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落魄

    天下间时时刻刻都有着人死去,有的人病死,有的人意外而死,各种死法不一一说来,总之除却寿数尽了自动老死之人,其余寿数还在死去的人也不在少数。

    此刻天地间各处突然有一万个将死不死,或者刚刚死去的尸体突然活了过来,不但恢复到如常,而起各有手段。

    单纯的文才还好说,只需在家紧紧的读书,而武者,法修,异人便是踏上了修行之路,从轮回而出,一身气息被洗练了一番,与肉身契合无比。

    修行十分的容易,要是借助的肉身本身就有修为,那便是更加的容易。

    借尸还魂,便是轮回术的一个妙用,虽然不是正统,不过对于徐幽来说正是一个不错的时候。

    无数他从阴间选出的人杰之魂,进入了阳间,平时只会自顾自的修行,或是发展自身的实力,不会管其余的事情,也不会透露阴间的事情,好似平常人一般。

    可是一旦徐渭要开始争龙,发展阳间的势力,对付大夏,这些人便是立刻对着徐渭纳头就拜,直呼主公。

    这是铭刻在他们灵魂之中的记忆,也是他们来此一世的唯一的作用,借尸还魂自然也有着缺点,徐幽猜测要是突破到仙人的境界恐怕不可能,毕竟虽然说与肉身契合无比,毕竟不是一起从先天之中诞生。

    二来还残留一丝微弱的死气,这是根源之上的死气,所以不能拥有后代,其余方面倒是无碍,三来便是寿数,因为他们乃是借尸还魂,记忆还在,所以他们的寿数并未从新开始,而是顺延着阴寿,要是突破最多能活的岁数也不会超过阴寿五百。

    所以说一个百岁老人,就算是突破了天师,也只能活四百岁,这就是代价。

    一万个人杰更是得到了详细的传承,可想而知,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多大的波澜。

    徐渭倒是还不知道徐幽为他的谋划,运转奇门之术,推演天机,顿时感受到天机更加晦涩了几分,好似天下间凭空多出了一些人。

    这般感受不仅仅是徐渭,其余有修为的天机术高人都能有这种感受都十分疑惑怎么会算出这样的结果,简直是闻所未闻。

    要是多了一两个自然不会引起天机的变化,多的是一万个,而且各个都不凡,自然占据的比重比较大。

    “天机越乱,距离王朝的末年也是越近,对我来说也是有着好处。”徐渭便是没有在意。

    直接缩地成寸,朝着钱江而去,他思量再三,如今选定斩龙术的传人恐怕还不如直接去找他昔日选定了封神之人。

    他将所有毕生所学的黄石天书,花开顷刻交给了简修和闻克,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两人也该有所修为,本身就是他布局之中的一环,此刻也要发挥作用了。

    还有便是被他沉入江地的封神印,无愧于先天灵宝,天地间也从未感受到过他的气息,徐渭转世归来,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变故,如今的实力够了,大世之争也该拉开序幕了。

    武者之身踏入钱江府之中和仙道之身是完全不一样。

    钱江府依旧如同二十年前一样,没有多大的变化,一切都显得繁华盛世,夏京的地震对此地没有半分影响。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发福的商贾在盘算着今日赚了几钱,小贩思量着赚到的钱够不够吃穿用度。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对倾心的士子抛着媚眼,文人士子挺直胸膛,轻舞折扇。

    在夏京一直忙于算计,最后更是与夏帝斗智斗勇,徐渭从未定下脚步欣赏过这世俗,虽然此世生与世俗,可是记忆恢复之后的心境不同,感受也自然是不同。

    “追小偷,抓小偷啊。”一个青年,模样周正,衣裳虽然破烂倒是十分的整洁,此刻正便叫喊便跑着。

    他一手抓着口袋,里面正是一些糖果,一脸十分的焦急。

    突然就跑到了徐渭的面前,这跑到了不打紧,可是却是朝着徐渭看了一眼,这下就立刻呆愣住了,突然一把抱住了徐渭的大腿,嚎啕大哭道:“师傅啊,徒儿我终于见到你了。”

    徐渭也是一楞,他看此人的模样和简修十分的相似,更为难得是他在此人的身上感受到了天师的法力,似乎也是五气圆满的境界。

    可是就这么一个天师高手被一个后天境界的小偷给偷东西了。

    而看着简修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简直让徐渭一阵阵无语,至于这样吗?他这一声师傅倒是让徐渭顿时知晓了此人就是简修,虽然不明白关键,可是却是知晓他找到一个人了。

    “先放开我,不过是一个小偷,你且跟我来。”

    “谢谢师傅,许久未见,师傅你还是这么年轻,这次又是化为少年儿郎模样了。”

