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将军阁下

    孟绍原对自己这身装扮还是很满意的。

    穿着一身工装,脚上蹬着高筒皮靴,戴一顶米黄色的鸭舌帽。

    要是再佩副眼镜就好了。

    一个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烟斗放在一边。

    工藤新一不用烟斗的吧?

    孟绍原拿起烟斗,觉得自己不像工藤新一,倒很像福尔摩斯。

    “孟主任,这是你去日本人那里最安全的一条路线。”吴静怡走了进来:“这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开正面战场。”

    “知道了,我出发的时候再看下。”

    孟绍原叼起了烟斗,眯起眼睛打量起了吴静怡。

    这位孟少爷脑袋又抽筋了?再犯什么毛病?

    吴静怡心里直嘀咕。

    “吴助理。”

    孟绍原声音沉稳、冷静:“你今天上午的早餐是粥吧?”

    “上海哪家早餐不是粥?”

    “但你还配了油条,是不是?”

    “没啊,今天起得有点晚了,没时间买油条,热了几个昨天买的馒头。”

    呃……

    孟绍原不死心:“但我可以确定,你是坐黄包车来的,而且还多给了车夫车钱。”

    你想啊,她今天起来的晚了,为了避免迟到,肯定叫了一辆黄包车,一上车就说:“快,我给你双倍车钱。”

    这判断,太牛X了!

    “没有啊。”吴静怡怔怔回答:“我还是坐有轨电车来的啊,半道上有轨电车还坏了,结果晚来了半个小时。”

    孟绍原气急败坏:“吴静怡,谁允许你迟到的!”

    “你啊。”

    “我?”

    “那天你不是说了,特殊时期,特殊对待,内勤下班无法保证一定准时,上班也不一定要那么准时。尤其是我,我先生认为我在公司上班,所以下班我是一定准时的,上班时间你答应我可以晚一点来,先把家里照顾好了再说,你忘了?”

    大侦探梦,破碎!

    “这烟斗,送你先生了。”孟绍原垂头丧气。

    “谁要啊,你刚才都叼过了,一点都不卫生。”

    “吴静怡!”

    “别叫了,孟主任,我知道你下面要打击报复了,你会说,‘吴静怡,我答应你可以晚一点来,但没说允许晚半个小时,我要扣你一天薪水,是不是?’”

    孟绍原瞠目结舌。

    这他妈的谁是大侦探啊?自己还真准备这么说了。

    “吴……吴静怡,你爹当过侦探?”

    “神经病。”

    “那你怎么知道我会说什么?”

    “孟主任,你知道现在在内勤中流传一句什么话吗?”

    “什么?”

    “做人别学孟绍原。”

    ……

    名声不但在其它部门臭了,就算在自己内部都臭了的孟少爷,老老实实的重新当起了一名特工。

    新田由贵已经和浅间支队联系上了,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浅间将军一听到是“工藤新一”,居然表现出了一定的热情。

    甚至,听说还真的专门派出了人,去接应工藤新一。

    孟绍原其实有些心惊胆战的。

    不远处,枪炮声不断传来,万一这个时候哪里冒出来一颗子弹,一枪打穿自己的脑袋,那可就太不划算了。

    “工藤,工藤!”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桥本大队长!”一看,竟然是自己的“老朋友”桥本大队长,带着一队士兵在一排破屋中出现了。

    孟绍原“惊喜”的奔跑过去:“大队长阁下,怎么是您亲自来接我了?真是担当不起。”

    “啊,没什么,我正好奉命在这一带执行作战任务,偷袭支那人的阵地,将军阁下让我顺带把你接应过来。”

    “太感谢了。”

    偷袭中国阵地?

    他妈的,可惜了,自己没办法把这个情报传递出去了。

    “我派两个士兵送你到后方去。”桥本大队长叫过了两个手下:“只要过了那片区域,都是我们控制的地方,你就安全了。”

    “谢谢你,大队长阁下,祝你武运长久。”

    ……

    孟绍原又一次见到了浅间芥川。

    这个浅间支队的支队长,意气风发。

    他率领全支队到达上海之后,一路顺风顺水,并没有遭到什么沉重的打击,反而还立下了不少的战功。

    也许等到上海之战结束,自己肩膀上级可以多加一颗明晃晃的将星了。

    “工藤新一,又见面了。”

    尽管浅间芥川竭力让自己表现的淡然,但那种春风得意还是无法掩饰的:“你是来采访勇武的帝国士兵在上海带来的赫赫武功,振奋日本侨民必胜的信念吗?”

    “是的,将军阁下。”孟绍原大声说道:“浅间支队战无不胜,我想早晚有一天,您会以英雄的方式回到京都,祇园会馆也会为您这样的英雄免费接待的。不,那是祇园会馆的荣幸!”

