑道。

    轻轻一点,直接如同大鹏展翅一般,飞入到小飞仙岛之上。

    来此的人就算没有见过也听说过白雪鲟鱼的模样,纷纷都认出了徐渭手中之鱼,顿时都哗然一片,有种见证传奇的感觉。

    更有幸灾乐锅者,也想要看一看那东南剑宗郭天师的高徒究竟该如何是处。

    徐渭一手持白雪鲟鱼,一手持着树枝为剑,眉毛一挑,冷笑道:“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现在告诉你,我可以从湖水之中捕捉到白雪鲟鱼,而郭天师的徒弟不可以,那我为何要当郭天师的徒弟。”

    徐渭的语气饱含着讥讽,他本不想将话说的太觉,可惜的是李闪这个人真的是咄咄逼人,让他心头的一股戾气久久不散,故意如此说道,这才下湖捕鱼,为的就是顺心。

    此刻的徐渭脸上一副你要是有本事你也下湖捕鱼的态度,李闪看了脸上果然阴沉的都快滴水了,作为天师的徒弟,行走于世间,何曾遭受过如此的侮辱。

    徐渭料定了在场没有一个人能捕捉到,毕竟都来了这么久了,要是自信有这么个本事,也不会在此地聊天。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