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六、为收徒,山长大人使大招(二更)

    短暂的沉默后,是此起彼伏地尖叫!

    震耳欲聋!

    没有人再围在叶梨身边,所有人都朝那传来震撼消息的男学生跑去。

    “真的吗!?李为,你哪里听来的消息?!”

    “李为,快告诉我!是真的,是真的!”

    “真的!千真万确!”

    那名叫李为的男学生,激动道:“我刚才有事去找夫子,听到夫子们正在议论此事!”

    “夫子们那边,也完全炸锅了!”

    一直闭关不出的山长,突然说要出关,已经让所有人惊讶不已。

    现在居然说要亲自教新入学院才四个多月的戊班新生,更是让所有人惊得下巴都掉了!

    “太棒了!就算山长大人看不上我,能听他老人家亲自讲解阵法,我此生无憾!”

    “我也是!呜呜,激动得想哭怎么办?”

    “你们说山长大人为什么会选择咱们班?”

    对啊,山长大人想授课,有甲乙丙丁戊五个班选择,怎么会就这么巧选择了戊班呢?

    “山长大人一定是有暗中关注,知道新生里阵法最厉害的孔无瑕和叶梨,都在咱们班!”

    “对对对,一定是这样的!”

    “孔无瑕,叶梨,托你们的福!多得你们,我们才有机会听山长大人授课!”

    孔无瑕但笑不语,不过面上神情似乎完全认同学生们的猜测。

    只有叶梨阴沉着脸。

    秦先生的那句“与之比,自取其辱”又回荡在她耳边。

    叶梨一度觉得,秦先生说的,也许不是说她跟孟悠然比,而是跟叶渺比。

    她跟叶渺,连与之相比的资格都没有吗?

    不,她一定要让秦先生看到,让山长大人看到,她叶梨,比起叶渺,毫不逊色!

    ——

    第二天叶渺一到戊班,薛子瑶便凑过来,又兴奋又羡慕道:“渺妹妹,山长大人今天要出关,还要来咱们班亲自授课,听说是因为孔无瑕和叶梨而来。”

    薛子瑶虽志不在阵法,但能得到山长大人青眼,还是很让她羡慕的。

    梅山长和秦先生去过临安侯府的事情,薛子瑶知情,但她不知道梅山长和秦先生想收叶渺为徒,也不知道他们是为叶渺而去,只当是孟悠然的功劳。

    毕竟孟悠然是秦先生最得意的学生,山长大人与秦先生又相识多年。

    “山长大人要来咱们班授课?”叶渺吃了一惊。

    “很惊喜吧!”薛子瑶压低声音,“你瞧瞧咱们班的同学,自昨天知道这个消息后,个个都快高兴疯了。”

    难怪叶渺今天一进戊班,就觉得气氛有些怪怪的。

    不过梅山长要来授课,于叶渺来说,只有惊,没有喜。

    这山长大人,又想玩什么花样?

    不会幼稚的在课堂上,提问后然后专门点她起来回答吧?

    叶渺单手撑住脑袋,有些头疼。

    她真的不想出风头啊!

    所有人都期盼着今天上午的阵法课快点到来,只有叶渺,期望慢点来慢点来,最好突然发生什么事不要来!

    快到时间了,有人心急地趴在窗边或站在门边向外看。

    远远的,只见给他们上课的阵法夫子,恭敬的跟在一位白发白须如世外高人的老者身后,向这边走来。

    “来了来了!”有人激动起来。

    这下不少人围过去,“哇,这就是山长大人啊,果然不同凡响!”

    “一看就是隐世高人!”

    一阵激动的夸奖声中,有人弱弱地问:“你们有没有人觉得,山长大人有些眼熟?”

    这一问,其他学生们均露出疑惑的神情。

    “别说,还真觉得有些眼熟。可是在哪里见过呢?”

    “啊!”有人大叫,“鸟林外,阵法!”

    “啊!真的耶!”

    学生们个个恍然大悟。

    “呜呜,原来我们一早就见过山长大人了!”

    “山长大人真是用心良苦,竟然扮成挑战者激发咱们的斗志。”

    “我暗中还骂过山长大人,呜呜,山长大人对不起!”

    “对不起山长大人,是学生没理解您的良苦用心!”

    戊班的阵法夫子远远看到所有人探头探脑的,气不打一处来。

    亏他还在山长大人面前替他们说好话,说他们是最有资质最听话的一班学生。

    现在一个两个,成什么体统?

