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建造望乡台

    “梦道至宝,不要让我失望。”徐幽说道,随后便是将太白镜放在他的身旁,心神沉浸其中。

    九幽之中当有望乡台,上面有着一镜,能看到人间的气象,更能让人托梦给亲人,不受到时空的阻碍,比之旁的入梦术不知道高明多少倍。

    而太白镜便是如此的功效。

    隔着无数的时空,徐幽好似看到了整个人间的气息,暗自到这个白梦魇倒是废物,有这种修行作弊的利器,竟然还没有突破。

    一瞬间徐幽便是明白能随意的入梦修行,修行定然迅速,而此太白镜便是有着这般能力,前世神话之中可是有着一位以梦证道的圣人,可不能小瞧半分梦境。

    “夏宫,青女。”

    徐幽的梦身迅速,而周围都是白色的气泡,浮现在人间的各处,有的里面演化这一些场景,有的是空空如也,正是人间之人做到梦。

    此刻整个夏京之中,大多数人的梦都是悲伤的,就连徐幽看了都于心不忍,阴阳两隔,无数的人间悲剧诞生,关键是徐渭是罪魁祸首。

    “众生苦矣。”

    在这个世界没有力量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去,大能力者的战斗余波轻易的便能摧毁一座城。

    “等此间事了,便是给你们这些阴阳两隔之人一些交代。”

    在梦境世界之中,徐幽轻轻的说道,顿时周围也有了感应,神通天道,话语是不能乱说的,每一句话便是天道的承诺。

    好比徐渭说了要开辟九幽,他就不得不去开辟,而徐幽占据神灵之身更是立下了无数的天道誓言,此刻都相当于在还债之中。

    “此人想必就是青女了。”徐幽好似存在于另外的一个时空,通过一个侍女的视角看到了此刻的青女,小腹还看不到踪迹,不过脸上的母性光辉越发的浓厚。

    “当浮一太白,梦入镜中来。”

    徐幽轻轻的唤道,此刻的青女如同感觉到一阵昏昏欲睡,她倒是知道怀孕之后容易多睡,而此刻她也是肉体凡胎,更加不能避免这等自然的规律。

    “你们退下吧,本宫要就寝了。”

    “是。”

    宫殿之中,一个个侍女都恭恭敬敬的退出。

    此刻青女也是直接睡了过去,脸上有着一缕万年绕不开的忧愁,但是也有着一丝幸福。

    “这里是?”

    青女突然感到自身出现在青鸾殿之中。

    此刻的外界正是漫天的大雨,和那日十分的相似。

    “跟我走吧。”

    一个黑衣英俊少年从外界而来,口中缓缓说道。

    “渭。”

    青女大吃一惊,怎么会呢,徐渭怎么会来,还要带她走,当初她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伸出手朝着袖口而去,可是空空如也。

    “你在找这个吗?这等异宝如此的珍贵,还要激活一次。”徐幽的化身轻轻的说道,在这梦中他是无敌的存在,自然能造化场景,而且梦中杀人也是可以,不过要遵循梦道的规则。

    随着变化成徐渭的徐幽朝着青女靠近,青女突然醒悟过来,冷声道:“你不是徐渭,你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将本宫带到此处,刚刚本宫才入睡,此地是梦之幻境,好深的修为,竟然能压制凤气反噬。”

    “你如何判断我不是。”徐幽也是有些怪异,他与徐渭本就是一人,虽然身躯不同,可是在梦中他已经变化了。

    “还记得荒洞之中吗?还记得大地皇者与神女吗?”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不过我知道你不是。”青女的面色一变,此人知道的竟然这么多,简直不可想象。

    “放心,孩子的事情我也知道,我既可以说是徐渭,也可以说不是。见过你了,你竟然能辨别出我来,起码你对徐渭还是真心,不似假心,这就够了。”

    徐幽淡淡的说道,北荒神女的出现太过于巧合,还直接拥有了本体的孩子,本身更是出自北荒,那等古老的人族之中,谁知道有什么秘密?

    情劫难度,要是本体被欺骗,徐幽都不敢想象会是如何,在他看来,本体只需一段真的感情便可,至于其他凭借着两人的实力都能将一切的阳谋,阴谋破除,可是要是假的感情,让本体入了情劫,徐幽此刻也只好在痛下杀手,包括孩子。

    “你到底在说什么?你与徐渭有什么关系。”青女更加的迷惑。

    徐幽哑然一笑道:“是我考虑太多了,你也真是一个幸运儿。”

    他与徐渭本就是一人,自然明白以徐渭的性子要是成了天帝,恐怕初恋青女便是直接能成为了王母。那真的是尊贵不可言,所以才说她幸运。

    一道蕴含着徐幽的先天神力的力量朝着青女而去,此刻的青女能感受到这股力量是保护的力量,便是没有阻拦。

    然后只见那一个怪人看了她最后一眼,便是消失的无踪无极。

    青女也从梦中醒来,暗道,难道是思念过度,可是就算是如此,也不会梦到一个假的徐渭,真的是怪异,还有那道光究竟是什么,也没有什么不同。

    失去了法力,青女也失去了敏锐的灵觉,此刻对自身也察觉不到有什么不同。

    徐幽判断出青女的感情是真是假很简单,便是真心,这种东西徐幽自然看不到,可是青女却是能够辨认出他,他有九分九都是徐渭,可是没有爱青女的心,他乃是先天神灵,天生无男女之情。

