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袒护

    “李老!”

    所有人都愣住了,齐齐看着李老。

    李老是一个老中医了,在医院,论德高望重,甚至还有杨教授之上。

    医院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有两个人不能得罪,一个是院长,一个就是李老,甚至连院长,都不敢随便开罪李老。

    因为李老背后的李家,可是燕京的超级大家族,虽然他只是旁支,可在云海,却无人敢小觑。

    “李老,您这是……”

    周院长小心翼翼地看着李老,不明白李老一向眼高于顶,怎么会为叶辰强出头?

    突然心中一动,失声叫道,“李老,难道叶辰是你徒弟?”

    肯定是这样了,不然以李老的傲性,怎么可能会让一个外人跟他一同进手术室?

    “哼,没错,确实是徒弟,不过是我是他徒弟,他是我师傅!”

    李老冷哼道。

    “什么!”

    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不敢相信地看着李老。

    李老是什么人?一身医术冠绝天下,在云海德高望重,这样一个大能,居然会是叶辰的徒弟?

    事实上,就连叶辰,也是一脸地懵逼,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个徒弟?他怎么不知道?

    “李老,您,您没开玩笑吧?叶辰真是您师傅?”

    周院长小心地问道。

    “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吗!”

    李老却是瞪了他一眼。

    “我不是这个意思……”

    周院长连忙赔笑,李老在医院可是出了名的老实人,做事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从来不会说谎,既然他如此说了,那叶辰八成就是他师傅了。

    自己居然要开除李老的师傅……

    想到这里,周院长冷汗都冒了下来,狠狠瞪了吴军一眼。

    吴军读懂了院长这一眼的意思,早吓的魂不附体,现在,他连死的心都有了。

    尼玛,叶辰到底是什么人啊?有这么厉害的徒弟,居然还来医院做一个小保安?这不是坑人吗……

    “既然是李老的师傅,那刚才的话自然是作不得数……”

    周院长打了个哈哈,刚想要自圆其说,却听叶辰忽然叫了一声,“等等!谁说我是他师傅?我可没他这么个徒弟。”

    叶辰很郁闷,他都七老八十了,一口一声叫自己师傅,这成何体统?

    而他这一举动,则又令现场众人石化了。

    李老什么身份?要拜他为师,他一个小保安居然还不肯收?这货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就算不是师傅,你是大阎罗针的传人,和我的师门有很深的源缘,总之,你是我的人,谁想动他,先过我这一关!”

    李老说着,用着不善的目光看丰周院长。

    这意思已经很明了了,如果谁敢动叶辰,他就马上和谁翻脸!

    周院长讪讪笑了笑,自然对李老的话惟命是从,而吴军则在一旁不住地擦着冷汗,这老小子摆明了要护着叶辰,那以后还有自己好日子过啊……

    “李老,今天多谢你了。”

    叶辰对李老道了声谢,然后便穿着保安制服出去巡逻了。

    叶辰不想看到老爸失望的神情,所以他只能继续留在这里上班。

    而手术室内,早已聚焦了赵教授等一众医师,此刻,他们看着安详躺在床上的老者,众人脸上全部都写满了震惊。

    刚才还命垂一线的老者,现在却已恢复如常,甚至连心脉都和正常人一般无二,各种仪器都显示安稳,这就好像是普通人睡着了一般。

    这简直太神奇了!

    哪怕是赵教授亲来,自认为也不可能做到如此!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了……”

    床床前,杨露简单地把事情经过给讲了一遍,当然,是经过加工的。

    “不过,这些银针在未来六小时内不许拔出来,否则,病人会有生命危险!”

    想起了叶辰的交代,杨露对着众人郑重地说道。

    “这……用这些小小的银针就能治病?赵教授,你怎么看?”

    尽管看到自己父亲已经没事,可马国涛还是感觉很不可思议。

    “这些银针很不简单啊,乃老夫生平仅见!马总放心吧,令尊大人身体很正常。”

    赵教授看着这些密密麻麻的银针,也是啧啧称奇。

    马国涛松了一口气,能治好他父亲就行,至于这是什么针法,他不在乎。

    “对了杨医生,这是什么针法?以前我怎么没见过?”

    赵教授突然对杨露问道。

    “听李老说,好像叫做大阎罗针。”

    “什么?是药死人,肉白骨被称作华夏第一针的大阎罗针?李老竟然会这种传说中的针法?”

    赵教授一下变的激动起来。

    “这……李老本来也只是在古籍上见有记载,若非亲眼见叶辰使用……”

    突然意识到什么,杨走露神色一变,连忙住了口。

    可还是被有心的赵教授给发现了,满是震惊地道:“你是说这些银针是那个叫做叶辰的保安给扎的?”

    “这……”

    杨露吱吱唔唔的,答不上来。

    “什么?是那个下贱的东西扎的?他狗一样的身份,居然也敢给我爸扎针?你们怎么办事的!”

    突然,旁边贵妇人一下跳了起来,怒气冲冲地吼道,一边吼还一边伸手去拔银针。

    “不要啊!”

    杨露吓了一跳,连忙想去阻止,生生拽住贵妇人的手,和纠她在了一起。

    “好你个小浪蹄,居然敢跟我动手,反了你了!”

    贵妇人手被杨露拽住,气急败坏之下,用尽全力,一下将老者身上几根针拔了下来,还用银针划了杨露一下,鲜血瞬间就染了一片。

    “啊。”

    杨露连忙捂住伤口,惊怒地看着这一切。

    “你这个贱货,这是你自找的,居然敢跟本夫人动动手动脚,活腻了你……”

    贵妇人还想再说什么之时,突然间,旁边警报声突兀地响了起来!

新书推荐

梦你三千盗骨观山都市最强魔君极品狂婿神婿奶爸都市之最强女婿弃婿归来神医女婿牛人回档票房冠军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