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搞事情之一,下毒

    鹰绰陪着何来又走了不到一刻钟,只看到一两只山鸡,何来终于有机会放箭,却连根毛都没碰到,眼睁睁看着那五彩的山鸡扑棱着翅膀远了。

    何来摇着头:“姐姐,我尽力了,你想想办法吧。”

    教不严,师之惰。她这是要赖上鹰绰了。

    鹰绰:“包在我身上。”

    还没说几句话,只听远方嘈杂一片,惊呼声接二连三传来。何来侧耳,少顷道:“这是怎么了,有刺客?”

    鹰绰:“谁知道呢,回去后自然知晓。”心里却已猜到,八成是自己做的那些事起作用了。

    距离她们不过几百步远的地方,是三殿下王链一行,他们追逐着一只肥硕的野兔过来,也许是野兔慌不择路钻进了熊洞,惊醒了一只体格硕大的黑熊,被打扰了睡眠的黑熊摇摆着出来,朝着追赶过来的侍卫们挥舞起巨大的熊掌。

    侍卫们先是一惊,随后一喜,若能猎到这熊,三殿下便有望在今日的狩猎比试中夺魁,他们这些跟随之人自然也能得到奖赏!是以那熊虽然凶猛非常,举起的熊掌看起来甚是骇人,侍卫们也不能退缩,将它团团围住,防止它逃脱。

    王链驾马靠近,当即弯弓搭箭,三支箭一并射出,朝着黑熊的眼睛,喉咙,心脏位置急速飞掠过去!黑熊扬起爪子,朝向咽喉那支被打偏了,眼睛却被射中一只,心脏位置亦是。

    黑熊用尽最后的力气反扑,无视身边侍卫们的刀剑,朝着王链奔去,身后留下淅淅沥沥的血迹。王链不慌不忙,再次搭上三支箭,将弓弦拉到最大,松手放出,这一次没有丝毫偏差,黑熊硕大的身躯甚至给利箭的力道冲击的略一停滞,随后才轰然倒地。

    “三殿下威武!”侍卫们齐声道贺。

    首战告捷,还是这般拿得出手的猎物,王链也很高兴,下马走近一些查看。身旁便有人阻拦:“殿下小心,这畜生气长,要好一会儿才能死透。”

    王链混不在意:“它再动,我躲开便是。”

    走近细看,黑熊腹部还有些起伏,鲜血已经流了一地。原本就参与围困黑熊的侍卫道:“回殿下,这畜生是被人引出来的,您看这里。”

    王链顺着侍卫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些烧焦的皮毛。笑道:“引出来容易,怕是出来才发现此物难缠,不得不放弃。这林中之物,又不是谁先看到便算谁的。”

    侍卫忙道:“自然是猎到才算数!”

    王链笑道:“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多叫几人把它抬回去,把皮剥了。这熊掌够大,剁下来炖了吃。”

    “殿下小心!”一侍卫惊呼,王链只听到风声,偏过头去,便见一黑乎乎熊掌从旁横扫而来。站得最近的侍卫扑上去推开王链,却被一掌拍中腹部,人还没落地,鲜血已经从口中喷出!

    王链倒在地上滚了一身土,却是安全无恙。众人冲上去扶他起来,王链气的大骂:“剁了分食!”

    众人当即顾不上熊皮还能用,七八把刀剑齐上,很快捅出无数个血窟窿,黑熊终于彻底没了气息。

    倒地的侍卫自有人抬走,失去意识前染着血的嘴唇是弯起的,有了这么一下,必有重赏。而王链并没有多看他一眼,转身上马,带人去寻找下一个猎物。

    将近正午,分头狩猎的各位贵族子弟不管有没有收获都返回营地。果然只有王链猎到这一只猛兽,其他人猎到的有鹿,狐狸,最多的是野兔和山鸡。王链出了个大风头,连受到的小小惊吓都忘记了,微笑着听身边人对他连声道贺。王契远远看了一眼,瞅着自己那只毛色还不错的狐狸,神色恹恹。

    论猎物大小多少及凶猛程度,王钧给各位贵族子弟做出奖赏,王链得了最多的赏赐,兴奋异常,当即吩咐下去,把那熊做了菜给各位下酒。

    但随即,王钧却要了王契的狐狸,说要拿回去做个领子。王契当然乐颠颠的献了上去,另得了一份赏赐。这样下来,同王链的那些也差不多了。

    这举动,叫在场诸人心里好生琢磨了一番。

    皇帝这是什么意思,此时只有两名成年皇子,怕宠了一个另一个不高兴吗?

    何来带回来两只肥兔,得到两串珠链作为赏赐。压低声音对鹰绰道:“咱俩一人一串。”

    鹰绰:“不合适。”

    何来:“那就捏碎了,做珍珠粉敷脸。”

    “可以。”

    “你出去这一圈,有没有做什么坏事?”

    鹰绰沉默片刻:“待会儿那熊肉,你不要入口。”

    “真的啊,我随便猜的。我不问你就不打算告诉我了?”何来故作不满。

    “我打算晚上给你解药。”

    “吃了对身体有没有影响?”

    “解药及时,毫发无损。”

    “那我还是尝尝味道吧。”

    鹰绰……

    因为天寒,皇帝没有摆宴,而是命御厨将做好的美食送入各人帐中享用。何来终于等来了宁可中毒也要吃的熊肉,尝了尝有些失望。“也不过如此吗。”

    鹰绰道:“熊身上最好吃的自然是熊掌,尤其右掌为佳,不过要蒸煮许久,大概晚上就可以了,但是毕竟只有四个,恐怕没你的份。”

    何来叹息一番,抬头看向鹰绰:“能透露下你做了什么吗?”

    “下毒,一月后毒发。”鹰绰坦荡的很。

    何来想了想:“不是有人验毒吗,还有银针?”

    “这种毒银针验不出来,试吃的也不过观察小半个时辰,没用的。”

    “这样大的漏洞,我父皇会没有补救措施?”

    鹰绰:“有,这种毒药发作起来比较缓慢,发现及时的话,有足够时间配出解药。”

    何来叹息:“这样的话,很有可能一个也死不了,你这不是白忙活了吗?”

    鹰绰笑了笑:“杀人不一定要自己动手。过去我是一把刀,现在我想换个方式。”

    何来噘嘴:“阴险。”她把那盘熊肉多吃了几口,道:“所以我应该多吃一点,免得到时候大家都中毒而我没事,不就成嫌疑人了吗!”

    鹰绰拍拍她的肩膀:“聪明。”

    何来:“这法子不错,想陷害谁,只要偷偷给他解毒就好了。”

    鹰绰抿唇,但没有漏网之鱼的话,效果怕是更好。

新书推荐

神医天婿修真少年在都市第一兵王都市之至尊觉醒猛虎出笼都市修仙之赘婿归来全球觉醒超品仙婿重返纯真年代长生者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