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考验(上)

    “父王将文才宴交给我举办,各位兄长是否有意见。”

    某处水幕之中,龙女敖灵儿对着一众龙子龙女说道。

    “十七,交于你自然没有问题。”

    “对啊,小十七你可是我们龙族千年里面资质最高的人,文才宴对于我们龙族来说可是大有裨益。”

    “昔日霸下可是得到流云散人的智慧,一举突破到玄龙的境界,可是与真龙相当。”

    “好了,霸下已经是上一辈的事情,我们就不要乱说,不过倒是为我们龙族开辟一条路。”

    敖灵儿淡然的说道。

    一众龙子龙女便是朝着文才宴而去。

    此刻的文才宴之中,所有的人都已经入座,不过一众士子依旧是议论纷纷,徐渭选择坐在一个老熟人的身旁,正是说书人李老头。

    此人好似知道一些什么,出现在此处似乎也不意外,而他的年纪在众人之中也算是很大。

    流云散人与霸下的故事似乎谜底就在此处解开。

    徐渭见着李老头并不搭理自身,倒是也没有急切。

    龙族本就是天地钟灵,自然男的帅气俊美,各个龙女都十分的美貌,勾人心魄。

    徐渭也是见识过不少美色,还是被一震,更不用提及其余的人了。

    “我龙宫好客,更是好文人墨客,诸位都是才德之辈,龙宫有宴会,每隔五十年一开,专门邀请诸位。”

    龙女敖灵儿坐在首位,语气也缓和了几分,对着台下的人说道。

    被如此恭维一番,这些文人的心里还是十分好受的。

    “西海十七公主,不知此番的考验是什么?”

    李老头眼神之中闪耀着智慧的光芒,直接对着敖灵儿问道。

    敖灵儿一楞,五十年一次,几乎是人族一生的寿命,竟然还有人知道文才宴。此刻朝着李老头看去,眼神之中透露出一些莫名的意味。

    只有参加了两次的才知道,这是一个老者,说明上一次参加了,不过是因为说明原因,离开了龙宫。

    “上一次文才宴,我还是一个少年,侥幸有资格参加,所以知道一些,公主还请见谅,委实是我急切了一些,听说通过考验,龙宫会实现其一个愿望,富贵长生皆可。”

    李老头似乎不吐不快,将一切全都说出。

    敖灵儿也不发怒,直接说道:“上一次文才宴,本公主只是随意来此一观,倒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记下了本公主,文才宴的本来目的就是挑选出智慧之才,诸位都是经过我龙族的筛选,都是有才之辈。”

    “既然如此,我便宣布考验。”

    李老头虽然说得不多,可是该说的也都说了,敖灵儿也不必再说一遍。

    “第一考验,我母诞辰就在近日,我从西海之滨寻得一种鸟,名为雉鸡,此鸟类比孔雀,毛发呈现出七彩之色,好舞,舞姿势极美,可是本公主寻得之后,却是如何都无法使得此鸟舞蹈,不知何解。”

    敖灵儿说完,便是笑看着众人。

    不一会儿,便是有虾兵蟹将将一只雉鸡带到了宫殿的中央。

    一众人上前各自施展手段。

    有的吹口哨,有的想要挑衅,有的直接前去沟通,更有的吟诗赞美。

    也有陷入沉思者,按捺不动。

    这公主出题也是天马行空,并不似一般的考验,结题套路,反而偏向于奇,这些人包括徐渭都对雉鸡十分不了解,而敖灵儿说的也不详细,这就更加的增加了考验的难度。

    “李老头,我看你稳如泰山,莫不是有了主意。”徐渭心中也有了一些想法,不过他倒是在意李老头,便是想要询问一番。

    本能告诉他,李老头似乎并不简单,能编造一个故事而且说得很好,微言大义,充满着玄机,似乎在告诫一些什么。

    李老头自然也认出了徐渭,徐渭听出了他故事之中的意思,心中暗道,可惜了。

    于是便走上前去,朗声说道:“十七公主,在下倒是有拙见。”

    “说。”

    “雉鸡起舞,而公主寻找的岛屿之上恐怕不只是一只雉鸡,雉鸡乃是兽,兽争同类,展示舞姿,定然也是在岛屿之上,不知是否。”

    “正是如此。”敖灵儿含笑说道。

    李老头送下了一口气道:“只需将它的同类找来,两雉鸡见面,必然会起舞。”

    “正是如此,也确实可行。”敖灵儿继续说道,其余人都觉得惋惜无比,没想到竟然是这么的简单。就连李老头都有一些意气风发。

    “可是。”敖灵儿继续道:“岛上只有这只鸡的舞姿最美,本公主也只看重了这只雉鸡,未曾考虑其他,而我母诞辰就在近日,一去一回恐怕也来不及。所以方法可行,却是无法使用。”

    “你”李老头顿时被敖灵儿给气到了,完全没有想到敖灵儿会如此说道,完全就是故意找茬。

    可是,他们这群人谁又能奈何到敖灵儿半分。

    徐渭看到敖灵儿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似狡黠,好似是故意如此说道,于是便是上前将李老头给扶了回来。

