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拳杀两人

    天空灰扑扑的,地面之上到处都是窜动的水流,此番的景象到处都是,带着土石混杂砸一起,水流也不多么的清澈,反而十分的浑浊,看不清根底。

    很多良田都化为一片汪洋,游鱼随着水游动到各处,偶尔某处天地干涸之后,便是会多出土地的鱼儿来,这些对于止水军来说也是一顿大餐。

    某处营账之中,徐渭正在调兵遣将,不断的推算,因地制宜,布置防水工事,顿时心中一悸,这种感觉再次出现了。

    挥手示意这些人退去,徐渭一个人便是立刻开始推算。

    “六甲奇门。”

    六甲奇门疯狂的运转之中,空中出现了一块蕴含着天干地支的罗盘,上面的指针不停的转动着,似乎要找寻到让徐渭心惊位置的由来。

    “该死,地势被人妄动了,而且此处的水怎么会突然消失,跑到了流波山之上。”

    徐渭没有推算出是谁,不过也推算出地势水脉的改变,八百里流波山乃是计划关键的一环,不容许有失,之后还需要更为精巧的布局,才能使得流波山发挥作用。

    当徐渭满脸阴沉的走出营账,那些天师也都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有人想要破坏我们的治水计划,更有天机术高人相助,屏蔽了天机,那人有着搬水之能,实力想必非凡。”

    说着话,徐渭便将查探到的地势水脉的变化一一说出。

    简单来说有人调动水,将加重流波山的水势,提前破坏了布局,导致了整个水势的流向发生了变化。

    “这等事情究竟是谁?我等还需尽快的解决。”郭鑫也是充满了震怒,身上散发出一股杀伐煞气,要是让他知道是谁,一定要让此人死在他的剑下。

    “为今之计,保持其余的不变,各处抽调一些人手,同我前往流波山查看,先维持流波山的情况不变,半月的时间,其余的地方布局完成,便是能够彻底解决东南水灾的问题。”

    徐渭随即也恢复了冷静,一五一十的说道。

    众多天师全都保持赞同的状态,其中一部分,大约十来个天师随着徐渭朝着流波山而去。

    兵贵神速,此番倒是不能再抽调凡人的兵马,必须要他们这些自身拥有伟力之人力挽狂澜。

    一道道的流光朝着流波山降临而去。

    这个被徐渭看成了分水器的群山,如今的水势暴涨,几乎将山体淹没,一旦如此就会破坏到山体的根基。

    除非徐渭恢复神道的实力,否则无法再造群山,没有了群山相助,就算是徐渭的实力再强大也是无可奈何。

    “郭天师你去东方”

    徐渭有条不紊的吩咐着说道,他朝着最大的那处山峰而去,而去在其中感受到一股别样的法宝的气机。

    “难道是法宝导致的,不是人为吗?不过水量暴增的不合理又如何解释。”在徐渭看来这件事也是充满着诡异。

    “法天象地,水德之拳。”

    徐渭摇身一变,化为巨人模样,水德之拳朝着水面而去,瞬间流波山的大片地界的水势都平缓了许多。

    不过这拳法要不停的施展,这些水才会停止躁动。

    一边施展水德之拳,梳理水脉,一边利用无比强大的肉身实力,拿住山峰坍塌的部分,运转造化之力,使得山峰回归本来的面貌。

    一定要用山体阻拦住水势,这便是徐渭的目的。

    流波山某偏僻之处,叶清手持着无量钵,不断的朝着水面之中倒着水,此水正是他从其余之处搬运而来,也正是徐渭推测出水量不正常的地方。

    至于白无忌自然也在他的身旁,两人都是用法术隐蔽在此,只要不引起大的波动,就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叶清冷笑了一声,口中道:“徐渭的实力还真不凡,这招拳法仿佛天生是克制水而成,却是蕴含着水之道理,所到之处,水都在平息。”

    “不过他们恐怕也没有想到还有无量钵这栋法宝,简直就是治水最大的困难。”白无忌也是感叹着说道。

    法宝本身并无好坏之分,可是使用法宝的人倒是有着好坏之分。

    “那里怎么有着一个撑着竹筏的老翁。”徐渭远远的看到一个老翁撑着竹筏在水中艰难的行动。

    无量老人也屏蔽了自身所有的气息,匆匆一眼,徐渭也没看出来根底。

    “去。”

    徐渭一伸手指,化为一个水泡朝着那老翁而去,顿时将老翁给包裹在其中,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

    “这就是那圣德之人,果然悲天悯人,在此方大战之中,竟然还有心力去关注受灾的普通人。”