    “太过誉了。”浅间芥川微笑着说道:“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我会带你一起去祇园会馆的。”

    “啊,我有什么资格能够和将军阁下一起进去?”

    “不,我是京都人,你也是京都人,京都人和那些乡下人的区别,就是团结。我看,你将来就当我的随军记者吧。告诉全日本,京都人指挥的队伍,是战无不胜的!”

    “将军阁下,你的话让我感到兴奋。”孟绍原一脸的感激:“所以,有些事我不能再隐瞒将军阁下了。”

    “哦,你有事隐瞒我?”

    “是的,我这次来的目的,除了采访之外,还有一个支那人拜托了我一个任务。”

    浅间芥川的兴趣顿时起来了:“支那人?说说看。”

    孟绍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日本报纸,摊开,指着头版的一张照片:“这个,是在您这里拍摄的,上面,是您的俘虏吧?”

    浅间芥川只看了一眼,立刻点了点头:“是的。”

    “他们现在还在吗?”

    “被关押在了临时战俘营,等待指挥部下令。啊,有几个伤重死了,有一些企图逃跑,被我们打死了。”

    他妈的,秦福宇千万别在这些倒霉蛋中。

    “这个人。”孟绍原指着用红笔圈出来的那个人:“他叫秦福宇,是支那人的一名士兵,但他其实真实的身份,是上海恒隆公司总经理许成波的私生子。”

    ……

    许成波一连打了几个喷嚏:“怎么回事,感冒了?”

    “许经理,按照老人的说法,这是有人在背后说您坏话呢。”

    “做生意哪有不得罪人的?说就说吧,只要不是孟老板说我坏话就成。”

    ……

    浅间芥川明白了,甚至脸上再次露出了笑意:“是准备花钱赎回去吧。”

    这样的事情,在日本前线部队中不是没有发生过。

    有的中国老百姓被抓到了,如果家里有点钱的话,往往愿意出一笔钱把自己赎回去。

    甚至听说有一个中国桂军的营长,在被俘虏后,从衣服里摸出了两根金条,贿赂了抓住自己的日军一个大队长,成功的把自己救了回去。

    上级不是不知道这些事,但正值酣战之际,只要不是私放了特别大的中国军官,一般对这样的事也都是睁一眼闭一只眼。

    况且,怎么处理这些战俘,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毕竟这里是在上海,那么多的外国人,都在关注着这场战争,关注着中日双方在战场上的一举一动。

    如果贸然屠杀战俘,肯定会引来欧美列强的一片哗然,增加日本在国际上的被动局势。

    国民政府正在积极求助于九国公约调停,这会变成他们的借口,从而对大日本帝国不利的。

    甚至,有吃饱了撑的美国人,还专门对战俘的生活做了调查。

    比如位于虹口,被充作日本宪兵特种机构指挥部的提篮桥监狱,既是平民拘留所,也是一座战俘营。

    美国人的报告是这么形容的:

    “Horano中尉是监狱长。看守每3小时更换一次。

    大多数囚犯不知道监狱官员和看守的名字。环境很糟糕。监狱里人满为患,蚊蝇滋生,污秽不堪。日本人没有采取任何举措来改善环境。提篮桥监狱的名声臭名昭著……”

    所以对于孟绍原说的,浅间芥川一点都不意外。

    “是的,将军阁下。”孟绍原接口说道:“许成波只有两个女儿,您知道,中国人多么希望有个儿子,可是许成波的夫人是只母老虎,一旦知道他在外面有私生子,不用两个小时全上海都会知道的。因此,许成波只能悄悄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长大。

    前段时候,他的儿子竟然跑去当了兵,无知啊。而且还被您给俘虏了,如果不是许成波在报纸上看到了自己的儿子成了俘虏,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呢。他很着急,就托人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够设法把他的儿子赎回来,他为此愿意出一大笔的钱。”

    说到这里,他朝浅间芥川看了一眼:“将军阁下,我只是传句话,我知道私放战俘,这对将军阁下的名誉不利。”

    浅间芥川淡淡问道:“工藤,你收了多少钱?”

    孟绍原先是一怔,接着脸上一红,忸怩作态:“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将军阁下,许成波给了我五百美金,并且答应,事成后再给我五百美金。”

    浅间芥川笑了:“那么,他愿意出多少钱赎回他的儿子?”

    “五千。”

    “五千?”

    “是的,五千美金。”

    “不行。”

    “好的,我现在就回去和许成波说,他的儿子不会得到释放。”

    “不,我的意思是说,五千美金太少了!”

新书推荐

来自火星的寄生兽重生之无敌王者万世吾尊重生之无敌王者都市火爆神婿筑基千年以后隐龙:赵氏枭雄傻婿之王者归来龙魂奶爸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