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物是人非

    浑噩不知数,醒来物是人非。

    胸口还残留着一丝旁人的体温,更是有着一缕的湿润。

    徐渭从山洞醒来,他的肉身已经恢复了大半,至于实力只需修行一番便能全都恢复。

    洞穴之中正是黑夜。

    徐渭的一双眼睛在黑暗之中颇为明亮,熠熠生辉。

    一只手摸了摸胸口的湿润,看着痕迹,应该是一个女子垂泪之下,留下的两道泪痕。

    指尖轻轻的一戳,沾染了一丝水渍,朝着口中伸出,攥了攥,徐渭的脸色复杂道:“是咸的,是苦的,是涩的。”

    神女的泪,北荒神女的情,徐渭似乎能感受到北荒神女离开的时候的情绪,是十分复杂的,犹如最后留给他的眼神一般,是无奈,是一切。

    突然徐渭自嘲一笑道:“原来神女的泪也是咸的,不是甜的。”

    面前的一幕,他自然明白了一些什么,北荒神女抛弃他离开了,虽然两人只有在梦境之中有过一段的感情的发展,短暂却炽烈,直指他们的内心深处。

    这种心灵的交流,乃至后面两人的神叫,都是半点欺骗人的,北荒神女虽然实力高,却是如同空谷幽兰一般,高洁,简单。

    徐渭虽然经历的事情很多,也是保持一颗赤子之心,心中更是对女子没有生出感情,最多是一些欣赏的赞美之意。

    可是却是在一场南柯一梦之中沦陷了,他也是沉醉在那中感情之中,是真的爱情,不是当初的占有欲,只有从何时开始,徐渭恐怕便是也不知道。

    白骨玉匕!!!

    洞中,徐渭的脖子旁边的土地之上,插着一把匕首,齐根而入,只留下把手在外,看来是其主人离开的时候太过于匆忙,所以这才导致了如今的结果。

    徐渭能猜测到北荒神女离开的时候内心定然是经过了很大的煎熬。

    白骨玉匕落入到徐渭的手中,彻底冰寒,却是被徐渭紧紧的握在手中,他心境淡然,来自信息爆发的时代,无论见识还是眼界一直都是有着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感觉。

    便是傲,这种傲气乃是源自于骨子里面的,就好比是现代人看原始古人一般。

    白骨玉匕十分的锋利,瞬间便是开始刺破徐渭的手掌,徐渭好似无觉一般,仍有鲜血滴答滴答的留下。

    是伤心,伤心他竟然没有留下一个女人,竟然选择跑了。

    “你是回到了北荒,还是回到了夏京。”

    徐渭喃喃自语的问道道,要是回到了北荒还好说,要是回到夏京便是要去当帝后,徐渭可是不能够忍受,他的跟脚无人能比,虽然此刻还在蛰伏,不过已经开始有着起飞之势。

    随后便是自问自答,一道坚定无比的声音在山洞之中响起,道:“若是你回到北荒,我必然要踏入北荒亲自赢取你,若是你进了夏京,那么我必要大夏皇族灭绝,京都逆转,整个大夏王朝为之陪葬。”

    杀气,戾气,压抑的爆裂的火气从山洞之中涌现而出。

    整个山洞百里之内,都能感到一股天塌下了的感觉,所有的动物都在瑟瑟发抖,都在仰望着天空,是天怒了吗?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徐渭虽不是天子,自走上了帝王之路的时候便开始了,血色与杀戮总归不会缺少,内圣外王,既要有圣德之心,也要有王者的力量,这般才是正道。

    这股气息也迎来了一些鬼神的窥伺。

    不远处,一对鬼吏正在四处在大地之上探寻,一双鬼目到处寻找着某种事物的踪迹。

    感到气息之后,便是心生好奇,朝着徐渭这边而来。

    “对,就是他,画像之上的那人。”

    那一对鬼吏远远的便看到了山洞之中的徐渭,正在盘膝修炼,吞吐着天地灵气,恢复着自身的实力。

    “是谁?竟然敢窥伺本尊。”

    徐渭一怒,顿时伸出手,化为五色大手掌,朝着很远的地方而去。

    那两只鬼吏顿时给吓了一跳,两人都能知晓其中的力量,顿时一声法力全都激发,化为一锁链朝着那手掌缠绕而去。

    可是无用,徐渭的五行大手印直接将两只鬼吏给抓到山洞之中。

    此刻徐渭正处于暴虐之中,冷冷道:“说,如今夏京怎么样了,发生了什么?”