    水泡之中的无量老人也是心生出赞叹之意。

    他对无量钵的气息颇为熟悉,也会明白流波山的水量暴增十分的不合理,乃是之前那一位争龙青年暗中使坏。

    恐怕此番的目的便是为了破坏圣德之人的治水大业。

    此番圣德之人疲于奔命,而那人恐怕就在暗处。

    无量老人想到此处,心中也有一些异动,手中悄悄的掐着印诀,正是呼唤无量钵的印诀,悄声无息的一种波动朝着四周散发而去。

    此刻的隐蔽之处,叶清正放水十分的爽快,突然感受到手中的无量钵的力量有变化,好似出水的力度更大了几分。

    误以为是自身没有控制好力度,赶忙的缩小了几分,水继续悄声无息的增加着。

    可是就在流波山之中平息水患的徐渭,半个身子都在水中,突然涌现出的一大股的水量,自然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水虽然无形,总是有迹可循,而在徐渭的眼中,水也是分为很多种,便是水之灵性的细微不同,那是他得到渭水灵性和楚江灵性所感悟到的一些差异,这些差异便是蕴含着人道的变化。

    “好胆,果然有人在暗中坐着手脚。”

    徐渭一番查探,虽然没有查出具体的位置,不过大概的方位也是查探出来了。

    “他怎么朝着我们这边而来,应当是巧合。”叶清自我安慰着说道,而那白无忌内心也是惴惴不安,仔细查探他的布置没有被触动,应当不会被发觉,否则早些便会过来,不会等到现在。

    “你先停止无量钵的放水,收敛自身的气息,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听着白无忌如此说道,叶清也是收回了无量钵,将无量钵捧在手中,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放水,如今的无量钵之中只有一小半的水,但是这些水要是放出,可是相当于一片大湖。

    “就是这边,看你们朝着什么地方躲。”

    徐渭化身的巨人直接一脚朝着一处山峰跺去,蕴含着不可抵抗之力,顷刻间山峰的一切都在坍塌。

    而从徐渭的脚底之下也冒出了两个人影,满是阴沉之色,浮现在半空之中。

    其中一个的手中正拖着无量钵,根本就来不及收起来,生死关头,保命才是最为重要。

    “原来是你们。”徐渭一看那无量钵,便是明白是龙族的法宝,上面刻画着四海龙王的纹路,还散发出一股空间的玄妙,还有充沛的水灵之气。

    此刻的徐渭也明白是谁在暗中捣鬼。

    看着徐渭冰冷的眼神,叶清也是当机立断的说道:“在下侥幸得到一件法宝,能承载一海之水,特来相助。”

    说着话便是催动无量钵,发出无尽的吸引力朝着水面而去。

    顿时无尽的水流都被卷入到无量钵之中。

    远处正在治水的天师也都纷纷的轻松不少,朝着此地飞来。

    “暗中破坏治水大业,流波山的山峰无缘无故的坍塌,无缘无故增加的水量,还想狡辩不成,竟然你等竟然敢阻拦,那么便要有身陨在此的准备。”

    徐渭所化的巨人语气冷漠,丝毫不顾及叶清的所作所为,他已经认定了是叶清捣鬼,差点毁了他的治水大计。

    双手虚托,随即一变,化为两只亘古的拳头,蕴含着无敌的力量朝着叶清和白无忌而去。

    “你敢。”

    叶清也害怕了,怒目而视。

    “先离开再说。”

    白无忌也陷入到慌乱之中,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两人鼓动法力,也顾不得狡辩了,此刻徐渭的拳头已经朝着两人的身上砸去,而拳头将周围的气机,空间全都给封锁,根本就无法逃脱。

    白无忌的修为虽然不错,可是战力不高,而叶清只是一个被灵物堆积突破到武道神通的武者,虽然得益于龙气,底蕴稳固,也精进不少,可是与徐渭的差距也很大。

    生死绝望!

    两人的眼神是一般无二,只有亲自的面对徐渭,才能感受到徐渭的恐怖之处,一力破万法,根本就毫无阻拦的希望。

    “徐渭你谋夺治水至宝,还要杀人夺宝,天下人不会放过你的。”

    叶清垂死挣扎着说道。

    “我错了,楚江王绕我一命。”

    白无忌也跪在半空之中,哀求着说道,他是真的知道怕了。

    “晚了。”

    徐渭的拳头轻轻的推动过去,片刻之后,两人的身躯便是化为齑粉,随风飘散在空中之中,就连魂魄也一同消失,唯有一点真灵投入到封神榜之中。

    徐渭也恢复到正常人的身躯大小,伸出手,便是将战利品收到了手中,他最先在意的便是那无量钵,此番人间治水恐怕又能加快一些脚步。

    “怎么回事?”郭鑫也飞了过来,他也看到了两人临死的一幕,不可置信道:“你杀了他们,为了这么一件法宝。”

    其余的天师也随后驾着遁光而来,看着徐渭手中的无量钵。

    徐渭的面色不变,口中道:“我徐某何人,你等都明白,断然不会做这些事情,此两人乃是小人,流波山的变化便是两人引起。”

    “至于此物名为无量钵,唯一的作用便是能够承载一海之水,侥幸被两人得到,不想着如何治水,反而想要阻拦治水的大业。”

    听闻徐渭这一番话,其余的人都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早在营账之中,徐渭就说过有人用搬水之法,扰乱水脉,如今看来恐怕就是这么一件法宝的缘故。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