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将计就计全靠演技

    “夏国的规矩容不下我。”幻狐幽幽的吸了一口烟,随即一口浓郁烟雾喷吐而出,那种无奈的语气,楚楚可怜的足矣让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忍不住升起一股浓烈的保护欲。

    雷风只是透过烟雾的扫视着她那妙曼的身躯,心里暗暗思索着,这妞可滑不溜鳅,一个脱手可就又鱼游大海,不行,还是得想个法子一劳永逸才行。

    突然灵光一现。

    一脸猪哥的搓拳磨掌,笑眯眯道:“我可以帮你!只要你……”虽然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可他一脸贪婪之色早已经暴露出他内心的想法。

    哼,男人!

    幻狐看着雷风那觊觎自己身体的眼神,心中冷笑。

    世上果然没有不偷腥的猫,男人更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看来再厉害的男人也不例外,那就沉沦在我的膝下吧!雷神,呵呵,想想都让人兴奋。

    对于自己现在的美色,幻狐十分有自信,因为还没有男人能抵抗她魅力的诱惑。

    “帮我?雷神想要的不只是要帮我这个老情人这么简单吧?”幻狐眯眼看了下突然严肃起来的雷风,随即一个笑声咯咯的花枝招展,“瞧把你紧着的……怎么,不喜欢我现在的模样,还是说……喜欢艾丽丝?”

    说着,在雷风面前展示自己身材的来上一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随即一个很是自然的落身在雷风怀里,含情脉脉的轻抚着雷风脸颊。

    哟,还真敢顺杆上线,还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睡觉都人送枕头。

    雷风还以为要大肆麻烦一通才行,没想到一勾就上门。

    竟然敢魅诱自己,那就陪你走一波。

    心里有些乐的雷风随即一个瞠目结舌,呼吸开始急喘,一个急不可耐的就将幻狐抱住,就差霸王啦!

    “喜欢,都喜欢!”

    “想要我吗?”

    看得雷风的双眼都开始迷离,一脸的色迷心窍,幻狐愈发火上浇油,像水蛇一样缠上雷风,脸上的浓情笑意更甚。

    在她看来雷风已经沉迷自己的美色之中,又何尝想到雷风不过是投其所好,待饵上钩。

    “想!”雷风毫不犹豫的点下头,手上的动作更是迫不及待。

    幻狐矜持的闪躲了一下,摄人心弦的电了雷风一眼,就要退身,不过随即被雷风急手给拉拽了回怀中。

    “小狐狸,可哪里走,火急火燎了都!”

    不过这回力道可不小,雷风看似急不可待的双手在幻狐身上几个特定的穴位处突然一紧。

    嗯!

    幻狐吃疼的闷哼一声。

    “冤家,你弄疼人家啦!”幻狐嗲声嗲气的双手扣上雷风的脖子。

    看着幻狐的手绕到颈后,雷风心中不由得一紧,还没起作用?不过这份紧张他却没表现出来。

    “看我急的!”雷风歉意的笑了笑,一脸痴迷的扶住幻狐的双肩,十指却在细细的感受着她肩膀上肌肉的变换。

    其实他心里也很是紧张,深知这打情骂俏的背后,自己已经半步迈入鬼门,只要慢上一点,自己很有可能就要棋差一招,他可没有忘记对手可是一位美女蛇,十分擅长诡杀。

    “不要这样看着人家嘛,人家会害羞的!”幻狐一脸娇滴滴的,表情很是享受这样的迷恋,这也是她用女身的习惯,在杀人前,很是喜欢看到对方被自己迷得神魂颠倒的样子,更何况这个人还是暗夜的第一杀神,这样的成就感,足矣让她一辈子都迷醉。

    就在雷风考虑要不要换一个方案的时候,嘴角一扬。

    “嗯!”

    幻狐脸上那风情笑意的表情突然僵住,指缝里暗藏的毒针只差一点,她在雷风脖子上的手就可以瞬间给予完美的一击,可惜这近在咫尺的距离却变得那么遥远,在也来不及出手,她的双手如似被冰封了一般僵直着,不再受自己的控制。

    “你对我做了什么?”

    “当然是做了该做的!”雷风声音突然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眼神更宛若一把冰寒的利刃。

    雷风和鬼医相识多年,像这样让人不知不觉就失去部分行动的独门绝技,他可在鬼医身上顺来不少,不然怎么敢让幻狐玩这么一出,更别说如此贴身。

    当然,如果正面对刚的话,在实力上他有绝对的自信拿下幻狐,不过面对她这样的随时可能改头换脸逃生高手,为了保证不让她逃脱,所以他将计就计,全靠演技。

    “八嘎!”失去双手的幻狐狠狠的怒喝一声,之前的你侬我侬画风随即一转,成了生死瞬间。

    一个右脚膝盖就要朝雷风小腹撞去。

    “太慢啦!”雷风冰冷的声音从幻狐身边响起。

    对于敌人,不管是男是女,他从来不会仁慈,因为那是对自己的不负责,战场从来就没有性别之分,一个犹豫将会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

    幻狐闻言心中大惊,刚想要变招,就感觉自己的腿上传来一阵碾压的疼痛,这种疼痛让她瞬间冒出冷汗,自己刚抬起的腿,竟然,被撞断了!

