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下马威

    黎晚姝帮黎安晟盖好被子,看着黎安晟俊颜,心里十分复杂,黎安晟心里应该还是有她的,不然也不会给她一万两银票,顾氏那样压榨他,能存下一万两谈何容易。

    黎安晟能在顾氏手里活下来也不容易,想到黎安晟最后的死,黎晚姝握紧拳头,黎安晟死前肯定知道了什么,否则也不会去找她,告诉她那些话,还有黎安晟的死,恐怕也没有那么单纯。

    除了外祖父,黎安晟就是她最亲的人了。

    这一世,她不会在像前世那样,她的哥哥只有一个,那就是黎安晟,这次她不会让黎安晟染上那东西,不会让他惨死。

    黎晚姝打打量着黎安晟的屋子,没有多少华贵,也没有一丝书香的气味,他没有丫鬟,也没用随从,屋里乱七八糟的,和他的人一样。

    听说黎安晟是有小厮的,不过有一次犯了错,便被顾氏打死了,从那以后,黎安晟便再没要小厮了。

    黎晚姝看着乱七八糟的屋子,不禁咬牙,她这个哥哥好像真的不学无术。

    从黎安晟的屋里出来,黎晚姝没有去主院,而是朝一个偏院去,那是母亲生前住过的地方。

    顾氏不过是给她下马威,不给她安排丫鬟,不给她安排住处,无非就是想让她闹,成了她的心意。

    黎晚姝来到一处废弃的院子,眼里闪烁着泪花,母亲自从嫁给黎天,就没有幸福过一天,因为黎天心里从来没有母亲,娶母亲不过是逼不得已,为了他的私心罢了。

    说起来,母亲才是最苦的那个女人。

    黎晚姝进到院子里,发现竟然没有她想象中的杂乱,院里虽然慌乱,却看的出有人打扫过,进到屋里也是一样,虽然不是很干净,但也没有蜘网铺尘,显然是有人偶尔打扫的。

    是哥哥吗?除了哥哥她想不到还会有谁!

    屋子虽然简陋,但家具还算齐全,听说顾氏被扶正,第一件事就是要烧了这里,那时她还小,是哥哥宁死挡住,最终保住了这里。

    前世,她高烧昏迷不醒,顾氏给她安排住处,不过是个丫鬟住的屋子。

    黎晚姝动手又收拾了一下,发现被褥都是干净的,这个屋里的东西,都是母亲生前留下的。

    没过一会儿,就听到一阵脚步声,抬头间就进来几人。

    黎晚姝认得,那是顾氏身边的李嬷嬷和丫鬟。

    “你可是黎晚姝?”李嬷嬷眼里不屑,带着明显的厌恶。

    “正是!”黎晚姝回道。

    “既然回来了,为何不去给主母请安,跑到这里,是不把主母放在眼里吗?”李嬷嬷冷声呵斥。

    “噗嗤……”黎晚姝笑了,天真的看着李嬷嬷,无辜道:“你知道我是谁呀!我以为这里没人认识我呢!我进来后见没人理我,就凭着记忆来到我母亲的院子,有错吗?”

    李嬷嬷一咽,夫人本就是给这贱丫头下马威,等着看这丫头的笑话,谁知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人,让下人一打听,才知道来了这里,真真是气的吐血。

    半天憋出:“那你为何先不去找主母……”

    “我找不到路啊!”黎晚姝一副你很白痴的样子。

    李嬷嬷气急,她们本是找黎晚姝麻烦的,现在却被黎晚姝堵的说不出话来。

    “夫人差我来请二小姐过去。”李嬷嬷咬牙,要不是黎晚姝这几年待在乡野,她都怀疑黎晚姝是故意的。

    “嗯,嬷嬷请带路!”黎晚姝大方得止,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李嬷嬷冷笑,带着黎晚姝去了主院。

    到了云苑,看到禁闭的屋门,黎晚姝不由翻个白眼儿,她就知道是这样。

    “好大的架子,怎么现在才来,夫人左等右等,突然不舒服,才刚躺下。”顾氏身边的大丫鬟一脸不高兴。

    “夫人日夜操劳,偏偏有人不知夫人死活,回来了还摆架子,苦了夫人的心了。”李嬷嬷赶紧附和道。

    “……”

    黎晚姝听着那一唱一和,眼里闪过一抹嘲讽,很快,轻声:“既然夫人如此劳累,我就不打扰了,待夫人醒了再过来请安。”

    说着就要转身离去,她真真不想看到顾氏那张脸。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连候府都不愿回来。

    李嬷嬷和那丫头一愣,这?这?这?

    “是姝姐儿回来了吧!让她进来吧!”屋里传来顾氏的声音。

    “二小姐,夫人让你进去!”丫鬟把门打开。

    黎晚姝跟着丫鬟进去,迎面而来的热气,屋里摆放的物件个个精致,处处透露的奢华,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

    跟着丫鬟进入里间,看到床幔上的那抹身影,瞳孔微微缩了一下。

    “姝姐儿真是长大了,母亲都快认不出来了!”顾氏起身,丫鬟立即为她披了一件衣服,抬头打量着黎晚姝。

    黎晚姝冲着眼前人福了福身子,那声母亲怎么都叫不出口。

    顾氏以为黎晚姝是被她吓到了,眼里闪过讥笑:“这些年你在外头受苦了,这次回来了,一定要好好学学礼仪,切莫丢了候府的颜面。”

    “嗯……”黎晚姝轻轻应了一声。

    心里冷笑,她这次回来,一定会好好“回报”她们的。

    “听说你去了你生母生前的院子?”顾氏脸色微变,声音里带着一丝冰冷。

    “我只记得那个地方了!”黎晚姝声音很小,从头到尾都垂着脑袋。

    “呵呵……”顾氏一笑,意味深长:“那你的记忆还真好,”看着黎晚姝低着头,不悦:“把头抬起来。”

    黎晚姝抬起头,目光微微呆滞,看着保养很好的顾氏,心里涌起恨意,她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她一定会查清楚。

    顾氏看到那张似曾相识的脸,眼睛闪过厌恶,死了还死不干净,又留下这张讨厌的脸。

    贱人生的贱种,越看越不喜。

    “既然你喜欢那院子,以后就住那里吧!这些年留着,也就是给你们兄妹个念想,其他的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了……”说着摆摆手,她真不想看到这张脸,心里堵的慌。

    黎晚姝嘴角勾起一抹冷意,转身离开。

新书推荐

校花的全能高手万载录无敌狂婿至尊龙婿帝龙的日常道师下山残影断魂劫東篱酒馆鍏电帇鐙傚┛我是垃圾站站长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