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无法反抗

    “放弃吧,都结束了!”

    韩琦如鹰隼一般落到徐锐面前,剑光从徐锐头顶略过,钢制的头盔上立刻擦出一串火花,好似被猛虎生拍了一抓,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划痕。

    徐锐脸色一变,抬弩便射,“嗖嗖嗖”三支弩箭直扑韩琦面门而来。

    韩琦脚下生风,身体如风中柳枝一般摇晃几下,竟然轻轻松松地将近在咫尺的弩箭一一避过。

    徐锐瞳孔一缩,还想再射,韩琦手中的短剑却如毒蛇一般切向他的手腕,不得已之下,徐锐只得抛掉青鸾连弩暴退几步。

    然而韩琦的短剑却如影随行,无论徐锐如何闪躲,都贴在他咽喉前几寸之处,丝毫不让。

    “没用的,你我之间差距太大,即便你身在大军之中,只要我能近身三十丈内,你都必死无疑,你分兵之后倒能少几个人陪你一起死,只是如此一来,黄泉路上你就成了孤魂野鬼!”

    韩琦大喝一声,短剑猛地提速,狠狠刮向徐锐咽喉。

    徐锐避无可避,只得举起右手挡在短剑之前。

    “哼,螳臂挡车!”

    韩琦冷笑一声,手掌力道骤然加大三分,准备先将他手臂切下,再用短剑制住徐锐。

    “叮”的一声,短剑斩在徐锐小臂之上,擦出一串火花,半截剑刃弹飞出去。

    韩琦见状脸色微微一变,这才发现徐锐竟反握着一柄匕首,生生将他的短剑砍成了两截。

    趁着他愣神的一瞬,徐锐好似猎豹一般猛扑而上,一柄匕首直插韩琦心窝。

    韩琦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右脚闪电般后退半步,身体立刻错开半分,躲开匕首刺来的路线。

    紧接着半截短剑在他手中转了半圈恰好竖在徐锐身前,只要徐锐再往前一步就会自己撞在剑刃之上。

    就在这时,一只大脚突然踹在韩琦胸口,徐锐借着这一脚的反震之力将身体弹向半空,然后又是一脚蹬在树干之上,飞身逃了出去。

    原来徐锐根本没指望能一招伤敌,匕首只是虚晃一下,吸引韩琦的注意,那一脚蹬开韩琦,借着反震之力逃脱才是真正的目的。

    “咦,方才那一脚是如何踢出来的?为何我没有发现?”

    韩琦自言自语一句,拍了拍胸口的脚印,双腿猛然一动,整个人再度爆射而出,速度竟又快了三分,眨眼之间便追上了徐锐。

    徐锐想也不想,反握着匕首回身便是狠狠刺下。

    韩琦举剑去挡,却没想到那匕首竟在半空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度,绕过了他的短剑,直直插向韩琦咽喉。

    韩琦目光一凝,左手成抓狠狠朝徐锐后背拍去,速度快得无法形容。

    “啪”的一声,在匕首击中韩琦之前,那一掌便狠狠地打在了徐锐的后背之上,将他从半空之中打落下来。

    “你练的那套剑法倒是和传闻之中一样诡异,若是不慎之下还真说不准会阴沟里翻船,只可惜你遇到的是我,而我从不犯错!”

    韩琦左手勾住树梢,身体往上一转便如同鹰隼一般稳稳停在了树干之上。

    徐锐狠狠栽在地上,接连打了两个滚,最后撞在一颗老树根上才算停了下来。

    “噗……”

    他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上半身都涨成了粉红色,心脏剧烈跳动,就好像要从胸腔里飞出来,紧接着一股可怕的寒气从他背心扩散而出,所过之处立刻就好像触电似的疯狂抽搐起来。

    这股寒气便是韩琦浑厚的气机,顺着方才那一掌瞬间逼入徐锐体内,如若南下的强劲寒流,一瞬间便将他快要沸腾的身体浇熄,而正在剧烈反应的基因药剂也渐渐平静下来。

    徐锐艰难地抓住老树,想要强行站起身来,然而身体却软得像滩烂泥,根本无法行动,只有双脚在泥地上不停地蹬,留下几条徒劳的划痕。

    韩琦稳稳落到地上,然后缓缓走到徐锐面前,掏出一条麻绳,似猎人生擒野兽一般,慢慢地将他手脚绑了起来。

    徐锐也没想到韩琦不仅武功竟厉害到这种程度,而且对他的了解细致入微,徐锐不光毫无优势,竟然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此刻他似乎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底牌,只得任由韩琦施为。

    “啪啪……”

    直到徐锐的手脚已经被捆得无法动弹,韩琦才满意地站起身来拍了拍手,好像在欣赏艺术品一般,满意地打量着徐锐身上的绳节。

    “为什么不杀我?”

