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三美斗帅

    “行,不换就不换,不换就撤摊!”

    “……”

    一阵安静后,杂音又出现。

    “别啊别啊,这么好吃的面,本来也该给旗的。”

    “就是。虽然少了点,毕竟是精华啊。值,我觉得值。”

    “管你们觉得值不值,你们觉得不值的赶紧走,位置让出来,我们来迟一步,等了多久了!”

    还有人忽然跑走,过了一会抱了一大捧旗过来,哗啦啦往负责收旗的伙计面前一堆,“十五面,给我换个大碗!”

    这一下提醒了众人,很多人赶紧去收集更多的旗,当然更多的人还是站在原地不动,攥紧手中宝贵的旗。

    眼看大家大部分都接受了,文臻一边手脚不停,一边让人重新安排排队,一边含笑道:“方才得罪诸位父老。实在是我们本是外地人,路过而已。外地人在你们昌平这两天想要买到食材那有多难你们也清楚,我也想给各位多吃几口,奈何东西少人多,只能吃个新鲜了。”

    便有人问:“你一个外地人这是想来参加丰馔节?你这手艺没话说,但是外地人不得推举很难进韩府大门,要靠旗进门得最起码八百面呢。”

    一边就有人嗤笑这盛况八百有何难,文臻一边心中笑那韩小姐真是个绿茶一边笑道:“我们外地人,要和你们本地人争这个做甚?我们有自己的事要做,又不能选了去做世家名厨。实在是今日碰见一件事儿,如骨鲠在喉,不出手不平啊。”

    自然便有人问怎么回事,文臻便说自己本是寻友,好友石头去了长川易家做大厨,临行将老母托付给韩府和朋友,结果韩府不闻不问,好友侵吞财物,导致老母流离街头,靠乞丐养活,自己既然得知此事,自然不能不管,知道石头那朋友已经成了府尊家的大厨,得韩府庇护,便去韩府寻找,结果韩府不容,她连那人面都没见着,她想要参加丰馔节,这样对方便无处可逃了,但韩府小姐称一夜得八千旗才能入府比试,她只好临时摆摊,因为一夜间实在无法筹措那许多材料,才不得不这般小气云云。

    众人听完瞠目结舌,昌平就这么大,很多事大家都听说过,都知道李家石头去做世家大厨的事。有人骂韩府凉薄,石头在众学厨弟子中天分最高,好多次帮韩府挣过脸面,韩府在他走的时候也信誓旦旦要帮他照顾老母。结果偌大人家一个守诺言的都没有。有人骂石头那朋友无耻,能让石头托付老母交情定非寻常,如何能这般狼心狗肺;还有很多人骂韩小姐真是越来越精明石头缝里也要榨油,明明百种取一怎么就成了十中取一,又已经是这个时候了很多旗都已经发出去了,一夜八千这不是明摆着不给人进门吗?

    伙计便给大家指那石头的母亲,老妇人闲不住,出来帮忙,文臻没拦,目的就是要给众人看见这老妇人的瘦弱褴褛,果然这一幕很有冲击性,当即便有人振臂高呼,“一夜八千有何难?众位兄弟,速速将此事传扬出去,今夜便是唤来全城百姓,把之前发出去的旗再抢回来,也得把这口气给出了!”

    当即便有人道:“不用抢,我这几天得了七十面旗,都在这里了!”抱了一盒子旗过来,往地上一搁,道,“也不用你给我七十倍的面,来一个大碗,我给一家子都尝上就行!”

    文臻还没接话,易人离从里头蹿出来,大声道谢,变戏法一样变出一条长鞭,“啪”第一声,抽出一个特大海碗;“啪”第二声,面锅里刚刚煮好的面条便飞上了天;“啪”第三声,面条在空中齐齐一震,落水如雨,瞬间变干,落入碗中,采桑采云浇上更丰富的作料,文臻的筷子多抖一下肉臊更多,更兼奉送小菜一碟卤蛋咸鸭蛋各一,以鼓励这位精神可嘉的先驱。