    然后回到中央,对着敖灵儿道:“李老的答案已经很好,在下如今倒是想要拾人牙慧,继续解题,不知可否。”

    敖灵儿还记得徐渭,正是被她打下的印记,记得文气光芒似乎还是挺强的,点了点头,道:“自然可以,天下道路可不仅仅是一条。”

    “那便好。龙宫多宝,想必不会缺少一面琉璃镜吧,放置于雉鸡的面前,便是如同两雉鸡相见,自然会产生争胜之心,展开舞姿。”

    徐渭也早就想到,不过一直没有说出,如今倒是站了出来,抢先夸了一句龙宫多宝,就是为了封住敖灵儿的口。

    不然凭空使得雉鸡起舞,不用法术神通,难度太大。

    “好。”

    敖灵儿拍了怕手,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用镜子,完全是知见障碍,她是知晓雉鸡在岛上,在同类面前会舞蹈,便是没有深思,回来之后这才发现雉鸡不在舞蹈,趁此机会,便拿上来出题。

    立刻便有蚌女拿出一人高的琉璃镜,华丽非凡。

    立于雉鸡的面前,雉鸡见着镜子之中出现一个同类,便是好奇的上去窥伺,可是这同类也不搭理,只是模仿着它的动作,顿时恼怒非凡,直接扑去。

    琉璃易碎,被法术保护自然毫发无伤。

    而雉鸡起了争胜之心,竟然直接在原地张开翅膀,尾部的羽翼,直接舞蹈起来,七彩之色,雉鸡起舞,美妙绝伦。

    一场雉鸡舞尽,众人也都沉醉在舞姿之中,虽是一只雉鸡,却是将那种美好表现出来。

    舞尽鸡散,第一道考验便是作罢。

    正如徐渭所说他拾人牙慧,所以一众士子倒是没有对徐渭有多大的佩服,反而怒目而视,好似在责怪,反而对李老头多了一些亲近。

    徐渭笑而不语,龙宫也确实是瞎了眼,区区几十万人之中选出这么多人,是人中翘楚,可是比从大夏四十九州,上百亿人口之中诞生的流云散人,相差不知道凡己。

    徐渭像来相信眼界决定高度,这些人之事矮个子之中拔出的高个子,山沟里面是能出凤凰但是不会是他们。

    弱者的鄙视,自然是不用在意。

    敖灵儿拍了怕手,便又将众人的目光汇聚在她的身上,口中道:“既然一道考验被破除,是两位的功劳,那便是各算一半,等所有的考验结束之后,再议。”

    敖灵儿的处置还算是公允,他们这些文人也没有不服。

    “第二道考验,便是用诗词赞美本公主,能让本公主点头者胜。”

    这一道考验比上一道简单许多,可是难就难在如何描绘敖灵儿,敖灵儿身为龙族公主,美貌自然不必多少,在众龙子龙女之中也是属于顶尖,可是如何赞美。

    “我来。”

    第一个士子上去,背诵了一首描绘美人的诗句,铩羽而归。

    “我来。”

    一个接着一个很快都铩羽而归,敖灵儿的脸色都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只是一直在认真的聆听,诗词便是一个人才情的显露。

    徐渭又看向了李老头,一想到一个老者朗诵诗句赞美一个龙女,便是绝对好笑,更是一种亵渎。

    果不其然,李老头的面色十分的难看,他从未想到竟然会遇到这么一些怪的题目,写诗词不难,难得是要打动龙女。

    龙女心谁能知晓,到底是喜欢那一方面的。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

    李老头直接走到台前朗声说道。

    一个美女的形象跃然而出。

    敖灵儿终于开口道:“恐怕你这老头心中所想的不是本公主吧,赞美别人来对着本公主朗诵。”

    “公主见谅,你的美貌不似凡间,不可描述,公主慧心,却是是我年轻时候的一位红颜知己。”李老头十分羞愧直接退了下去。

    敖灵儿虽然没有点头,倒是比之前好了许多。

    而她的目光也朝着徐渭看来,之前徐渭露出一手,倒是让她刮目相看。

    论美女,徐渭心中已经有了主意,除了那以外,心中不做他想,既然珠玉在前,又何必再去思量,而去敖灵儿确实就是神女一般。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徐渭微笑上前负手而立,口中自然朗诵道,他的心中本无神女的面貌,如今见着敖灵儿便是逐渐的被敖灵儿的面貌所取代。

    美人盼兮,就此如也。

    “如此,可否请神女点头。”徐渭颇为赖皮的问道。

    “自然。”敖灵儿轻轻的点头,道:“如若此赋不能点头,那么又有何人能让我点头呢。”

    再观场内,几乎大半的人都已经上前一试,徐渭算是比较晚的一个了。

    如此可是真的才情,不是之前那般的小智慧。

    就算是敖灵儿也无法看透徐渭,比较他却是想的是敖灵儿,心中哪里有如此美女的图像可以代替。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