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做戏

    集市之中,蒙蒙细雨之下,十米之外,看人便是不太真切,有着一种朦胧之感。

    而三五人群开始聚集,浓厚的人气将空中之中的水汽驱散。

    吆喝声,叫卖声不断的响起。

    生活必备的物资也开始售卖,即使是面对水灾,人们还需要生活。

    一个白发苍苍的道士朝着一辆木制推车而去。

    木制推车旁边也有三四个人,车内是整整一车的青枣,各个都有三四个手指头那么大,鲜嫩欲滴,上面还沾染着一些水滴。

    “青枣,新鲜酸甜,还请各位老爷停下脚步。”

    如今的季节,水果稀少,青枣也是稀罕之物。

    白发老道也走到了小摊的面前,口中道:“能否给老道几个尝个鲜。”

    “不行。”那中年汉子迟疑了一番,摇了摇头。继续道:“道长不如买几个吧,一个铜钱三个,任意挑选。”

    这个价格可谓是便宜至极。

    白发老道冷哼了一声,道:“你这忒小气也,难怪卖不出去。”

    那中年汉子也是温怒,强忍着情绪,语气不善道:“你这老道好不知事,我这青枣乃是百年老枣树结的枣子,听高人说还有一缕灵气在其中,一年才有一树,今年的水汽充裕,便是早些成熟了,青枣此刻食用最佳,今年水灾,大家还未出门,往年我一出来便是叫卖出去,大家谁不知道王家青枣。”

    中年汉子虽然有些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可是却也有几分真实。

    “青枣这么多,那为何不能让老道尝一个,左右不过三分之一的铜钱,要是味道好,你还跑、怕老道付不起吗?直接将你一车买下都不成话下。”

    白发老道义正言辞,说的是正气凛然。

    他一身破旧不堪的道袍,瘦骨嶙峋的身躯,根本都看不到半点有钱的模样,中年汉子也是丝毫不相信,只是当做是一个想要占便宜的老道士。

    天下虽然高人多,不过坑蒙拐骗的人更多。

    “是啊,王摊主,你就让老道士尝一个。”

    “你看,这么多位居士都开口。”白发老道带着笑意,开口对着各位居士道谢,好似是笃定了中年汉子会松口,脸上是奸计得逞的笑容。

    这笑容看的中年汉子是一脸的不满,他心中也明白,此刻更加不能松开这个口子。

    “老道长啊,是真的不能,还请老道长仁慈,放过小人吧。”中年汉子作哀求状,双手不断的作辑。

    “你这汉子好生无礼,我老道逼迫你了吗?怎么尽往脏水朝着我身上泼。”白发老道不满的攘攘道。

    周遭的人群全都被吸引过来,即使忙于生计,可是看热闹也是人的天性。

    纷纷的指指点点,三言两语便是将事情弄得一清二楚。

    多是指责那中年汉子太过于小气,老道长只是想要一个青枣不至于闹成这般地步。

    中年汉子满脸涨红,手足无措,却是紧紧的咬紧牙关,绝对不松口。

    而那老道却是得意洋洋,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压迫着,片刻之后,看到人群之后出现了一个人影之后,眼神之中产生了一股狡黠。

    干咳了两声,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只见白发老道缓缓道:“这位居士虽然小气,不肯让老道尝一尝青枣,不过老道却是有着道术,能够变成青枣来,到时候便是请各位吃食。”

    “老道长威武。”

    “道长真乃得道之士吗?让我们大家开开眼界。”

    人声鼎沸,徐渭在人群之后看着简修化作的老道士,也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估计到现在还以为他没有认出他来,也是只拖着双手,笑看着这么一幕。

    只见那白发老道,也就是简修从地面之上捡起一个青枣的核,怕了拍,然后就在地面之上挖了一个土坑,将其埋了进去。

    周围也有一个积水坑,便是用手捧了一些水倒了上去。

    他的神情颇为虔诚,虽然动作有些滑稽,不过旁人全都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看着,就连徐渭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

    “长,长,长。”

    只见白发老道对着地面之上的土坑,手一指,便是口中喝道。

    地面之上,顿时冒出了嫩芽,是一颗小树苗的模样,然后阴风就长,顷刻间便是长生了十米高的青枣树,一片的绿叶,郁郁葱葱。

    白发老道哈哈笑道:“该结果了。”

    顿时,一个个青枣从树上冒出,一个个都不弱于中年汉子车上的青枣,个子肥圆,一看就鲜嫩可口。

    “请君采摘。”

    白发老道自己也伸出手摘了两个青枣塞到口中,还点头说着好吃。

    周围的人也都纷纷上前,伸手便是一个青枣,片刻之后,青枣被摘完,那颗青枣树叶慢慢的枯萎消失不见。

    众人言语之中全都是对道长高风亮节的赞叹,至于对那中年汉子多是鄙视,中年汉子羞愧无比,一时间倒是忘记了自身的摊子。

    白发老道这次没有说话了,反而笑了笑便是消失在原地,脚底下缩地成寸,朝着街道的另外一侧消失不见。

    顿时原地传来嚎啕大哭的声音,正是那中年汉子,手足无措,此刻他的木推车之上的青枣全都消失不见,就连木推车都少了一根横木,歪歪扭扭的,跌倒在地。

    旁人也纷纷明白,刚刚那老道竟然使用的是幻术,用意便是在于教训一番这中年汉子。

    纷纷告诫,便是当做吃一堑长一智了,这等高人还是不要轻易的招惹,这个世界招惹到一些高人,弄得家破人亡的例子不在少数,破财便是等于免灾了。

    徐渭的身形一转,便是跟了上去。

    “道长,这便想要离开了吗?”