    三声鞭清脆明亮,鞭技精湛好看,面条令人眼馋,赠送令人心跳,更不要说易人离容颜美好,乌黑的眸子星光流转,看一眼都能醉人。

    那人张着嘴,捧着托盘,整个人都被这种奇异的兼具力度与美的充满彪悍气质的,简直可以称作表演的一系列动作给震住了,恍惚间觉得自己不是在街边买小吃,而是在华堂看高手演出。

    他痴了,别人也痴了,等他游魂一样飘走,冲上来拿旗换面,以及跑去攒旗的人便更多了,而人流从四面八方汇聚向这条小街,其中还夹杂着不少少女,叽叽呱呱地在那讨论“来了个超级漂亮的做面的哥儿。”

    文臻忽然便来了灵感,转身冲到客栈里,一把将正在和护卫讨论之后的行路方案的林飞白扯了出来,林飞白莫名其妙,还没来得及问,文臻已经大声道:“兄弟,帮个忙,不管用什么方式,一定要展示出比那个易小流氓更多的帅气,吸引来更多的女性,来,哥们,就靠你了!”

    林飞白脸色阵青阵白,似乎对这个任务有点接受不能,还没来得及说话,吱呀一声对面的门开了,探出了燕绥的头。

    林飞白的脸色立即便恢复了正常,也不试图挣脱文臻了,干脆利落一声,“好。”

    文臻也没看见燕绥,拖着他一阵快跑,今晚虽说她手段百出,但古代不是人流量大的现代,一夜八千旗她也没底,因此能利用的力量必须要完全利用上。

    她听见林飞白答应,倒是喜出望外,连忙大声感谢,林飞白似若无意问她,“怎么不去请殿下?殿下容姿,才是无人能及。”

    “啊呀呀殿下何许人也?只适合坐在内花厅由绿茶伺候着吃小笼包,怎么能干这么降格的事?可别暴殄天物了。”文臻哧溜一下把林飞白拖跑了。

    林飞白想这是他今天第三次听见绿茶这个词了,一边对站在门边脸色五颜六色的燕绥笑了笑。

    笑得燕绥想把他那张脸皮剥下来,钉在木板上,送给神将。

    瞧瞧你养了个什么恶心玩意!

    文臻把林飞白拖出去,往案板边一站,林飞白才是个君子远庖厨的,从来不进厨房,此刻对着那锅,冷峻的面容微微抽搐,好一会儿才道:“这个……我来下面条?”

    “不用不用!看易人离,像易人离那样就行!”

    林飞白看一眼易人离。

    易人离正在那甩鞭三响,把面条甩干的活计干得跳舞一样,一大群少女聚集在他面前,捧脸的捧脸,捧心的捧心,着迷地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随着他的鞭子目光飞舞,满地都飘着星星和粉红泡泡,时不时还有哇哦美妙伴奏。

    易人离怡然自得,越发卖力。

    骚得不要不要的。

    骚得林飞白的羞耻感爆棚。

    瞬间后悔自己习惯性气燕绥结果又掉了文臻的坑。

    林侯有个好处,也是武将世家的通病,所谓千金一诺,言出必行。说人话就是答应了死也要做到,因此怔立半晌,终于还是一咬牙,铿然拔剑。

    他的长剑“雪隐”,以如雪如月,锋刃明洁闻名,舞动时雪光点点,如天降霰,十分美妙。

    他一拔剑,本就有很多少女在偷偷看他,这下都围拢来。

    林飞白脊背笔直,如承雪之松,目不斜视,文臻揉好面将面团往空中一扔,林飞白长剑一闪,顿时面团被切成无数细丝,根根圆润挺硬,长短粗细,毫无二致。

    无数面条如柳叶丝雨飘落锅中,热气蒸腾也掩不住林飞白俊挺眉目,易人离不甘示弱挤过来,三鞭脆响,面条甩干,林飞白再出剑,剑上起濛濛雪雾,和面条接触的刹那便实现了降温,等到面条一小团一小团进入一字排开的碟子时,闪着蓝红色的光时,已经温度适宜,正好入口,而且滚热之后急冻,能让面条更加筋道爽滑。

    这一切都很完美。

    除了林飞白的表情和站在屋顶上的师兰杰。

    师兰杰幽幽地看着他家的少主人,神将之子,少年封侯的东堂俊杰,现在在一口大锅前,用他出必见血、宝贵无伦的名剑,给一群村姑切面凉面。

    德妃娘娘如果看见,一定会安排这锅滚开的面汤给文姑娘洗澡吧?