    梅山长笑眯眯道:“无妨,年轻人嘛,就该有年轻人的朝气,要是都像咱们死气沉沉的,可就太无趣了。”

    阵法夫子恭敬道:“山长大人说的是。”

    快到戊班时,所有人麻溜地回到座位上坐好,个个收腹挺胸,腰杆挺得笔直,双眼冒光。

    阵法夫子这才暗暗点了点头,简单地介绍后告辞离开,将学堂和学生们交给梅山长。

    他一走,学生们的眼神更热切了,恨不得像X光一样,将梅山长里里外外都看个透彻。

    梅山长太习惯这样的眼神,笑眯眯且有威严的说了几句后,开始上课。

    叶渺暗中松口气。

    梅山长的眼神虽然停留在她身上的次数比别人多,但是并不长久,不会引起人注意。

    授课的过程中,偶尔提问,也是让学生们举手回答,并没有特别点名让叶渺回答。

    在外人心目中神圣而尊敬的山长大人,授课时风趣幽默,平易近人,让学生们激动不已。

    学生们受益良多,从来没有觉得一堂课的时长这么短。

    “学生们不要灰心,以后每三天,老夫会来授一堂课。”梅山长道:“有什么不懂的,下次再问。”

    哇!居然三天来一次!太棒了!

    学生们低迷的情绪,再次高涨。

    “今天老夫给你们所讲的内容,下午制一张阵法图交上来。”

    哇!山长大人要亲自检验他们的水平,太好了!

    几个阵法成绩好的,比如孔无瑕等,面上皆露出喜不自禁的笑容。

    除了叶梨。

    整堂课下来,心不在蔫的人,除了叶渺,便是叶梨。

    不是她不想听,而是她只要想到秦先生的话,想到梅山长会来戊班授课的原因。

    内心的嫉妒就像一条虫子,不停地啃着她的心,让她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阵法图,就由”梅山长突然往叶渺这边瞟了一眼,手指向她,“那位同学,收齐了送到老夫这里。”

    叶渺本来低着头,想着这堂课总算过去了,山长大人没作妖,正暗中松口气。

    哪知,最后山长大人突然来这么一手,班上所有学生或羡慕或嫉妒地看着她。

    一下子成了全班焦点!

    叶渺:古代打老人犯不犯法?

    “是,山长大人!”

    梅山长乐呵呵地走了。

    薛子瑶兴奋地凑过来,“哇,渺妹妹,你运气实在太好了!山长大人随手一指就指中了你!”

    随手一指?薛小姐你太天真了,他就是故意的!

    叶渺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薛子瑶,要不这个机会让给你吧。”

    她不怕去见梅山长,她怕他缠着她要收她为徒。

    之前梅山长还是梅游医的时候,就想方设法想让她拜师。

    现在知道她是他找了许久的关门弟子,会放过她才怪。

    可现在,她只想低调。

    拜师这么高调的事,不适合她!

    “不行不行!”薛子瑶连忙摆手,“山长大人看中的是你,我可不敢去!”

    叶渺也就随口一说,闭着眼想着等会见了梅山长,怎么拒绝他。

    “有些人,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有人不阴不阳道,是个跟孔无瑕叶梨交好的女学生。

    “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还真以为自己被山长大人看中了。”

    前一句含沙射影的,薛子瑶忍了,后一句明显就是在说叶渺,薛子瑶忍无可忍。

    “杨柳,你说什么呢!?”

    她正要冲过去,叶渺淡淡道:“薛子瑶,别跟有些人一般见识。”

    薛子瑶便瞪了那女学生一眼,坐下不动了。

    “不过是收齐阵图送过去而已,搞得好像自己高人一等似的,还什么别一般见识,切!”

    叶渺将头扭向一边,懒得理。

    她现在只头疼梅山长。

    可怎么头疼都好,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下午,叶渺收齐戊班学生的阵图后,往梅山长的小院走去。

    伺候梅山长的小童站在外面,看到叶渺后,道:“你是叶渺吧,我是山长大人的童子,我叫金子。”

    金子?叶渺嘴角抽了抽,果然是山长大人的作风。

    她将阵图往前一递,“金子小哥,这是山长大人要的阵图,不如你替我送进去吧。”

    金子侧身避开,“山长大人只让我带你进去。”