    徐渭清朗的声音直接钻入到简修的耳朵之中,也故当做没有认出简修来。

    简修所化老道笑着说道:“不知这位公子找老道有何贵干。”脸上笑眯眯的,丝毫看不出其余的异样。

    “之前的事情,难道不解释一番吗?”

    简修心中明白,他的幻术能瞒过其余的凡人,可是武道神通境界的武者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瞒过。

    “哦。”简修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口中道:“那汉子太不晓事,本道长略施小戒,公子难道也想出头吗?”

    说完话,一声浩瀚的法力便是散发出来,眼神都变得锐利许多,旨在压迫徐渭。

    徐渭身子挺拔,丝毫没有在意,口中道:“道长可知这里是我徐渭的地界,运用法术愚弄世人,如今还想同我徐渭动手。”

    徐渭一震怒,便是挥手一道手印而去,蕴含着武道神通的力量强大无比。

    那简修也是朝着边上一躲,脸上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口中道:“公子何必为凡人震怒,我老道也不是好惹的,不如和气生财,老道我也是有些本事的。”

    “不必,先将你镇压了再说。”刚刚徐渭只是试探,如今乃是开始用真的本事了。

    “五德镇世拳。”

    拳印蕴含着镇压的力量,连一个世界都能镇压,更何况是人呢,朝着简修而去。

    简修也是吓了一跳,这剧本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啊,此刻也是严阵以待,要是阴沟里面翻了船,那就真的是哭笑不得了。

    他选择唱这么一出大戏,便是想要考虑徐渭一番,没想到之前徐渭还好好说话,说动手便直接动手,丝毫不可他说话的余地。

    “五行大遁。”

    之前的遁术都是寻常,可是五行大遁乃是一道大神通,遇山化为山,遇水化为水,顷刻间消失在原地,片刻后又出现在另外的地方。

    心有余悸的简修也是看着徐渭的身影,好在他资质不错,更是有着五行深厚的底蕴,这才在短短的时间参悟了五行大遁,不然便是要今日陨落在此。

    五德镇世拳之下,寻常的法术,遁术根本就无法逃脱,只有五行大遁那种他化自在的变化力量才能不受到影响。

    徐渭也是皱了皱眉头,没有想到这简修资质这么强大,五行大遁他当然了解,乃是他仙道修行最为重要的一种保命法术,如今的武道修为无法施展,毕竟不是天师法力,略微有些差异,无法与天地沟通,便是无法施展这等仙道神通。

    “道长好本事。”

    “怎么,你这小子还想对我动手吗?”简修冷哼了一声,也是有些气到了。

    “道长如此为祸人间,难道就不怕天谴吗?”

    徐渭平淡的说道,好似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可是话语却是那么的犀利。

    “你胡说什么?老道我一身行事正直,反而是你,罪孽缠身而不自知,恐怕命数已尽。”

    简修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自从徐渭用呼风唤雨霍乱人家之后,也察觉到自身的气运恐怕也受到了影响,好在他的底蕴深厚,一时半会受到的影响不大。

    唯有天灾人祸,才能霍乱一个王朝的根基,不然没有谁会没事就去造反,这是前世历史给予的经验。

    “道长你施展法术掠夺了那汉子的一车青枣,大方的将其施舍给旁人,你可知那汉子会如何?”

    “不就一车青枣吗?”简修满口不在乎的说道,此刻也是变得精神抖擞,他也想要看看此番他的试探,徐渭是如何作答。

    “如今天下大乱,物资不丰,那汉子需要养家糊口,他的手上有着被划破的痕迹,花费了很大的功夫去将一树的青枣给采摘下来,保持了品相完整,对道长来说青枣不过是果腹之物,对他来说一车青枣至少十两银子,乃是他家能够度过这个灾难的救命稻草,要知道今秋无任何作物成熟,就要靠着往年的积累。”

    “可是道长你之所为,便是强行断了他的生机,是不是有过?那汉子不将青枣给予你,乃是因为人多,若是开了这么一个口子,便是有源源不断的人想要尝一个,青枣不过两三千颗,哪里容的众人之口。”

    徐渭语气凌厉,将一切全都说出。

    简修心中也是一震,就连他都没有思考那么多,不过他也是站在中年汉子的角度出发,故意如此施法,便是要看徐渭的反应。

    若是徐渭顾忌他法术高深,想要得到他帮助,自然会绝口不提那汉子之事,如今却是用汉子的事情来指责与他,也必然是一个真心为黎明百姓之人。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