    神将如果看见……

    师兰杰想了一下,觉得神将应该很高兴。

    神将已经无数次吐槽儿子小古板,没意思,不讨喜,太沉闷,没有半点继承他的风流雅趣,讨不到老婆万人嫌了……

    别的不说,神将看见侯爷肯在姑娘面前花蝴蝶一样展示剑术就一定会心花怒放,会和文臻一起品评儿子切面凉面的身姿和技术,说不定还会点个单,比如要求用那招特别花哨的“千树万树梨花开”什么的。

    师兰杰觉得神将和文姑娘有很大的概率会成为知己。

    他觉得找个画师把这画面画下来,送给神将作为明年生辰礼物可能是不错的主意,前提是神将千万不要太过喜欢转手送到德妃娘娘那里去。

    ……

    师兰杰思绪从神将转到德妃,底下人的心思只在那宝贵的一口面。

    经过文臻出手,易人离甩干,林飞白凉面的这一口火面,说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几乎所有人那一口面入口时,表情都显出了如入仙境的美满。

    就是仙。

    口味仙,流程仙,连下面条的人都这么仙!

    也不知道是看得更美,还是吃得更美。

    流动餐车不需要流动了,满城百姓闻风而来,将整条小街堵得水泄不通。

    其中最起码有一半是姑娘,一眼望去,莺莺燕燕,柳绿花红,乍一看让人怀疑这不是街头卖面条,而是姑娘们的选美大会。

    姑娘们比汉子们还要大方,汉子们好歹还要吃一口面条,姑娘们不用吃那旗子就唰唰飞来,抛绣球一样比着谁更快谁更多。

    还分成了两批队伍,一部分投到易人离面前的筐子里,一部分投到林飞白脚下。

    易人离面容漂亮有少年感,眼眸灵动闪星光,唇角笑容总斜了三分弧度,在文臻看来三分油滑,在没见过世面姑娘眼里却是邪魅诱惑,是那种气质有点矛盾的风流美少年形象。

    林飞白则如标枪之俊挺如长剑之锋锐,剑身薄透明亮,承了初冬第一场雪,那般森然的凉里,便还透出几分未至凛冬的淡淡暖意。是令人看了一眼便不能忘怀,想看第二眼却不敢再看的类型。

    昌平的男子们觉得今日饱了一辈子的口福,昌平的少女们,则感觉今日饱了一辈子都不能有的眼福。

    正左看右看,为鞭的灵动和剑的飒然发愁如何选择的时候,忽然又有人尖叫。

    “快看,快看,客栈又出来一个!”

    “我的娘亲哎,这位才叫世间无颜色!”

    “我错了,我方才还和小兰争论这两人谁可为美男子第一,却原来我们都错了!”

    “少说话,多看人,今日定然是烧了高香了,不然哪可能忽然聚集这许多美人,又哪里来如此美味还可以燃烧的面?一定是咱们昌平兴盛,丰馔节惊动了天上仙人,仙人下凡来了!”

    仙人飘飘下凡来。

    不甘寂寞的殿下,忽然从客栈里走了出来。

    殿下穿衣素来喜欢锦缎厚重而样式飘逸,这本是矛盾的搭配,然而于他,本就没什么不可能,一袭长袍是很少见的渐变色,从鱼肚白一样的淡青月白色往浅蓝深蓝过度,最后却渐渐转为夜幕将临之前天际那一抹深沉的紫,而无论是哪种色泽,都细细织了同色的银线,而衣袖宽大,腰束一束,越发显得袍摆宽大潇洒,有上古端严之风,但那般华丽又闪耀的衣料,行动之间如波纹粼粼微光闪烁,又透出几分慵懒矜贵,他行走的姿态也与这衣裳风格相配,不慢,却让人觉得轻逸懒散,像一阵卷了牡丹花瓣的风,忽然便降落了这流水大地。

    这般的风采姿态,便是天京也是最美妙的传奇,是人人口中瑰姿艳逸昳丽光耀的天上人,昌平薄地陋屋,何处能安放他的光彩。

    而那一双长眉青青深黛,稍稍掠起便令满街的少女捧心欲待昏倒。

    文臻呵呵冷笑,看着某人又开始骚了,像只花孔雀一样,一遇刺激就开屏!