    叶渺撇撇嘴,逃脱计划失败。

    任何时候都在擦银子、没有任何人或事能让他停止擦银子的梅山长,听到外面的声音后,连忙放下手中的银子,不顾身份的跑出来。

    “丫头,来了哟。”他笑眯眯道,生怕叶渺跑了似的。

    “山长大人,这是您要的戊班学生制的阵图。”叶渺站在院子中间,将阵图举高。

    “丫头,站着说话累,进来咱们坐着慢慢说。”

    梅山长对那些阵图视而不见,反正他的目的只是让叶渺来而已,什么阵图,不过是借口。

    他说完径自往屋里走去,叶渺无法,只得跟在后面进去。

    心想无论梅山长说什么,她都要明确告诉他,她暂时不想拜师。

    一进去,梅山长扔过来两本书,“拿回去看看吧。”

    叶渺瞅了瞅,一本是阵法书,一本是医书。

    瞧字迹,是梅山长亲手写的。

    大约是什么心得绝学、非亲传弟子不传之类的吧。

    叶渺只觉得烫手得很,想放下,“山长大人,学生平时学业繁重,只怕没时间学别的,还请山长大人收回。”

    梅山长装模作样道:“老夫现在是你的阵法夫子,作为你的夫子,根据你在学堂的表现,老夫觉得你非常需要看看这本阵法书。”

    叶渺:

    “那这本学生不需要了吧?”叶渺拎起那本医书,挑眉问。

    梅山长瞟了一眼,理直气壮道:“这本啊,老夫不小心顺手一扔,就给扔过去了。既然你接都接住了,拿回去随便看看,不想看再还回来!”

    叶渺简直哭笑不得。

    她将戊班学生的阵法图放下,“那学生先回去了。”

    “等等,等等,还有事没说完呢,丫头你急什么。”梅山长不满地将叶渺叫回来。

    叶渺转身,无可奈何道:“山长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梅山长指了指不远处桌上的一张纸,“那里有一张阵法图,帮老夫写出破解之法。”

    叶渺拒绝,“山长大人您自己写。”

    “写完了,你就可以走了。”梅山长老神在在的道。

    意思就是不写就别想走。

    这么无赖的山长大人,真是让叶渺毫无办法。

    她走到桌边,看了眼摆在上面的阵图。

    一份中高级的阵法图。

    看笔迹应该是别人给梅山长,请他帮忙破阵的。

    但这种程度的阵法图,显然不值得让梅山长出面。

    叶渺想了想,拿起旁边的毛笔,飞快在纸上空白处,写下破阵之法。

    写完,也不说让梅山长看看行不行,直接道:“山长大人,学生告辞了。”

    梅山长终于不再刁难,挥挥手,“行了,去吧。”

    叶渺拿着两本书,逃也似地离开梅山长的小院。

    在她走后,丁夫子从另一间屋子里走进来,梅山长指了指桌上的纸,“看看吧。”

    丁夫子上前一看,惊得瞪大眼,“这是叶渺学生解的!?”

    “这种程度对她来说,小意思而已。”

    梅山长虽说得云淡风清,嘴角却不自觉翘起,走过去提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新收的关门弟子解的!用时:一刻钟!

    写完对着丁夫子道:“给同江学院的荀老头寄过去,想在老夫面前炫耀他新收的徒弟有多厉害,哼!老夫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梅山长口中的荀老头,是同江学院的荀山长。

    这份阵图,是同江学院一名新生所制,因为资质出众,被荀山长收为弟子。

    ——

    秦先生这次在上京待了两天就匆匆赶回来了。

    因为他收到了助教传来的消息:山长大人不仅出山了,还纡尊降贵,亲自跑去给戊班的学生授课!

    不单如此,还点名让叶渺收齐戊班学生的阵图给他送过去!

    这不是明摆着,醉翁之意不在酒吗?

    山长大人,好奸滑啊!

    那他怎么能落后呢?

    秦先生对着助教道:“去告诉戊班学生一个消息…”

    ------题外话------

    感谢Vancci的财财狗!感谢QQa8c10ae09e6e55的鲜花!

    感谢WeiXinfdcd39e097、mengquan、139*****850、158*****486、yolandaliu08、风吟嘻嘻的月票!

    感谢QQ4279b2a3dfd108的评价票!

    感谢书城吟花入酒、蔷薇花开的月票!

新书推荐

神医天婿修真少年在都市第一兵王都市之至尊觉醒猛虎出笼都市修仙之赘婿归来全球觉醒超品仙婿重返纯真年代长生者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