    他想问的正是北荒神女有没有回到夏京,这两只鬼吏徐渭一眼便能辨认出那属于九幽的气息,是丝毫欺骗不了他的目光。

    要是寻常的鬼物,早就一巴掌拍死了。

    两只鬼吏感受徐渭身上滔天的气息,便是吓得瑟瑟发抖,口中道:“大人饶命,小鬼不知,小鬼只是得到白无常神君的吩咐,在这一片的地界寻找大人,还请大人饶命。”

    “白无常!”徐渭心中也冷静了许多,上一次一别之后,便是许久没有见过白无常了。

    “将其唤来,便绕你们不死。”

    徐渭看两只小鬼恐怕也不敢接近夏京,那地方对鬼物的压制可是被修行者的压制更为的恐怖,一个不小心,直接被法度或者龙气的力量一个冲击,便是会烟消云散。

    两只鬼吏心中一喜,默默不语,手中打出一道灰蒙蒙的光芒到了身旁的腰牌之上,正是神吏的腰牌,上书引魂。

    两个都是引魂使者,属于阳间较为普通的一种神吏,实力堪比一般的道士。

    片刻之后,一道黑白阴阳通道出现,白无常便是从通道之中而出,一眼便是看到了徐渭,顿时面露惊喜之色。

    好似想到了什么,一挥手便是将两者鬼吏驱散到百里之外。

    这才一把拜倒在地,口中道:“见过白云神主。”顿时有些老泪纵横,他被徐渭亲自从厉鬼之中度化,接引成为了白无常,几乎是从记忆诞生之初便是在徐渭的身旁。

    更是知晓两位神主的秘密,如今见着白云神主转世归来记忆恢复,怎么能够补惊喜。

    “徐瑶呢,还有夏京如今如何?你怎么会派人在此地找我。”

    徐渭是知道阴间的力量不足,不可能到处寻找他,从他游历大陆看来,人间的阴神数量恐怕少的可怕。

    “我从白云教那里得到一些消息,便是知晓神主可能回去夏京,便是在夏京附近等待,而夏京大战的时候,等我敢来已经是陈昂出来了,而我见神主安然无恙便是没有直接出现,直到那龙指出现,我也是无可奈何,只是一瞬,便是看着神主扶摇直冲离去,便是紧紧的跟在神主后面,知晓了神主落到了这一片地界之中。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神主。”

    听了白无常的话,看着白无常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心有戚戚。

    徐渭也明白,于是便道:“不用担心我怪罪你没有出手,龙气对你们来说确实是太过于恐怖。”

    白无常这才送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徐瑶小姐已经被我平安送回了徐府之中,至于夏京,我刚刚来的时候倒是听到了一件大事,北荒神女现身,似乎出现在夏京,不过那道真龙之气消失不见,没有遇到阻拦。”

    白无常说道一半,徐渭的身上便是充满着杀气,让白无常本来就是浑身冰冷的阴神都开始有些感到一丝冷意。

    “她终于还是选择了夏帝。”

    白无常听着徐渭冰寒彻骨不含有半分情绪的语气,可不敢接话。

    “该死。”徐渭心中怒骂了一声,他真的想要现在就去夏京将北荒神女给抢走,可是他也知道除非直接暴露他与九幽的关系,借用九幽的力量,不然是无法做到这一步。

    九幽阴神是很强大,可是也是一块肥肉,天下看着的人不在少数。

    收敛了心神,徐渭还有很多话要问白无常,便说道:“九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徐幽不亲自过来,让本尊沉沦了许久。”

    “就在二十年前,阴间通道开启,九幽神主说是人间王朝的祖庭要回归九幽阴界导致,其中较近的便是五方鬼城,大夏祖庭,龙武祖庭,三年后,便是冲到了九幽阴间的腹地,阴战拉开序幕,陷入到混乱之中,而龙武祖庭选择投靠了九幽,化为一座鬼城立于九幽阴间,不过大猫小猫三两只。”

    “而五方鬼帝和崔文生借用九幽本源神器直接与九幽神主大战,借着机会将其封印,不过他们都被拖出,现在的阴间小型的战火不断。九幽神主似乎是故意为之,留下了轮回术让我参悟,一年前更是传讯与我您的位置,让我去唤醒您的记忆,可是您的行踪天机被屏蔽,当时也不敢乱来,后来的事情您便是知道了。”

    听完了白无常的话,徐渭对现在的局势也知道了大概。

    如今阳间有他,阴间有着徐幽,倒是便可以统一阴阳,徐幽还好说,他不用担心,徐渭成就先天生灵之后,便是能感受到先天生灵的强大之处,而徐幽的本质可是先天神灵,比徐渭更是高上不知道多少层次。

    就好比凡人和神的区别,徐幽他定然也是有着谋划,昔日徐幽就说过九幽不全,想来应该也是于此有关。

    此番看来,阴间的力量便是帮不到他了。

    “白无常你等的消息灵通,如今本尊手下无人可用,你帮本尊打听一下这几个人的消息。”徐渭抬手一道幻影出现,便是昔日那几个身怀真龙之气的人。

    这些的背后都有着大势力,徐渭想与其合作,真龙之气被帝王命格承载之后,只能消耗,不能掠夺,而大夏还在,他们也可以说是朋友。

    徐渭此刻也在陷入到沉思,为何他和北荒神女会做这么一个梦,而且最后一道真龙之气到哪里了,既然说北荒神女没有将真龙之气带到夏京,自然是有着缘由。

    “或许只有北荒神女才知道一切。”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