    燕绥闲闲淡淡走过来,看一眼流动餐车里热火朝天的景象,文臻手脚不停地在揉面,心想你现在来能做什么?去倒垃圾吗?

    她从开摊到现在一直在揉面,这是一个力气活,这么长时间不停,也是手酸了。眼看人流量越来越多,名气已经传遍全城,便打算叫江湖捞的备用白案师傅过来接手。

    却见燕绥在一群少女惊呼中走过来,一手从袖子中抽出几条长长的绸巾,对文臻看了一眼,文臻还愣着,燕绥就转开眼,抬手将绸巾蒙住口鼻,只露出一双睫毛长而浓密眼皮宽展流畅的眼眸。

    他举起双手时衣袖滑落,露一双腕骨精致线条流畅劲瘦有力的手臂,满街的姑娘瞬间都红了脸,发出小小的哗然之声。

    燕绥就好像没听见,慢条斯理又将剩下的两条绸巾,绑住过于宽大的衣袖。

    文臻望天,认真想象了一下,如果旗子真的不够,是不是最后让燕绥脱一下衣服。

    也不用多,剥个上半身应该就够了,倒三角的体型很诱惑的哟。

    思路从倒三角很快便要往下走,却在此时她被燕绥拎到一边。

    燕绥轻轻一拨拨开她,顺手接过了她手中的面团。

    文臻怔怔地看着燕绥,这个人最讨厌面粉的,讨厌所有粉末状的东西,因为不由控制,到处乱飘,一旦落到手上身上很难清理,非得换衣服不可。

    但此刻他接过面团,手一转,面团在他指掌间弹起,那双手洁白如玉,比面团还白,指节修长,指甲如贝,透着点淡淡的粉色,一双漂亮到让人觉得沾到面粉也是亵渎的手。

    那双手翻覆旋转间,面团像一朵多变的云在他指掌间翻腾,拉长似拨弦,回揉如击鼓,明明是揉面这种吭哧吭哧的动作,偏偏在他双手间就能回旋如舞,连面团砰砰砰甩打到案板上的声音都似乎合了什么美妙的节奏,让人听出几分悦耳来。

    姑娘们痴痴的目光无法从他的手上撕下来,顺着那面团飞舞的轨迹眼珠子转啊转,渐渐便看见那面团泛着淡淡的黄光,在他根根如玉的手指间变成了一团可爱的浑圆。

    那圆当真圆,便是用器具也很难把一个面团揉那么圆,圆溜溜像一颗巨大的金丹,这简直是另一种奇景,很多男子也聚集了来看。

    燕绥眼皮不抬,一扬手,面团飞上半空,林飞白出剑,雪花点点,面团化为丝丝缕缕的面条落入锅中,易人离甩鞭,啪地一声面条出锅,再啪地一声面条甩干,林飞白的剑在此时又丝毫不差地到了,一线明光无声铺开滚滚扇面,面条的热气瞬间蒸发大半。而此时燕绥手中多了一根柳枝,柳枝嫩绿,尖头上还有三片翠叶,燕绥手指一转,柳枝翻转间,那些面条便一小团一小团被分开,次第落入排开的碟子里,燕绥锦衣大袖拂动之间,柳枝从肉臊盆子上掠过,再次第点过那已经浇好燃面油的一排面条碟,每碟上面便多了一点肉臊。燕绥衣袖再一拂,油灯里的火便被移出了一小团,柳枝一抖点着了,蜻蜓点水般从那些面条碟上掠过,夜晚的星星便被次第点亮,落入烟火人间,而此时,燕绥轻轻一抖灭去火焰抖落油星,柳枝未焦,三叶翠绿如故。

    满街的喧闹在此刻忽然消声,每个人都屏息凝神,不敢眨眼,怕错过这一霎奇景。

    便是再不知内情,也知这眼福可遇不可求。

    热气蒸腾白烟袅袅间,三人眉目深秀,配合与手法皆妙到毫巅。

    而那面碟子,明显比之前更加齐整。每碟里面条形状、多少、大小、色泽、连其上点缀的肉臊位置形状,都一模一样。

    排队更长了,却比以前安静了许多,人们对面条的分量和旗帜的收取再无任何异议,有点呆呆地交旗拿面,远处却响起很多喧嚣,有的人回去拿旗,有的人旗已经送出去了赶紧去想办法拿回来,还有少女缠着父母要旗的哭喊……

    此时已经开吃的人有人忽然叫:“这些面条都一样长!”