    嘭!

    幻狐还没来得及感受疼痛,又有一股不亚于之前断腿的疼痛再次袭来,几乎在一瞬间,她的另一条腿,也被雷风击断。

    被断掉双腿的幻狐,“噗通”一声挂着雷风身上,双手无力的垂下,她脸上的那副笑谈风情早就消失,转而变成了恐惧,来自死亡的恐惧。

    “啧啧,我已经三年没有看到敌人这副表情啦!还真有点儿怀念,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杀手的话你也信,知道我是雷神,你竟然不逃,真不知道谁给你的自信,还敢来撩拨我,真的很傻,很天真。”

    雷风掐住幻狐的下颚将她给提了起来,以免她咬牙自杀,变魔术的叼起一支香烟,也不知道啥时候点着的,放在嘴里狠狠吸了一口后,眯起双眼,视线透过上扬的烟雾,看着幻狐。

    “应该没人告诉你吧,你,很不适合做杀手,明明很简单的任务,你非要做得很复杂,就那么力求完美一杀吗?不过我还真得谢谢你这一病态的心里,可惜你已经没有下一次啦,樱花宫的教官!”

    “你竟然知道樱花宫!”幻狐在听到雷风说出樱花两字的时候,双眼瞪大,没想到他竟然已经知道自己来自樱花宫。

    “很难吗?”雷风笑问一句,“真不知道你们是脑残呢还是自大,就你这水准,竟然还敢带着一群菜鸟来夏国练兵,真当夏国无人?说吧,什么时候来的,通过哪个渠道,任务是什么?说出来,我会让你死的舒服一点。”

    幻狐真的没有没有水准吗?或许在雷风眼里确实是个渣。能进暗夜的杀手,实力是肯定有的,只可惜一对九十九,首榜首名对倒数第二,这一开始就注定了幻狐的悲催。

    “哈,哈哈!”幻狐大笑两声,毫无畏惧的说道,“你既然知道樱花宫,那应该知道樱宫花的规矩,想知道,到地狱我再告诉你。”

    “冥界的地狱,我怕你去不了,不过人间地狱,我可以让你好好享受一番,想不想试一试?”雷风拔出幻狐嘴里的毒牙,讥讽道:“你们樱花宫还真是很残忍,为了控制、驱使你们卖命,不管是教官还是学员,每一个人身上都装了毒牙和生物自爆炸弹,压根就没拿你们当人看,真是可怜啊!”

    “这是我们的荣誉!”幻狐一脸傲然道。

    “也是,你们这些岛国的杀手这里都有问题!”雷风示意的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偏执狂都难于形容你们的心里病态。”

    “羞辱我的话就不用说啦,来吧?”幻狐怒瞪着雷风,“落你雷神手上,是我技不如人,要杀要刮就来,我樱花女官从来就没有一个是怕死的,来,是男人就杀了我!”

    “挺硬气的,不过你脑子有问题,我脑子可没问题。杀你,我还得跟着跳楼,我可没这喜好,再说,有你在手,樱花宫怕是会急成一锅粥,接下来你说会派谁来救……哦,不,应该是会派谁来杀你才对!”雷风一脸思索的看着幻狐。

    “你……”

    “别急嘛,听说樱花宫有二十四女官,个个都是身份神秘,不过我记得樱花宫还有一条规矩,叫什么……哦,对,叫血色凋零!也就是说一个女官被俘虏而且没死的话,剩下的女官将全倾巢而出,直到抹除为止,你说我到时候要不要把她们全部留下呢,樱花女官?”雷风捏着幻狐想下巴,满脸的得意。

    “可笑!”幻狐冷冷的看着雷风,“我承认你很厉害,任何一个女官都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认为你是暗夜的雷神就能对付得了整个樱花宫?真是可笑至极,这个世界上,还没几人敢和樱花宫叫板,暗夜也不行!”

    “暗夜确实不行,不过我却可以!”雷风一脸淡笑的说道。

    “呵呵,你?凭你擒住我的本事?还是凭你是头号杀手雷神?”幻狐觉得很是可笑。

    “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雷风摇头嗤笑着,从自己的兜里掏出拿出一枚粉红色的玉戒,眉宇轻挑,“这个认识吗?”

新书推荐

梦你三千盗骨观山都市最强魔君极品狂婿神婿奶爸都市之最强女婿弃婿归来神医女婿牛人回档票房冠军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