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正心

    天地皆肃杀,本应还是夏季,却是比往年早些时日迎来万物的萧条。

    一望无际,大地之上皆是枯枝败叶。

    寒蝉凄切,冷秋时机。

    人要改朝换代,天也感应到,自然生出一些变化。

    越是靠近夏京,人道气运的中心之处,所有的经济,政治等等一切的中心。

    天地之间的法度力量,威严庞大,虚空之中,,形成一道道锁链,纵横成网,堪比龙气的妙用,镇压万法。

    恐怖,比之二十年更加。

    徐渭虽是武修,一身实力都在肉身之上,不过也是能感受到虚空之中传来的压抑和危险的气息,无关其他,越是境界高深,越是能够感受到这股力量。

    法书!!!

    难道是那一件法宝,终于祭炼成了,徐渭当初在夏京的时候,便是听说过这法书的存在,乃是法律之书,也是文道的至宝,汇聚气运,文气,众生意念形成的至宝。

    又在大夏的稷下学宫之中,每日被无数的大儒,学子祭炼,当初的泄露的气息,显露出的威力便不可小看,如今看来,不仅仅是夏京,整个中州都被这种力量给笼罩。

    如此压制天下的修行者,夏帝究竟想要做些什么?成为帝皇,还想将所有的修行者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知晓了一部分秘密的徐渭倒是明白,大宗派的背后肯定不简单。

    如此行为,相当于倒行逆施,变革不是来此底层的民众,而是来自与高高在上的修行者,怪不得九道逸散的真龙之气,这么快全都出世,乃是有人等不及了。

    修行者不容易头上有着一个真的帝皇,帝皇之道,在于霸道,在于臣服,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自然生出逆反之心,欲要改朝换代,或者说是一种警告,使得夏帝停止他的疯狂举动。

    真到那一日,法度的力量无孔不入的进入了整个大夏四十九州之中,唯一的后果便是连天地灵气都会听从夏帝的号令,他说不允许修行者吸收,便是不允许,这便是断了修行者的根基。

    等到这时候,夏帝的帝皇之道与徐渭的神道有着异曲同工之秒,金口玉言,口出天宪。

    徐渭不知道夏帝是不是已经找到了方法,使得武道也能长生,有着很大的可能性,毕竟武王便是一位突破到武道极限的存在,天下皆闻其名。

    境界的突破定然能使得修为的进步。

    天下的阴阳被徐渭梳理一番之后,修行也是变得容易许多,更容易突破到更高的境界,就好似池塘宽大了,才能养更大的鱼。

    风雨淅淅沥沥下着,冰冷之中带着一丝肃杀之气。迎面朝着徐渭的面庞扑来。瞬间便徐渭的浑身气血给震散,他的肉体已经十分的强横。

    冰冷的寒意虽然能够驱散,那细微的肃杀之气倒是驱散不了,要是寻常人淋了一场这样的雨,想来必然会大病一场。

    手中持有一柄黑剑,一路之上徐渭也没有闲着,本来他对周观的观天剑道没有多大的想法,可是如今天都开始变了,他也参悟到执天之剑的一些奥秘,没有全然取用,而是融合到自身的剑道之中。

    天杀剑。五行衍生万物,自然也能容纳万物,五行本就是天道圆满的一种体现,天杀,便是在五行世界出现的末尾产生的天杀。

    不同于五行世界消失的那一缕湮灭之气,存在的时间更久,徐渭也能用之在武道之上战斗。

    黑剑承受了杀气,变得愈发的黝黑,不生出光泽,却是越发的吸引人的目光。

    大地行走,没有走兽可以依托,全靠着徐渭的双脚,踩在泥泞的道路之上,身形一瞬,便是出现在百米之外,速度已经是不慢了,可是徐渭却是不满足,一道人影越发的快捷,身后拖出了老长的残影。

    雨水似乎都被他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小姐,你看此人的奔跑,像不像是一只大蛮牛,身后不断的传来白色的尾气,噗嗤噗嗤的。”

    一马车之上,一个小丫鬟兴高采烈的说道。

    远处宽敞的官道的另外一侧,徐渭的身子刚刚好路过,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

    这一眼顿时将这个小丫鬟给吓了一跳,拍了怕胸脯道:“好可怕,刚刚好似见到此人要拿剑杀我。”

    “小琴,你别乱说了,这一位定然是武道高人,还好没有发怒。”那小姐也是一阵的后怕,这小丫鬟也太不知道轻重了,天下奇人异士无数,谁知道就不小心得罪了一位,武道中人还好说,就是怕一些奇异的法术,动则毁门灭家。