    众人望去,便见那人,他身边站着大概是他的兄弟,两人同时用筷子叉起自己碗里的面条,叉出长长的一条面条,两个人碗里的面条,果然是一样长短!

    他这么一喊,更多人站在一起开始比对,果然长短分毫不差。

    这简直就是神迹,一时间百姓不知道是该大喊妖异还是大呼神奇,都呆在当地。

    忽然一个女子声音笑道:“哎呀,练了这么多年,终于练出这眼力了,甜甜啊,恭喜你啊。”

    众人一听,便觉恍然,以前确实听过精湛技艺的奇妙之处,比如多年屠夫抓起一块肉便知道几斤几两。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是自己孤陋寡闻了。

    好几天来第一次听见甜甜这个称呼的某人终于转过眼来,心情好了一点,顺手端起一碟已经灭了火焰的面条,示意文臻张嘴。

    文臻啊地一声,已经被塞了一嘴的面条,她嚼了嚼,笑嘻嘻比了个大拇指。

    几天的冷战到此刻终于有破冰迹象,燕绥心情很好地瞟她一眼,心想她忙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燃面呢。

    只是这面条说到底还是三人合作,有点不爽。

    文臻看看此刻情形,已经不会有人舍得离开这餐车了,确实也是,让宜王殿下、神将家的小侯爷、和长川易家的公子合作展示的这一碗面,哪怕就是难吃呢,不来尝一口算他没福。

    刚才那一口面,其实和她揉出来的面有点差距,这不奇怪,燕绥再聪明能干,不熟悉的领域总不能一出手就超过她,但他的颜和绝妙出手弥补了这面的不足,生生让人们忘记追究面条口感有差。

    文臻放下心来,便伙同几个护卫把装旗的筐搬进客栈里。简单清点了一下,现在才子时,旗已经六千多。

    按说一夜应该能完成任务,但是古人早睡,后半夜人肯定会少。文臻粗略算了一下,觉得八千旗还是没问题的。

    这一夜不仅仅是八千旗的收获,还顺便把韩府踩了一下,明日最后选拔众人一定会去围观,已经处于不利位置的韩府和府尊想要搞什么幺蛾子,都会受到民意的冲击,赵府那位大厨想要取代石头,那是做梦。

    文臻放下心来,便安排人看着旗,自己借了客栈厨房,做了些东西。

    她做饭的时候,听着外头声响热烈,不夜天也似,满意地笑了笑。

    ……

    客栈顶头的最高一间屋子的屋瓦上,蹲着几个劲装男子,正在看着底下百年难得一遇的热闹景象。

    几人目光阴鸷,皱着眉头。

    一人道:“他们方才又搬了一批旗进去,双人抱的箩筐足足搬了三筐,怕不有几千之数。”

    另一人道:“丑时了,一夜八千,看来竟然能成。”

    先前那人道:“小姐让我们来盯着,我还不以为然,觉得小姐太过于谨慎,一夜八千神仙也做不到。如今可是服了,这外地客,妖风不小啊。”

    另一人道:“你是服气小姐还是服气这几个人。”

    那人道:“都服。都不是简单角色,那几个做面条的男子你们看见没,不是一般的练家子。所以等会儿,不要想着抢走旗子,要我说,就地烧了算了。”

    “小姐可是说要将旗都拿回来的……”

    “小姐的话有你命重要?”

    “先前那丫头一边卖面一边还使坏骂咱韩府了,小姐要知道,怕不得弄死这几个外乡人。”

    “那就先别给小姐知道,别给自己找事。”

    “是。”

    ……

    ------题外话------

    啊,我被压了,我被压了,我被压了……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