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欣赏

    “佳儿,祖母如今是活得越久,越觉得这个世间谁都活得不容易,女人成亲后,万一遇不到良人,在内宅里活得只有更加的不容易。”

    程家三老夫人眼神悠长深远,她的人生已经走了一大半,余生里的光阴,她盼着只有喜乐而无忧愁。

    程可佳瞧着程家三老夫人微微的笑了起来,说:“祖母说的话一向都很有道理。”

    程家三老夫人瞧着程可佳笑了起来,说:“人在过程当中,其实通常是感觉不到辛苦的,只有走过之后,然后回头瞧一瞧,才能想起当日原来在旁人的眼里,是过得那般的辛苦。

    我觉得过日子,便要学会苦中作乐,而不是乐中寻苦。”

    程可佳原本担忧程家三老夫人挂怀后辈们的事情,她瞧着程家三老夫人笑着说:“祖母,那些应该要走的弯路,既然当事人不悔,旁观者再多的忧愁,都不是什么事。”

    程家三老夫人如今的年纪其实许多事情都已经看开了,她笑着说:“佳儿,你说得对,人在沉迷一桩事务的时候,通常是感觉不到辛苦的,喜欢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祖孙两人相视而笑,程恩捷夫妻之间的事情,两人不曾真正绝裂,那他们总能够寻到一条合适的相处之道。

    程家有那么的女人,在夫婿小妾的围绕当中,她们伤心失望绝望过后,她们能够寻到一条适合内宅生活的自在道路。

    赵氏又不是真正的笨人,只要她愿意走出固定的圈子,他们夫妻纵然不能够再情深下去,但是好好相处总是差不了。

    程家三老夫人当日气急的时候,她是赞成程恩捷休妻,毕竟儿子的仕途前程最为重要。

    然而程家三老夫人过后冷静下来,她觉得程恩捷终究对赵氏会心软的,家里人在此时不能够添一把柴,那柴火燃烧得太旺了,到头来也不会只烧一人。

    赵家的人最终是舍不得完全放弃赵氏,赵家的人来跟程家商量那对夫妻的事情,然后两家都决定再给程恩捷夫妻最后一次机会。

    赵氏经此一事后,她大约也明白过来,程恩捷真要下狠心休妻,赵家的人也跟赵氏说明当中的利益关系,赵氏如果再要私下里胡乱收礼坏了程恩捷的官声。

    程家饶不了赵氏,而赵家一样容不得有这样的一位贪心出嫁女。

    程恩捷夫妻暂时安稳下来,程恩捷书信回来,他为了孩子暂时决定不休妻。

    程家三老太爷收到书信只是默然的叹一声,说:“捷儿从前太过平顺了,如今反而事情多。

    他们夫妻都还年青,现在经历这些的磨砺,对他们只有好处,绝对没有任何的坏处。”

    程家三老夫人瞧着程家三老太爷的神情却不曾多话,程家三老太爷瞅着她说:“你不赞成我的话,你可以说出来啊?”

    程家三老夫人只是瞧一瞧他,皱眉头说:“我有什么好说的,山高水长,我又见不到他们,只要他们平平安安,他们愿意怎么折腾都行。

    反正我知道我的儿子是做不了什么坏事,最多他是仕途艰难了一些。”

    程可佳在娘家时间不长,然而她觉得程家的日子格外多彩,她去优逸园见木氏,见到木氏越发有宗妇的风范。

    木氏瞧着程可佳是满脸的笑意,程可佳陪着木氏说了一会话后,木氏主动跟她说:“佳儿,你去和你大嫂嫂说一说话,她娘家的那一位弟弟最近闹了一些事情出来。”

    程可佳是满眼诧异的神情,她听说宁家弟弟的仕途非常的顺畅,那样的人,如何会闹一些事情出来?

    木氏瞧见到程可佳面上的神情,她笑了起来,说:“你去和她说说话,她要是愿意和你说话,你便听一听,她要不说话,你就当不知什么事情,明白吗?”

    程可佳很是明白的点头,别人家的闲事,她一个旁人保持沉默便是最大的尊重。

    木氏瞧着程可佳走了后,她轻轻叹一声跟身边管事妇人说:“你说那孩子怎么这般的想不通,他在都城处处安稳,他为什么要自寻苦吃去那种不毛之地任职。”

    管事妇人沉默不语,这些有本事的人,他们的想法和平常人总是不太相同的。

    管事妇人其实也是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放着大好的日子不享受,而要去受那般的辛苦?

    程可佳去愚正园,宁氏在院子里吹着风,她瞧见程可佳的时候,她便笑了起来迎了过来,说:“佳儿,我听说你来了的消息,想着你也快来,可是没有想过你一直不来。

    我正想着要不要去三祖母那边问一问情况。”

    程可佳笑眯眯的瞧着宁氏说:“大嫂,我来晚了一会,我祖母原本要我早一些来见大伯母和大嫂嫂,我拖着祖母说话,便晚了一些。”

    宁氏笑着轻摇头说:“不晚,你和三祖母多说一话是应该的,你有没有去见过母亲?”

    程可佳笑着轻点头,在宁氏示意进房说话,程可佳笑瞧着她说:“大嫂嫂,我陪你在院子里面转一转吧,难得秋高气爽正好赏一赏美景。”

    宁氏瞧着她笑了起来,说:“好,我们在院子里走一走,正好春天里,我换了几样花,你瞧一瞧这些花色美不美?”

    程可佳顺着宁氏的意思又赏了花,在她的眼里秋天这般热烈的花朵自然是美的,程可佳随口夸赞了起来。

    宁氏听程可佳的话,她笑了起来,说:“佳儿,你大哥说这些花都开得太过张扬了一些。”

    程可佳听宁氏的话微微愣了愣后,笑着说:“大嫂,大哥是真正的读书人,他的境界高,他赏花赏气节。我这种俗人,我不管什么样的花,我瞧着都美。”

    宁氏听程可佳的话,她连连点头说:“佳儿,可惜这一会你大哥不在这里,真应该让他来听一听你的实在话,我也觉得院子里的花,只要能够好好的开出来,我瞧着都是美的。”

    宁氏的神色里面很有些得意,又略有些惋惜神情跟程可佳说:“佳儿,还好有你和我一样是真正懂得欣赏美花的人。”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