    徐锐冷冷地问。

    韩琦摇了摇头:“你是神人嘛,活着的神人总比死的有用咯。”

    “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徐锐又问。

    韩琦指了指徐锐的脑袋道:“你这里全部都是宝,若是给我点时间,说不得能挖出不少东西,不过我没那么多时间,所以只好拿你去换有用的东西。”

    徐锐眉头一皱:“你要和谁去换?”

    韩琦耸了耸肩:“那个人你也认识的,就是你的顶头上司。”

    “我的顶头上司?”

    徐锐微微一愣,不明白韩琦说得究竟是谁。

    韩琦笑道:“事到如今也不怕告诉你,想要你的便是暗棋棋主,我知道你没见过他,实际上这个世界上见过他的人凤毛麟角,而我恰好是那极少数的几个人之一。”

    徐锐闻言,冷笑道:“方才说得这般超尘脱俗,原来你还是暗棋的人。”

    韩琦摇了摇头:“不,我说过不会当谁的狗,和暗棋只不过是合作而已,何况你根本不了解暗棋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外界都说暗棋是武陵王的一把刀,其实那不过是他们的一小部分作用罢了。”

    “哦?”

    徐锐好像来了兴趣,丝毫不顾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恶劣形势,关切地问道:“你好像对暗棋十分了解,不如讲给我听听?”

    韩琦摆摆手道:“反正你也是个死,多说几句也无妨,暗棋是这个世上最神秘的组织,你看到的其实只是它的冰山一角罢了,关于这个组织的目的可不仅仅是追随武陵王那么简单,这还要从棋主的身份说起……”

    “韩琦,你说得太多了!”

    就在韩琦准备长篇大论的时候,黑衣人突然从树荫之中慢慢走了出来。

    韩琦一见是他,耸了耸肩道:“你看,不是我不说,是人家不让我说。”

    徐锐没有理会韩琦的话,目光在黑衣人身上来回打量了几遍,问道:“你又是谁?”

    黑衣人走到徐锐身边,摇头道:“你没必要知道我是谁,把我们想要的东西交出来,或许你还能少吃些苦头。”

    徐锐一愣,失笑道:“你管我要东西,总得让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吧?”

    黑衣人眉头一皱:“别装傻,落到了我们的手上,想要靠装傻充楞过关,恐怕只能死得更惨。”

    徐锐翻了个白眼:“如果你只是想虐待我,大可以直接来,没必要找个这么烂的理由,如果你真的想要东西,便先告诉我你要什么,让我看看究竟有没有。”

    黑衣人闻言,死死盯着徐锐的眼睛,似乎想要确定他说得究竟有几分可信。

    “你真的不知道?”

    半晌,黑衣人将信将疑地问了一句。

    “别说废话,大家都很忙,你究竟想要什么?”

    徐锐大声说到。

    黑衣人犹豫片刻说道:“坐标,我要神迹的坐标!”

    “神迹?坐标?”

    徐锐感觉自己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坐标两个字却让他产生了许多联想。

    “你也是穿越者?”

    徐锐反问一句,然后死死盯住黑衣人的双眸。

    但让他失望的是黑衣人似乎并不知道什么是穿越者,他的目中浮现一抹疑惑之色,然后狠狠一拳打在了徐锐胸口。

    “呼……”

    徐锐一阵剧痛,差点喘不过气来。

    黑衣人却是冷笑一声道:“刚刚是你最后的机会,既然你不想开口,总会有人让你开口,到时候你必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说完,黑衣人一把扛起徐锐转身便走。

    “喂!”

    就在这时,徐锐突然朝靠在一边看热闹的韩琦说道:“你究竟打算拿我换什么?说不定我能给你!”

    黑衣人听着徐锐最后的挣扎,冷笑一声便继续往前走,因为它有绝对的信心,韩琦要的东西徐锐一定拿不出来。

    “喂,你那么了解我,不会不知道天宝阁吧?这个世界上绝对没人比我的好东西更多!”

    见韩琦无动于衷,徐锐又大喊了一声。

    “你省省吧,那东西除了那我们,谁也别想拿出来!”

    黑衣人冷笑一声,脚下步子丝毫不停,可他只走出两步,眼前便突然出现一柄短剑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什么意思?”

    黑衣人脸色转冷,停下了脚步,扭过头望向握剑的韩琦。

    “让他把话说完。”

    韩琦沉着脸色冷冷说到。

    黑衣人双眼微眯,徐锐的嘴角却是勾起一抹冷笑。

新书推荐

神医天婿修真少年在都市第一兵王都市之至尊觉醒猛虎出笼都市修仙之赘婿归来全球觉醒超品仙婿重返纯真年代长生者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