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五章、少年傅恒(三更完)

    弘旭大小就不喜欢四公主泓丽,整日没个公主的样子便罢了,还在皇额娘面前故作乖巧,博了皇额娘喜爱。

    弘旭原是懒得理会四公主这些小心思,只当她是个能讨皇额娘欢心的玩意儿,也一直对她客客气气。

    没想到四公主居然敢找他的茬儿!还一口一个“孤男寡女”,意在诋毁富察氏声名!其心歹毒!

    弘旭脸色有些阴郁,冷冰冰看着泓丽,“四姐姐,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望你管住的自己的嘴巴!否则,后果自负!”

    见弘旭竟直接威胁自己,泓丽心头气恼之余却是冷静了下来,眼下弘旭虽然有把柄落在她手上。但是……这种把柄,说穿了,也不过就是被玩笑一句“风流”罢了,对弘旭根本没有太大的损伤!

    若她是皇子,这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但是……她如今只是个公主。汗阿玛先前才刚警告过她,不许妄言妄为。此事若真的闹大了,汗阿玛也只会偏心弘旭。

    而她也的的确确承担不起跟中宫嫡长皇子撕破脸的后果!

    想到此,泓丽觉得万分憋屈!只因是女儿身,她便一切都没有机会!平日里讨好中宫皇后便罢了,毕竟姚佳氏皇后为人温柔贤惠。可若让她低眉顺眼去讨好弘旭……

    泓丽实在是低不下这个头。

    泓丽深吸一口气,却忽的笑了:“六弟误会我的意思了,皇额娘这些年将我视若己出,我只是不想看六弟误入歧途罢了。”

    这种话,弘旭连一个字都不信,他哼了一声,正要反驳,泓丽却嘴角一翘,继续道:“我瞧着宴席上,没了六弟和这位富察格格的身影,心下担心,所以才出来寻。我实在是担心,万一六弟被这位富察格格有个不清不白的亲昵之举,又被底下人瞧见,只怕六弟就不得不娶富察格格为福晋了!”

    弘旭眉头一皱,他本来就是打算娶富察氏为嫡福晋。就算真的被人瞧见了又怎样?!至于什么亲昵之举,没瞧见他和富察格格相距足足有三步远呢!

    富察嘉懿一张脸已然紫涨,当日赏花宴上,这位公主又是赞扬纳兰氏、又是吹捧赫舍里氏,她本来没有放在心上,毕竟纳兰氏的确才学在她之上,赫舍里氏也的确容貌在她之上。

    不曾想,这位四公主竟对她有如此大的敌意!

    富察嘉懿气恼之下,忍不住质问:“嘉懿与四公主素昧平生,竟不知哪里得罪了公主!竟让公主如此满嘴诋毁谩骂!”

    泓丽两世为人,眼中所见皆是富察氏温柔婉顺的样子,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富察氏露出锋芒。

    泓丽小脸一沉,语气更加不善,“本宫与富察格格的确素昧平生,只不过是偶然知道了富察格格一些过往。这些昔年旧事,远不欲声张出去,只是没想到格格竟然如此不端庄,竟私底下勾引六弟!恕本宫实在不能对六弟隐瞒下去了!”

    富察嘉懿小脸紫涨,勾引六阿哥?!她避讳着男女之别,都不敢与六阿哥离得太近,怎么到了四公主嘴里就成了“勾引”了?

    富察嘉懿强忍着才没有气急败坏,但语气已然很是不快:“公主虽然贵为帝女,但也不能空口白话污蔑人!”

    泓丽冷冷打量着富察氏气势不减的样子,蹙了蹙秀眉,转脸对弘旭道:“六弟,你只怕想不到。这位富察格格六岁时候,便用滚热的茶水浇在亲姐姐的脸上,险些害得其姐毁容!”

    听了这话,弘旭眉头紧锁,那张俊脸上分明写满了不信。

    富察嘉懿当场愣住了,她小时候的事情,亦是在盛京发生的事情,四公主长于宫闱,又是如何知道的?

    泓丽下巴一扬:“富察格格该不会不记得这事儿了吧?”

    “我——”富察嘉懿如何肯受这等曲解污蔑,当即便要辩驳。

    正在这时候,传来了尚带几分稚嫩的少年的声音:“四公主所言的确属实,但并非全部的事实!”

    弘旭定睛看去,只见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这少年一袭月白色长袍,衬得面如冠玉,年纪虽小,却已然皎如玉树,端的是个小美男子。

    这少年眉眼之间分明有些肖似富察嘉懿。

    少年忙拱手一礼,“奴才傅恒,参见六阿哥、见过四公主!”

    弘旭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李荣保的第九子,也是富察氏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富察傅恒。

    泓丽看到傅恒的一瞬间,整个人都陷入了震惊中,她眼珠瞪得滚圆,粉嫩小嘴也长得老大,仿佛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她口中喃喃:“春和……”

    少年傅恒嘴角一翘,朗星般的眸子定定看向这位四公主,眼底划过一抹饶有兴味,“这个表字是日前伯父所赐,不知四公主如何晓得?”

    泓丽一噎,“本宫……方才听人提及过……”

    傅恒眯了眯眸子,“四公主道听途说的东西还真不少!甚至连家姐年幼之时之事,居然也有所耳闻。”

    泓丽俏脸一僵,她咬牙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本宫方才所言句句属实!”

    傅恒微微一笑:“公主何必这般急着自辩,奴才也未必说公主所言虚假!”

    泓丽这才松了一口气。

    但傅恒又话锋一转,“只不过当年之时,另有缘由。”说着,傅恒看向了弘旭,“想必六阿哥也不相信,家姐会无缘无故伤害庶姐吧?”

    听了这话,弘旭暗道,原来富察氏伤的只是个庶出的姐姐。嫡庶之间的龃龉,弘旭是有所感受的,他点了点头。

    傅恒继续道:“六阿哥容禀,奴才这个庶姐的生母早年深得阿玛所喜,因此庶姐性情有些不正,甚至寒冬腊月,趁着奴才睡着了,竟将雪球塞进奴才被窝里,害得奴才身染风寒,高热不退!后来,此事被姐姐发现,这才一怒之下,将茶盏摔在庶姐脸上。”

    弘旭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

    富察嘉懿柔声道:“奴才当时年幼冲动,此事又是家丑,阿玛明明已经叫人封了口,不许外传。不知四公主又是从哪儿听来的?”说着,富察嘉懿眼神不善地扫了四公主一眼。

    泓丽喉咙一噎,一时竟不知如何解释,便梗着脖子道:“就算你这个庶姐有错,也该交长辈处置,你岂能滥用私刑?还险些致使她毁容?”

    听到这种话,富察嘉懿气坏了,她的亲弟弟险些被害死,她如何能忍?!

    弘旭冷哼了一声,“若有人这般加害爷的同胞弟弟,爷只会比富察格格下手更狠!”

    说着,弘旭冷眼俯瞰泓丽,语气愈发阴沉:“区区妾婢庶女,妄图谋害嫡子,实在是罪无可恕!”

    “区区妾婢庶女”,这五个字分明是明晃晃冲着泓丽去的!

    被弘旭如此指桑骂槐羞辱,泓丽一张俏脸登时紫青交加,难堪至极。

新书推荐

梦你三千盗骨观山都市最强魔君极品狂婿神婿奶爸都市之最强女婿弃婿归来神医女婿牛人回档票房冠军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