    简修似乎认准了徐渭,这让徐渭皱了皱眉头,这到底是怎么认出的,除却外貌相似之外,其余的气质,肉身气息等等可是没有半点相似。

    也没多做考虑,直接施展步法,朝着那小偷而去,一个小偷在人群之中,哪里能逃脱的了徐渭的目光。

    一伸手便从背后拽住了偷儿的衣领,轻轻的一抖,一股力量便是让他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他的胸口的钱袋也掉落出来,是一个灰扑扑的钱袋子。

    “是你的?”徐渭对着简修,眉毛一挑,便是问了一句,

    “是我的。”简修大喜,直接将钱袋像是宝贝一样抱在怀中,还是十分担忧的打开了看了一眼。

    “一枚,两枚,,,十枚。”简修拍了怕胸脯道:“还好,都在,一分不少。”

    徐渭的眼前突然一阵恍惚,他记得当初见到简修的时候,便是这般模样,可是如今二十年过去,简修不仅仅从少年成长为青年,一身修为更是天师,怎么还是这般模样。

    能修成五气圆满,加上徐渭留下的特殊的物质造化手段,便是点石成金,钱财乃是身外物,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

    “呸,你这个大穷鬼,枉费老子看到你像是一个宝贝一样揣着钱袋。”那小偷见到这一幕顿时怒了,张口就破口大骂。

    他算是看出了今天碰到了行侠仗义之人,恐怕落不得好,可是一想到他这个老手被这么一个穷鬼给欺骗了,出手才偷了十文铜钱,说出去也让江湖上的人笑话。

    徐渭看着这么一幕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见简修无奈的说道:“十枚铜钱不是钱吗?你这偷儿真是无礼,投了钱还这么嚣张。”

    “该怎么处置,报官吗?”徐渭对着简修问道。

    “不必,不必。”简修吓了一跳道:“他也只是一时的贪念,还是放了吧,以后好好做人。”

    那小偷听到这样的对话,面色也缓和了许多,见着身上恢复了一些力气,直接一咕噜的跑走了。

    “师傅跟我来吧。”简修欢欢喜喜的说道。

    他还是住在磐石村,依旧是哪一个破旧的茅草屋,不过少了那一头老驴,四周倒是种了不少的蔬菜,瓜果之内,长势颇佳。

    徐渭一看便是知道他的日子二十年似乎没有变化,依旧清贫。

    终于徐渭忍不住说道:“你五行圆满,天师之体,实力不可估量,可是为何过成这般。”

    徐渭忍不住了,简修自然也忍不住了道:“你究竟是不是我师父。”他此刻也是仔细打量了徐渭,生命的气息绝对不超过二十。

    可是他在二十年前便是见过了师傅了。

    “有着渊源,我们可平辈轮交。”

    徐渭并不想将他和青莲是一人的关系暴露而出,而且多说无异,反而会导致一些问题的发生。

    “那我师傅在哪?你不会是师傅的私生子吧,请,一定,要告诉我师父在哪?”简修十分正色的,一字一顿的说道。

    “为何?”

    简修的脸顿时垮了下来,道:“师傅传授我的黄石天书好似不全,导致我如今这般模样。别看我五行圆满,可是我缺钱啊,只要有一点钱便是会遭受灾难,而且一动用法术灾难更大。我空有一身法力,混成了这般模样,这么大人了,连个老婆都没有娶到。”

    简修虽然是青年的面貌,这只是因为他早早的成就了天师之体,可是年纪已经过了四十了,此番世界凡人的寿命其实不长,总有一些病灾之类的,四十的岁数在凡人看来就是步入到后半生的阶段了。

    “怎么会如此?”徐渭也是楞了,顿时回忆起来,简修可是大气运之人,更是相当于气运之子,主角的存在,本身的命格更是无比的特殊,不然也不会耗费这么长的时间寻找,而起还布局传授法术。

    六甲奇门。

    顿时徐渭掐指一算,便是用六甲奇门推算。

    简修也看到了,感受到徐渭的身上传来的玄奥气息,他也会,不过觉得徐渭的似乎与其有些不同。

    难道真的是我猜对了,师傅真的将黄石天书传授了一半,导致我这么倒霉。简修在心中也暗自犯出嘀咕,此刻也是颇为期待的等待着徐渭的话。

    “不对。”徐渭摇了摇头,果然非常人,他也推算不出多少的信息,只是知道与气运有关,可惜此刻他的封神望气之术的修为不在,如今武道神通修炼的关隘他也没有参破,比之仙道,武道神通修炼法术更难,尤其是此等法术。

    “难道是我做错了,他本身的气运估计在七八十岁的时候才会爆发或者是一辈子都不会爆发,而我选择将其提前激发,倒是全都乱了套,他才会气运如此之低,承受厄运缠身,修得天师法力不能动用,只能清贫度日。”

    徐渭的眼神颇为怪异,他也不知道当初的事情对简修是好是坏,不过既然这么做了,便是要继续下去。

    “你一定是知道了什么?”简修笃定道:“我真的是受够了,二十年了,我也曾经想过去寻找师傅,可是我连钱江都不能踏出,你一定要帮帮我。”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