    此梦境之身散去,一瞬间远在阴间九幽神殿的徐幽睁开了眼。

    自言自语道:“既然答应了那群可怜的人,便是圆了他们这一个心愿。”

    枉死城之中。

    “不知神主来寻在下有何事。”

    此地是陈青云的书房,到处都是文案,此刻正在伏笔处理公事,察觉到多了一人,便是起身恭敬说道。

    “我见人间之人阴阳两隔于心不忍,有一法让阴魂脱离最后的红尘夙愿,也能让生者减少悲哀。”

    陈青云顿时正色道:“愿闻其详。”

    徐幽便缓缓道:“设立望乡台,让死去阴魂能在梦中与家人一会,了解今生往事,安安静静的当一个鬼民,与人间传播纪念死者之法,设立死祭之式,能使得生者的念头能传达到阴间,燃烧纸钱,寄托纯净的思念,化为冥钱,归鬼民使用。”

    陈青云点了点头,阴间的货币问题也是一个大问题,香火钱虽然不错,大多数流传于阴神阴吏之间,平常的鬼民该如何,总不能如同阳间一般用金石矿物代替,对于鬼魂来说,那可真的就是石头,而去还很重。

    “如今先了却本神梦游人间见到那夏京哭泣之人的愿望吧。”

    “是,我这就去准备。”

    陈青云立刻道,三十万亡魂进入到了枉死城之中,此刻也被他分散开来,召集还需要一段时间。

    枉死城之外。

    一种鬼卒清空了一长达百里的道路,无数的鬼民都不能上前。

    此刻只见从地底冒出了玉石台阶,一步步朝着天上而去。

    高达百丈,而宽更加不知凡己。

    望乡台。

    三个古朴的大字出现在百里长道的尽头,此刻那平台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面白金琉璃镜,宽广达数十丈。

    而望乡台之上同时能够容纳十万人存在。

    那古朴的三个字也包含着某种信息,一看便是知道望乡台的作用。

    一个老者流下了眼泪,他想念人间许久,倒是没有想到如今有了机会。

    三十万枉死之魂,也被陈青云汇聚,一步步朝着望乡台上而去。

    一便边着泪,一边走着,手足情不自禁的舞动,实非不尊,乃是情不自禁。

    望乡台上,一个鬼魂抬头看着太白境,便是从中看到了他的家人,陷入到沉迷之中,一缕气息从他的魂魄之中朝着太白镜投入其中。

    瞬间便是一方矮小的房屋之中,一家六口喜笑颜开,可是他身为家中唯一的壮年死去了,何曾无辜,下有三个孩儿,还有贤惠的妻子,更有一个为他哭瞎了眼睛的老母。

    “爹爹。”

    “相公。”

    “儿子。”

    三种称呼,对那状汉来说宛如隔世一般,他兴奋的抱着妻儿,跪在老母身旁,口诉思念之情。

    一瞬间他枉死的怨气,恨意都在这浓厚的亲情之间化为无形。

    他知道事不宜迟,先将祭祀亡者的事情说出,随后又将家中藏有财物的地方说出,还有一些欠债的人的事情也说出,最后也叮嘱了他们好好活着,阴间再见,他会一直等,每年的祭日都会梦中来相会。

    陈青云看着这一幕幕人间阴阳两隔造成的悲剧和伤感,还有梦中见了之后,那些浑身戾气的鬼魂都化为祥和。

    叹息了一声道:“神主大才大德,吾远远不能及也。”

    他自认为兢兢业业的治理枉死城,使得城池运转正常,亡魂和平相处,倒是没有想到人心,即是身死为魂,他们也是人,也是具有人心。

    回头看着枉死城的三字,感觉重若千钧。

    枉死城不仅仅是容纳枉死之人,而且要度化枉死之魂,唯有使得枉死者不在充满戾气,恢复魂体的纯净,他这个枉死城城主才称职。

    在他看来,城中一片祥和,却是不知道那些鬼魂心中是何等的悲哀,所以枉死城终年都萦绕着一缕怨气,挥之不去。

    望乡台之上,魂魄来了一批,走了又是一批。

    徐幽早早定下了规则,除却祭日不得来此。一是人死七日之后的头祭,而便是每年的祭日。

    阳间之人也得到阴魂的托梦,自然明白该如何祭祀。

    有些手脚快的,一醒来立刻就对着牌匾燃烧着纸钱,唤着名字,诉说着思念之情。

    九幽的天空之中

    一道道包含着纯净的念力的纸钱从空中落下,这是徐幽的应允,便是阴间的规则。

    一个鬼魂心生贪婪想要去抢,可是那钱好似长者眼睛一般,落到了他身边的人手中。

    “母亲。”那人从纸钱之中感受到那股思念,挥之不去,鬼魂流泪。

    纸钱只会落到该落到的人手中,断然不会被抢夺。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