    秋雨绵绵,水汽弥漫,一番赶路,徐渭也心中一动,停下了脚步,面前有一处破旧的庙宇,不知是哪一个修行者曾经的道场。

    断壁残垣,面前能让路过人遮挡风雨。

    周围一片的荒芜,距离官道之上的驿站还早了一些。

    进入之后,徐渭寻到了一个干燥的角落,直接找来一些湿了的草,树枝等等。

    一道火之剑式便是冲到了上面,顿时湿气被烘干,片刻之后,便是燃起火焰,些许的温暖之意,驱散了秋意的寒冷。

    不远处。

    一行车队乱做一团,一匹匹马接二连三的倒下了,很快整个车队三分之一的马匹全都倒下。

    人着蓑衣,遮蔽风雨,马匹倒是普通,自然受到了侵扰,本就赶路许久,疲劳之下,自然倒下,这场秋雨可是与普通的并不一样。

    车队之中,立刻又高人看出了是怎么一回事,只是稍作休整,等待着秋雨停歇。

    火光,在层层秋雨之中,便是指明灯,一行人选择了来到徐渭之处落脚。

    恰好也看到了徐渭,那小丫鬟立刻闭紧了嘴巴。

    那小姐模样的女子对着徐渭歉意一笑,明眸善眯,倒是一个美人。

    徐渭闭目眼神,没有搭理,黑剑放在火上炙烤,徐渭带来的一些熏肉也被加热,发出滋滋的声音。

    破旧的庙宇今日的客人不在少数。

    半个时辰之后,一群刀剑的江湖游客一同涌入其中。

    三方人互不干涉,这个世界对于刚孤身一人上路的人都是保持着警惕,这种警惕是从很远之中走江湖的人口中传出的经验。

    徐渭也是落得清净。

    秋雨绵绵,这一场雨好似天漏了一般,庙宇之内的气氛也开始变得有些压抑。

    人心受到天心的影响,天心又是受到人心的影响,徐渭心中刚刚产生了一丝明悟,以他敏锐的感知便是能感受到一股别样的气息在庙宇之中产生。

    人心变了。

    车队携带了大量的物资,金银财宝,马匹受损,护卫疲惫,美女在侧,天黑风高,外面又是大雨遮挡了一切。

    正是杀人夜。

    贪婪,欲望,杀意从那群江湖游客之中的内心深处,手持刀剑便是有了武器,有了争斗之心,夜越深,杀机越深。

    江湖散客,眼神交汇,便是确定了什么。

    夜色下,层层黑幕,星点火光,明灭不定。

    刀光起,剑刺动,血液四散,很多人在悄声无息之中死去,不过片刻之中,杀戮声,叫喊声,便是在小小的庙宇之中形成一片。

    血液流淌,尸首堆积。

    那个嘲讽了徐渭的小丫鬟,直接被劈成了两半,那个小姐不甘受辱,自杀而亡,护卫与这些化身为匪的散客都杀红了眼。

    火光四溅,庙宇在一片火光之中燃烧。

    杀机显,人群聚,因果缠,人心动,便是劫,杀劫。

    徐渭感应到气息便是杀劫的气息,这种气息在徐渭的感应之中,凭空出现,诞生于人心之中,若是平常根本就有此事,而如今天变了。

    人心被天心蒙蔽,自然容易生出了劫难。

    亲眼见着所有的一切都被那群江湖散客毁灭,开始的意愿已经不重要了,他们只剩下一个杀字,或许等他们清醒之后,便是产生后悔。

    “天地皆杀,究竟何从?”

    叹息了一声,徐渭心志坚定,也不为之前没有出手感到愧疚,直接黑剑从空中而起,落入到徐渭的手中。

    持有黑剑,三步一杀,血溅三尺,人首皆分。

    没有使用强大的剑法,便是简单的一剑接着一剑,却是充满杀气的一剑,无可抵挡,天杀剑,众生不是死于我杀,而是天杀,不可抵挡。

    出来庙宇,见着后面的血腥,一道爆裂的火之剑式冲天而起,直接冲到了庙宇之中,将所有的一切全都掩埋在火光之下,化为灰烬,尘归尘,土归土。

    “夏帝欲要人心代替天心,法度代替天道规则,真的好算计,好智谋,可是人心易变,如今你的一颗帝心生出杀机,却是导致天下大乱之前的杀劫四处,平白折损了属于属于大夏的气运。”

    徐渭直接全都明悟了一切,进入中州之后,所见的一草一木,一人一马,全都是天不同了,夏帝真的恐惧了,才会生出了杀心,如此的强烈。

    夏帝的实力恐怖,徐渭也从不知道究竟有多么的厉害,光是龙气护体,恐怕除非王朝破灭,就是没有修行者能伤害到他,

    这一世徐渭转世轮回,造就帝王命格,自然要走帝皇之道,只有这样才能承受至高无上的天帝之位,不然命不匹位,即使坐上,也会很快陨落。

    徐渭的帝皇之路还未开始,不过他却是看出夏帝之路,不是他的路,帝皇之道,不仅仅在于完全的掌控,也可以顺应天时。

    神道本就顺应天道,调理阴阳,使得天地清明,风调雨顺。

    “究竟何从?”徐渭对着天冷声道:“我当手持圣德之剑,平定天下,若德不匹位,众生皆苦。”

    圣人修德行,帝皇修五德。

    一瞬间,徐渭见识过苍生沉浮的变化,无尽的感悟涌入到心中。

    手中的黑剑朝着前面挥去,一身五行剑道的修为都朝着五德剑道转化而去。

    一身气息变得越发的强大,堂皇正统。

    挥剑即是杀伐之剑,也是德行之剑,杀生即救世。

    至此之后,徐渭的帝皇之路终于迈出了第一步,在于正心,帝皇之心。

    欲明德与天下者,需先正心、修身、齐家、治国,最后才能平天下。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